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最爱的人,伤你最深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45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6-11-05
A A A A x
b B
    “姐,你俩回去吧,至少,今晚不会有事了。”我说。

    “如果真有幕后主使者的话,东辰,”浩哥拍拍我肩膀,“你不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得想招把他钓出来,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我点头,说这个道理我明白。

    “有事打电话,来不来学校上课随你,不用请假,但别忘了期末考试的事儿。”宋佳起身说。

    我又点头,目送他俩离开。

    坐在椅子上,抽完那支烟,我回到病房。守着两个兄弟,直到喜儿她们来换班,陈璐和王静因为喝了不少酒,已经困得不行,我把她们带到旅馆,安顿在房间里,又返回医院,把喜儿叫了出来。

    “怎么了?”喜儿打着哈欠问。

    “你审问过人吗?”我问金喜儿。

    “啊?没有,审问谁啊?”喜儿一脸懵逼,我回头,隔着门上玻璃,看看病房里,王宇、李金玉都睡着了,我凑到喜儿耳边,跟她低声说了几句话。

    金喜儿听完,严肃起来,说知道了,起身离开。

    没过二十分钟,喜儿就回来了,说只问出一个手机号码,具体的幕后操纵者是谁,她也不知道!

    我让喜儿去审问的,是王静,毕竟是女生。而且李金玉还在这儿,我不好直接去审她,只能让金喜儿去执行。

    之所以我会怀疑到王静身上,理由有三。

    第一,之前在酒桌上,李金玉得意地讲他跟王静处对象的过程,其实才两天罢了,是前天晚上,王静从初中同学那里要到了李金玉的电话,主动联系的他,李金玉禁不住王静一撩,接势穷追猛打,王静半推半就,很快就答应了。这不合理,李金玉学习不好,脾气不好,长相还对不起观众,初中时候又总欺负王静,她怎么可能会突然联系李金玉,还表达出求交往的意愿呢?

    第二,王静是县高的,而且是高一,她既有可能认识刘志杰,也有可能认识王东,这两个人,都对我恨之入骨,如果他们想利用王静来接近李金玉,继而打入我军内部的话,从逻辑上讲,讲得通。

    第三,转移到ktv后,王静曾经先后两次上厕所,第一次,赵倩说要陪她去,王静答应了,但回来没过五分钟,王静又要去厕所,这也不合常理,她又没怎么喝啤酒,而且,第二次她去了不短的时间,等王静回来后,没到十分钟,王东就杀上来了!我猜测,王静是上厕所给王东报信,或者是给那个幕后主使者报信,第一次有赵倩在,没有成功。第二次她单独去厕所,告诉对方我们所在的ktv名字,还有包间,这才会有之后的事情!

    “是不是这回事?”我分析完,问金喜儿。

    喜儿搂着我的脖子,挑了挑眉毛:“哎哟,我小老公神探呐,连细节都猜的分毫不差!”

    我笑笑。主要是王静长得太卡哇伊,是我稀罕的类型(只是单纯地稀罕,并没别的想法,毕竟是李金玉对象),再加上是新面孔,所以我才会在不经意间关注她的一举一动,然而,王静只是个小奸细,而王东,应该也是被利用的人,那么,真正的幕后主使者,到底是谁?

    “是刘志杰?”我疑惑地问。

    金喜儿摇头:“应该不是,王静说,跟她联系的人是个女的,她交代,前天晚上有个女的给她打电话,让王静帮忙办个事情,如果办成,会给她两千块钱,还说已经先放了一千块押金在县高门口的超市老板那里,事成之后,再给另外的一半。”

    “具体办什么事?”我问。

    “当时那个女人没有说,一直在用电话遥控指挥王静,此后,女人先是让王静去接近李金玉,假扮他对象,昨天又让王静问李金玉,过生日送什么比较好,还问李金玉,身边这两天是不是有朋友过生日,再然后就是--”

    “等等。”我心里一惊,打断金喜儿的话,“生日……也就是说,那个女人是在利用王静来提醒李金玉,帮我过生日?”

    李金玉是知道我生日的,当初,在这家医院三兄弟拜把子的时候,相互都说过自己的出生年月日,因为他俩今年的都过去了,李金玉就说等我生日到了,好好操办一下--也即是说,幕后主使者知道我生日,她怕李金玉粗枝大叶,忘记这个日子,才会通过王静来提醒他!

