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和小花的美好时光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40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6-11-05
A A A A x
b B
    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在炕上,小花很动情,俩人拥吻、缠绵、翻滚,几近疯狂,终于,那一刻到来,小花横陈,许是不想让我看见她脸上的胎记,用棉袄罩着,但全身也仅罩了脸。

    我呼吸急促,握着小花的双脚,欣赏着她浑然天成的身体,往前凑,就在即将结合的时候。窗外突然有人敲玻璃。

    “一大早上的,鬼叫什么啊!”是隔壁王铁柱的声音!我本来就敏感、紧张,经铁柱这么一惊吓,完了,一股熟悉而奇异的感觉涌了上来,要那啥!

    “啊?”小花拿开脸上的棉袄,“哎哎,哎呀!”

    小花叫唤,是因为弄她身上了。

    “小花,开门!”王铁柱开始踹门,边骂边猥琐地笑,“妈的,昨晚你就不让我碰,现在想柱子哥。痒痒了吧?”

    “嗯?”我疑惑地看向小花,昨晚她俩干啥了?

    小花无辜地摇头,咣,门被踹开了!

    我赶紧拉过被子将小花盖上,也来不及穿衣服了,直接跳下炕,站在门口。

    “小花。嘿嘿,俺来啦!”王铁柱的身影出在门帘后。

    我一脚把他踹回厨房里,门帘连根断掉,我冲出去,骑在王铁柱身上,低声质问:“你他妈的,昨晚对俺妹干啥了?”

    “东辰?”王铁柱一愣。“你啥时候回来的!”

    “回答问题!”我给了他一嘴巴。

    “小逼崽子,你敢打俺!”王铁柱挺腰,妄图把我掀下去,我对着他眼睛就是两电炮,以前总被他欺负,我不敢吱声,现在老子可不怕他了!

    “我草你妈!”王铁柱还敢还嘴,我抡圆了拳头,拿他的脑袋当沙包,让你破坏我跟小花的好事!

    不知道是我下手太重,还是王铁柱忒不抗揍,大概二十多拳下去,他已经有进气、没出气了,满脑袋大包,已经无处下手。

    我这才起身,踢了他两脚,一点反应都没有,妈的,该不会是打死了吧?我把食指按在他脖颈上,还好,脉搏尚在。

    “哥,你咋这么狠!”小花在身后弱弱地说,我回头看,她正裹着被子,站在门口。

    “昨晚他怎么你了?”我起身,皱眉问。

    “俺找他打棺材,他说要跟俺干那事儿,我没答应,打完棺材,给了他钱,俺就把他推出去了,没被他欺负着。”小花淡淡地说。

    我稍稍宽心,回到西屋:“穿衣服吧,回城,以后不来这儿了。”

    “昂!”小花重重点头。俩人穿上衣服,我把还在昏迷的王铁柱拖到院里,锁上屋门,从井里摇上来一桶水,浇在他头上。

    王铁柱被激醒,捂着脑袋,哇哇乱叫。还骂我,我又踹了他一脚,他才老实下来。

    “你要敢报警,我就把你家房子给点了!”我挥了挥拳头,警告王铁柱,他团身缩在水坑里,连连点头。

    “花儿,咱走!”

    我拉着小花出了大门,上锁,反正王铁柱是翻墙进来的,估计等他醒过来,十有八九会泄愤,砸我家玻璃啥的,爱咋地咋地,反正这家我不要了。

    一大清早,村民们大都没起床,炊烟寥寥,我带着小花出村,这里没有出租车,只能徒步往镇上走。

    我心中有很多疑惑,小花是怎么联系上王静和王东的,另一个想害死我的男人是谁,那口棺材是给我打的嘛,如果我真死了,小花会怎么办,也跟我一起死?

    但我没问小花,只是默默地拉着她的手,一步步往前走。小花也没吱声,一直低着头。

    走了大概一里路,小花停下脚步,冲我撅嘴:“哥,俺累了,你背俺!”

