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赵小姐(第1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68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6-11-05
A A A A x
b B
    我的身体,已经被浩哥强化出许多本能,在某些特定情况下,会做出应激反应,被从后面锁住脖子,就是其中一种情况。

    所以,我没经过任何思考,便下意识地用脑袋向后撞去,一方面可以减缓绳索对脖子的压力,另一方面可以去攻击站在我身后的人,此招屡试不爽,可惜这次,我失算了,脑袋向后,撞了个空,我的腰被一个钝器(应该是他的膝盖)顶得结结实实,而绳子,则像是被打了个活口结,越挣扎,勒得越紧!

    我不觉凛然,脑海里冒出一个不详的词汇--职业杀手!

    不是已经摆脱掉了“通缉”了吗,怎么还有人对我下手?

    我没有放弃,丢掉手里的电话,侧身从他膝盖上滑到一边。回肘袭击,再次击空,不过借着这个动作,我终于转过身来,看见他了!

    是个比我矮一头的家伙,身着一袭黑衣,纱巾遮脸,但此人的胸脯。还有她的马尾辫,暴露了性别,居然是个女杀手!

    她跟我保持着大概一米的距离,手里牵着绳索,我转过来不到半秒钟,她便将绳索拉向自己身体方向,我失去重心,被硬生生拽过去。迎接我的,又是她的膝盖,腿好长啊,膝盖高高抬起,直接奔着我的面部就过来了!

    她的拉拽力很大,我躲闪不及,仓促间只能用手护住脸,咣!

    撞得我身体又站了起来,要不是她拉着身子,我肯定会向后躺倒在地,我晃了晃,视觉变得模糊,差点失去知觉!

    “哼哼,不过如此!”女杀手轻蔑笑笑,一抹身,绕到我身后,将我双手反剪,缠上好几圈绳子。

    我大脑缺氧,又被她膝击成半植物人状态,被女杀手推倒,就像是一具尸体,被她拖着走,脖子上的强烈舒服感还在,但眼睛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嘿,干什么的!”冥冥中,我听见一个低沉的嗓音,女杀手停下脚步,放开绳子,我被拽着悬空的脑袋,重重砸在了水泥地上。

    “爸!快救东辰!”天空中又传来一个声音,是金喜儿!

    “老头,少管闲事!”女杀手低声道。

    “我当是谁,原来是赵小姐。喜儿,客厅抽屉里有把猎枪!”喜儿爸爸的声音。

    “靠!算你狠!”女杀手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另一个皮鞋声来到我身边,脖子上的绳索被解开,我长长吸了口气,氧气分子经由血液进入大脑,意识、视觉渐渐恢复。

    “孩子,没事吧?”喜儿爸爸蹲在我身边,低声问。

    我揉了揉脖子,坐起身来:“没事,爸,谁啊那是!”

    “赵小姐,号称辽西第一杀手。”

    “不是说已经……”

    “呵,她若想杀你,还会让你瞧见她?看样子,她应该是要抓你。可能有别的事儿吧。”喜儿爸爸撇嘴笑笑,将我扶起,走向楼道门口。

    “这么厉害?”我不禁皱眉,连喜儿爸爸都得用家里的猎枪吓唬她(其实不是吓唬,真有一条,我见过)。

    “孩子,你记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以后可长点心吧,这么晚单独行动,要不是遇见我,你说不定被掠到啥地方去呢!”喜儿爸爸见我自己能走,放开我,饶有深意地拍了拍我肩膀。

    我点头,虚心接受岳父大人教诲。

    上楼进家门,喜儿马上过来查看我的伤情,额头上被那个赵小姐的膝盖撞出鸡蛋大的一个包,我不用镜子,抬起眼睛都能清楚地看见,脖子上的勒痕也很严重,紫里带黑,跟拔罐子的颜色差不多,估计得几天才能消失。

    喜儿爸爸开始打电话,帮我斡旋这个事情,大概二十分钟后,终于辗转拿到赵小姐的手机号,解铃还须系铃人,得问问她啊,袭击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要钱给钱,要别的也好商量,没想到,赵小姐却要跟我直接对话。

    我迷茫地接过喜儿爸爸的手机:“喂?”

