095、一石击起千层浪(第1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22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6-11-05
A A A A x
b B
    “咋了?”我被赵小姐骂的一脸懵逼。

    “就他妈三百块钱!你小子,昂?居然还给了我一张假币!”赵小姐在电话里怒道。

    “啊?不能吧!”我那钱是小花临走的时候给我的,她应该是从银行取的,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哼哼,我估计你也不敢故意骗我,不过你给我记着,还欠我一百块呢!限你三天之内还给我!”

    “我现在就能给你,在哪儿呢?”我问。

    “这是哪儿,我看看啊……西门附近,对了,我还没吃晚饭,要不你请我吃顿饭,假币的事儿就算了。”

    “好,到地方给你打电话。”

    “嗯。”赵小姐挂了电话。

    我哭笑不得,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上来就骂,不就是一百块钱么!

    这是第三节晚自习下课,很多走读的学生都回家了,我跟着他们混出去,打了个三轮摩托车,到县城西门,给赵小姐打电话,她说在一家叫“哈哈二部”的饭店里等着,我知道那个饭店。在巷子里,可能杀手都喜欢肃静的地方。

    步行两分钟过去,已经很晚了,店里没有其他客人,服务员和厨师坐在一起,悠闲地打牌,赵小姐依旧穿着那身校服,坐在角落里。正在看着窗外,抽烟,发呆。

    我走过去,坐在她对面,从钱包里掏出一百块钱,压在桌上推过去:“钱还给你,饭也我请,活儿干的很漂亮!”

    “谢了。”赵小姐弹了弹烟灰,一改之前的诡诈、活泼,而是变得冷漠不堪,仿佛换了个人似得。

    “点东西了么?”我问,赵小姐摇头。

    “想吃点什么?”我又问,她说随便,我看看压在桌面玻璃下的菜单,小饭店的菜都很便宜,叫服务员过来,点了四个炒菜。

    “再来瓶白酒。”赵小姐面无表情地说。

    “你喝啊?”我问。

    “陪我喝点,郁闷!”赵小姐看向我,依旧面无表情。

    “到底怎么了,之前还好好的呢?”我问,感觉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怕她了,作为朋友,我觉得应该关怀她一下。

    “我好像……做错事情了,哎呀,你别问了,我不想讲话!”赵小姐皱眉,样子煞是可爱。

    “好,不问,喝酒--对了,你成年了吗?”

    “你说呢!”赵小姐楞了楞眼睛,杀气毕露!

    吓得我赶紧倒酒……

    半个小时之内,我俩也就对话不到五句,然而,一瓶白酒却喝光了。

    “走吧。”对饮结束,赵小姐起身,我掏钱付账,跟在她后面,晃晃悠悠地出了饭店。

    这是小巷,打不着车,但我看她也没有打车的意思,径直往南走去,走出几步,她又回头看我:“走啊?”

    “去哪儿啊?”我不解地问。

    “送我回家,大半夜让我一个人回家,你放心呐?”赵小姐白了我一眼,我心中暗笑,哪个傻笔毛贼敢劫你,算他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但人家既然这么说,我只好追上去,护送她回家,主要目的,其实是保护那些潜伏在夜色中的毛贼。

    一路,俩人并肩,默默地走,白酒度数不低,我有点上头。脚下发飘,几次想吐,但又吐不出来。

    走到县城南门的一个小区门口,赵小姐停下脚步,对我说:“行了,你回去吧。”

    我已经醉得看不清她的脸,含混道:“送你进家门再走。”

    “呵呵,真要送?”赵小姐诡秘一笑。我不由得一激灵,喝高了,差点忘记她的身份和爱虐小男生的“怪癖”!

    “那您自己回去吧,路上小心。”我苦笑道。

    “嗯,对了,我叫赵雨衣。”赵小姐说完,转身进了小区,里面没有路灯,很快,她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我看看天空,月朗星稀,不像是要下雨的样子,不过,一阵夜风吹来,打透我的上衣,酒后好冷,我又激灵了一下,赶紧回到马路边,拦下一台出租车回育才。

    回到宿舍,舍友们说了什么,我一概没听清,连衣服都没脱,躺在床上就迷糊了过去。

    我只记得,梦见了赵小姐,在一间类似囚室的房间里,做了很多疯狂而又刺激的事情!