    我无奈笑笑,看见她这么撒娇,我就放心了。

    背上小花,继续往镇上走,一边走,我一边跟她聊天,讲的都是我们小时候的事情,一开始小花还能应我两句,渐渐的,她没了动静,身子很软,像是睡着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心情很好,一点都不觉得累。

    就这么走到镇上。我把小花放下来,她才醒,迷迷糊糊地问我到哪儿了。

    我说镇里,刚要打车,小花抓过我的手表看了看,说大客该发车了,咱做大客呗,省钱!

    俩人去镇上的客车发车点,上车,坐在最后一排,小花说昨晚哭哭唧唧的一宿没睡觉,好困,又趴在我腿上继续睡。

    我用手玩着小花的头发,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时光正好,真想一直这样下去。

    农村的路有点颠簸,我们又坐在最后一排,那是最颠的位置,小花的脸枕在我大腿上一颠一颠的,免不了会碰到那里,慢慢的,我尴尬了,小花被顶醒,讶异地看着那里,又抬头,一脸困惑。

    我苦笑,年轻人嘛,火力旺,精力充沛,恢复得自然很快。

    但接下来的事情,让我始料不及,小花居然开始……此处省略n个字。

    事后,小花擦擦嘴,像是吃饱了的小猪,又躺在我腿上。满脸惬意地继续睡觉。

    被她这么一搞,我也有点疲惫,斜靠在车座上,微闭双眼,脑袋跟着车一起晃荡,渐渐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急刹车将我惊醒,睁眼看,已经到了县城的客运站。

    我弄醒小花,下车,打了个三轮摩托车,送她回跆拳道馆。

    “哥,俺还没睡够,想接着睡。”到了她宿舍里,小花眯缝着眼睛说。

    “那你们睡,我出去逛街。”室友姐姐机智地说。

    “别了,姐,我得回学校,还有事。”我起身告辞,小花已经脱掉鞋子爬上床,用被子蒙上了脸。

    我将舍友姐姐拉出房间,低声跟她叮嘱了几句,让她照看着点,怕小花情绪失控,并给姐姐留了我的电话。

    “认识这么久,还没问你叫啥呢,净叫姐来着。”存她手机号的时候。我不好意思地问。

    “我叫李莉莉,”舍友姐姐笑道,“拼音好打,哩哩哩,哈哈!”

    我点头,存下李莉莉的号,回到育才,给赵倩打电话,问医院那边怎么样了,赵倩说一切正常,她已经知道王静出卖我们的事情(肯定是喜儿说的),但王静没走,留下继续照顾李金玉,不知道是愧疚。还是真的对金子动了感情。

    我让赵倩回来,今晚有重要的事情。

    现在的局势很复杂,喜忧参半,喜的是,我的人身安全已经没了后顾之忧,虽然没跟小花聊得太深、太透,但她已经用行动表明了一颗回归到心,我也不会怪她,那个神秘的想杀我的男人,也被喜儿爸爸摆平,我只要跟宋佳别亲密的太过明显,就不会再触发他的杀意。

    忧的是,我的左膀右臂,王宇和李金玉,双双受伤入院,即便期末之前能出院,我也不可能让他们伤未痊愈就上阵杀敌,失去他们,直接导致集团军的战斗力折损一半,别说是归拢冯亮、赵岩,如果这个时候他们过来归拢我们十班,我都未必能抵挡得住,所以我才紧急叫赵倩从医院回来,今晚开动员会,得让“龙门小组”尽快形成战斗力才行!

    上午无事,宿舍里也没人,都回家了,我将宿舍门反锁。躺在床上补觉。

    睡着睡着,感觉枕头下面的手机在震动,我迷糊地掏出手机翻开。

    一条短信:哥,我想去省城打工。

    是小花,这小妮子又想搞什么鬼,我揉了揉眼睛,给她回电,但是被她给挂了。

    很快,又有新短信进来:哥,让我去吧,我想一个人待段时间,过年就回来。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