    “你还蛮厉害的,身手不错。”赵小姐轻笑,环境很安静,略带回音,好像是地下室,我嗯了一声,等她继续说话。

    但她也没吱声。似乎在等我讲话。

    我看了看喜儿爸爸,他一脸懵逼,刚才没开外放,喜儿爸爸不知道赵小姐说了什么。

    “你……你的目的是什么?”我试探着问,并开了扬声器,让喜儿和她爸爸也听见。

    “呵呵,问得这么直接?”

    “嗯。”

    “没什么啊,就是听说育才有个张东辰,挺厉害,想跟你切磋一下咯。”赵小姐轻松地说。

    “切磋?切磋有用偷袭的吗?”我有点气愤地问。

    赵小姐干笑两声,再度沉默,啪,一声脆响,像是打火机点着的声音。

    “你是想绑架我,是不是?”我又问。

    “是,”赵小姐大方承认,“我这人吧,有个爱好,就是喜欢虐小男生,你比较符合我的胃口!”

    “姓赵的!”喜儿抢过手机,“你要再敢打我对象的主意,我就杀你全家!”

    “哈哈,你就是金喜儿吧?”赵小姐不以为然道,“你也在我的挑战名单里哟。但你放心,我不会偷袭你,哪天,我会去找你切磋的!”

    “别哪天了,就现在吧!告诉我,你在哪儿!”喜儿怒问。

    “哈哈,性子这么急啊,我喜欢。”嘟、嘟、嘟,忙音,赵小姐把电话给挂了。

    喜儿正要再次拨打,却被爸爸按住,拿回手机合上。

    “我听过很多关于这个女人的传闻,她从不说谎,看来只是单纯地想绑架东辰,不用太过担心了,”喜儿爸爸悠悠地说,“而且,出于一个杀手的尊严,今晚的事,不会发生第二次,她若是再来找东辰的麻烦,肯定是面对面的来,行了,你俩别想太多。去睡觉吧!”

    我点头,拉起还要喋喋不休的喜儿上二楼,进她卧室,安抚了她几句,洗漱睡觉。

    金馆长没回来,应该是去浩哥那儿了,明早浩哥要去省城,一去不知道多久才回来。

    喜儿已经洗漱完毕。正穿着睡衣,她问我是一起睡,还是分房间睡,我说随你。

    “这么不热情,那我去我姐房间睡好了。”喜儿挑了挑眉毛,抱着一个大熊要走,但走得很慢,我笑笑,起身过去,从后面抱住了她。

    “干嘛?”喜儿回头,仰面看我,“唔唔唔……脖子快断了,你轻点啊!”

    我放开喜儿,她幽怨地转身过来,踮起脚尖,正常亲吻。

    缠绵了一会儿,她说受不了,难受,还是去了隔壁房间,让我自己睡。

    我也没强求,躺在她床上,渐渐迷糊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尿憋醒,出去上厕所的时候,我见喜儿的门虚掩,便推门进去,房间里开着一盏小台灯,喜儿趴在床上,一手搂着枕头,一手搂着那只熊,睡相跟个孩子似得。

    我走到床边,把她往里面推了推,躺上去,从后面抱着她,喜儿没醒,梦中呓语了几声,往我怀里靠了靠,又睡熟。

    有非分之想,但没有实际行动。这样抱着就挺好。

    早上醒来,我独自躺在床上,一柱擎天。

    起床出去,发现喜儿又回到自己房间里去睡了。

    我洗漱下楼,看看时间,快七点半了,桌上有吃的,喜儿爸爸不在,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厚道,睡他女儿,还得让他准备早餐!

    “起来了怎么不叫我!”喜儿出现在楼梯口,揉着乱蓬蓬的头发说。

    “你又不用去上学。”我白了她一眼。

    喜儿下来,一脸困乏地坐在椅子上,拿起油条,咬下一口,闭着眼睛,慢慢嚼起来,嚼着嚼着,她睁眼,趴下喝了口碗里的豆浆,起身,舔舔舌头看向我,坏笑道:“你那还挺大的。”

    看着她嘴边的豆浆,我不禁眯起眼睛。浮想联翩:“你……昨晚对我干什么了?”

    “没干什么啊!”喜儿伸出舌头,舔干净嘴边的豆浆,无辜地说,“别做梦了,我不会给你那个的,多脏啊!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