    等我醒来,睁开眼,窗外已经发亮,浑身酸疼,看看时间,五点半,他们几个还在睡觉。

    我揉了揉脑袋。坐起来,看看手机,里面好几个未接来电,还有短信,未接来电都是金喜儿的,短信大部分也是她的,里面夹杂着一条赵小姐的信息,还有个10086的话费提示。

    我没看喜儿的短信,直接给她打电话过去。

    “小崽子,咋才回信!昨晚上哪儿去了?”喜儿劈头就问。

    “喝多了,宿舍睡觉来着,手机静音没听见。”我实话实说,就是没说跟谁喝酒。

    “还以为你被那个杀手给带走了呢!打她电话也不接!”

    “嗯……没事,昨晚挺顺利的。”我说。

    “那没事了,还早,你多睡会儿了。”喜儿柔声道。

    “嗯。”我心虚啊。等她挂了,我才敢挂电话,然后翻看赵小姐的短信,全是短句,没有标点符号:喜欢你,想放手,舍不得,难受。

    我坐在床上,懵逼了足有一分钟,仔细回想,昨晚我啥也没干,啥也没说啊,咋就喜欢上我了?

    兴许是发错了,她昨晚说,做错了事情,看她那样,好像是失恋了,又喝了不少酒,兴许是发给前男友的吧。

    我删掉短信,又挨个看喜儿的信息,都是催我回电话的。

    下床,去洗手间撒尿,顺便洗漱,再无睡意,我出了宿舍楼,去班里上自习。

    上午,龙晓钰没来,估计在医院陪她哥,她很聪明,给我发信息,问我,是不是我找人做的,我回复说,不是,我没那本事!

    事实也佐证了我的谎言,因为,陆陆续续传出来不少消息,昨天晚上,龙歌那个好兄弟,李鹏宇。带人去找刘春明要人,双方干了起来,虽然年纪小,但那帮小子是育才的童子军,实力也不容小觑,而且占着主场之利,人多势众,把李鹏宇等人都给打了。

    大概是我跟赵小姐喝酒的时候,李鹏宇咽不下这口气,又纠集了不少人手,甚至连高二的都有参与,浩浩荡荡近百人,过去打刘春明,打完还不解气,顺便那边一个楼层的班级挨个给扫了一遍,搞得狼藉不堪。

    因为动静闹得太大。而且是跨学生部,育才老板都介入此事,连夜召开会议,惩处闹事者,将李鹏宇、刘春明等几个带头者开除,以儆效尤,并对近期愈演愈烈的育才内部暴力事件,实施“严打”,规定,再有打架被发现的,无论是谁,无论事大事小,全都做开除处理!

    这些都不是我关心的内容,因为之前育才也没规定允许打架啊,只不过管理者、老师等人,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而且大多数打架事件,也不会让他们知道,被打了就告诉老师这种事情,用现在话讲,太low!

    估计这就是一阵风,但我也别往枪口上撞,正好可趁此机会,养精蓄锐,等到期末再说。

    唯一引让我感兴趣的,是夹杂在海量信息中的一条看起来微不足道的消息:刘春明他对象,一个叫赵昱忆的初三女生,打完龙歌后,一直没有露面,但校方也对她进行了开除处理,因为她是整个事件的导火索。

    我一开始以为是误传,后来经过确认。确实有这么一个人,在初中部名气不小,而且,昨晚她大闹三年八班的时候,被人认出来了,肯定是赵昱忆!

    可是,打龙歌的明明是赵小姐啊!

    我琢磨了半天,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昨晚,我送赵小姐回她小区门口,临分开的时候,她似乎说了她的名字,因为醉酒,我没记太清,好像是什么赵雨衣,当时我还抬头看看天,并没有下雨,心中暗笑她爸妈怎么起了这么个奇怪的名字,叫雨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