    “是吧……”金喜儿没听太明白,我让她继续说下去。

    “再然后,就是今晚,哦不,昨天的事情了,李金玉订好酒店后,酒店名被那个女人问了去,我估计第一波混混,是来探咱们虚实的,所以才会那么不堪一击。”金喜儿说。

    我点头,这个我也想到了,第二波才是真的。

    “后面跟你猜的差不多,去唱歌后,那个女人发短信过来,让王静报告一下位置,王静当着咱们的面,不敢发短信,去洗手间打的电话。打完电话没多一会儿,王东就过来了,”金喜儿把王静的手机递了过来,“喏,她俩相互之间的短信都被王静删掉了,但通话记录还在,就是尾号9533的那个。”

    我接过手机,9533,没有任何印象。

    “打过去试试?”金喜儿提醒,我想了想,按下回拨键。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这是怎么个情况?不应该是关机么?”我不太懂移动通讯的规则,把电话贴在金喜儿耳边。

    “暂时无法接通……”金喜儿想了想,“应该是开机的时候,直接把电池抠出来,把卡给拔了吧。”

    我点点头。肯定是王东事后跟这个女人汇报,女人见行动失败,怕身份败露,一着急,直接把电池抠下来,拔掉卡扔掉了,女人遇事都容易慌张,如果是我,肯定先关机,再连卡带手机一起扔河里去,不留任何痕迹。

    不用问,卡肯定是街头五十块那种非实名制的卡,没办法通过移动大厅进行查询。

    “哎,之前在你家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件事,“你那个叔叔跟你说想要害我的。不只是一个男人,还有一个女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下意识捂住了嘴,妈的,当时他俩是在金馆长的房间,我是在外面偷听到的这事儿!

    金喜儿并未第一时间明白过来,点头说:“没错,想害你的是两个人。还有个女的,你的意思是,我爸摆平了那个男人,却没摆平那个女的,而那个女的,和这个女的,是同一个人!”

    “嗯。”我应了一声,长舒口气。

    “诶?不对啊?你是怎么知道的?”喜儿到底还是反应过来了,楞起眼睛,“你、你偷听我跟我叔讲话!”

    我苦笑,辩解道:“别说那么难听,当时我起来去上厕所,刚好就听见了。”

    “你、你还听见什么了!”喜儿憋红了脸。

    “还听说……你说你喜欢我。”我只得承认。

    啪!喜儿冷不防一个大嘴巴抽来!

    “打我干啥!”我捂着脸,不解地问。

    喜儿咬着嘴唇,又扬起了手,但犹豫了一下,放下,气愤而又羞赧用手捂住脸,整出一句朝鲜话,我就听懂一句“阿西吧”,大概相当于汉语里“卧槽”,看她的样子,可能是说“真是丢死人了”之类,喜儿姓金,地道的鲜族,当然会朝鲜话,有时候她跟金馆长对话,会偶尔冒出些鲜族词汇。

    她之所以害羞,是因为,我俩虽然做过暧昧的事,但喜儿从未跟我正面表白过,只是对她那个叔叔说过非常喜欢我,还特么被我给偷听到了!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看着她,喜儿捂脸呆了会儿,放开手,坐直身子,恢复正常:“没事,听到就听到吧,那你怎么想的?”

    “什么我怎么想的?”我迷茫地问。

    “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喜儿转过来,皱眉道。

    “喜欢啊,不是跟你说过了么!”

    “才98分!”喜儿撅嘴,又失望地低下头。

    “会满分的。”我笑道。

    “切!你心里有宋佳,还有小花……”宋佳撇了撇嘴。

    听她说到小花,我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赶紧翻出自己手机,想查看那条短信,可惜已经被我给删了,但我还记得,短信进来的时间,是21:12,我对数字高度敏感,这个对称时间,当然逃不过我的眼睛。

    我又翻开王静的手机,查看她和那个陌生号码的通话记录。最后一通电话,居然也是21:12!

    这是巧合吗?难道,那个幕后主使者,真的是小花?

    之前,我看到小花那条短信的时候,只是觉得莫名其妙,并没觉得有什么,但如果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的话……小花作案的可能性极大!

    因为,那条短信的内容是:哥,如果不能完全得到一样东西,我宁愿把它毁掉!

    她说的那样东西,会不会就是我?她觉得不能完全得到我,前有宋佳,后有程小卷,现在又冒出一个金喜儿,还跟我结了婚。小花一气之下,才会对我起了杀念?

    小花当然知道我的生日,她这是想把我的生日,变成忌日?

    联想这几天小花对我反常的态度,我更加坚定自己的推断,虽然,这个推断异常残酷。

    咔嚓,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惊雷,我来到走廊的窗口往外看,瓢泼大雨,我的心,宛如胡乱拍在窗户玻璃上的雨滴,冰冷,破碎……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