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最惨一战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46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6-11-05
A A A A x
b B
    “我草你妈!”喜儿气的一跺脚,抢过我手里的酒瓶就朝王东脑袋砸去!

    双方距离大概五、六米,所以用“扔”这个词比较准确一点,喜儿出手太过迅捷,王东没躲开,但喜儿也没扔准,酒瓶擦着王东头顶飞过,砸在他身后一个男生的脑袋上,没碎,那个男生晃了晃,捂着脑袋蹲在地上,半晕厥过去。

    王东瞅瞅那个男生,转头回来,勾着头,冲他手下低声下令:“给我--砍!”

    酒瓶自然打不过砍刀,趁着喜儿和王东对峙的时候。我暗中观察现场,一是有否逃走的可能性,毕竟跟这些刀手正面刚,我们占不到任何便宜;二是有否合适的武器,至少可以抵挡一阵。

    只有走廊这一条通道,身后是封死的,前面被他们堵住了,逃跑不可能。

    而武器,也没有找到!

    面对来袭的刀手,我束手无策,却突然灵光乍现,想起包房里有个东西或许有用!

    我将手里的另一只酒瓶扔向敌人,抓住喜儿跑回包间,用后背死死顶住门:“金子,过来帮我!王宇,去拿灭火器!”

    “灭火器?”王宇四下观望。很快在墙角看见那个跟暖壶似得东西,程小卷、陈璐和王静都很害怕,缩进沙发角落,只有赵倩拎个啤酒瓶,冷冷看着我,李金玉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扑过来,也用后背顶着门,外面的人在用力推,门几次被推开一道缝隙,但又被我俩给顶了回去。

    王宇搬起灭火器,掂了掂分量,跟抱着一挺机关枪似得说:“开门吧,妈的,出去跟他们拼了!”

    “草!不是让你当棒子使!喷他们眼睛,趁乱逃出去!”我皱眉喊道。

    “啊?”王宇皱眉,“没用过这玩意啊!”

    “好主意!给我!我会用!”金喜儿劈手夺过灭火器,拔下一个小栓子,左手握着手柄,右手拿着喷嘴,冲我点头。

    “别着急,”我说,“待会儿开门喷他们,咱们四个上。注意别受伤,赵倩!你保护她们仨贴着墙根走!”

    “明白!”赵倩点头。

    “金子,我数一二三,咱俩一起撤!”我转头看向李金玉,“金子,听见没有!”

    李金玉垂着头,像是睡着了。

    “嘿!怎么了你?”我用胳膊肘怼了他一下。

    李金玉扑棱扑棱脑袋,抬起头来:“嗯?”

    “我数一二三,咱俩一起撤!”我又重复了一遍,估计他是失血过多,有点迷糊,但现在没时间查看他的伤情,先逃出去要紧。

    “好!”李金玉点头。

    “一、二、三!”我数完,马上拉着李金玉扑向沙发方向,几乎在门被撞开的一瞬间,金喜儿手里的灭火器,喷出一股浓烈的白色粉末,瞬间门口一片白,跟下面粉雨似得!

    她喷早了,但效果还行,冲进来的刀手里,至少有四、五人中招,叫苦不迭。

    这是一次性干粉灭火器,喜儿喷光后,将灭火器管子高高举起,砸向白烟里的人影,跟着王宇冲了出去。

    李金玉趴在沙发上,貌似已经没了直觉,我看向赵倩:“你们扶着金子!快走!”

    说完,我也冲出包间,前面被迷了眼睛的刀手都已经被金喜儿、王宇放倒,但后面包括王东在内。还有四个人站着。

    “草你妈的!”王东见手下吃瘪,亲自上阵,扑过来,照王宇脑袋就砍,王宇下意识抬起胳膊,我眼睁睁看着一道血,被刀刃给带了出去,甩在走廊的墙壁上。王宇被砍的同时,往下蹲,顺势捡起地上一把刀,砍向王东的大腿,王东很尖,砍中王宇后,向后跳躲开了王宇的攻击,让他那三个手下往前冲!

    描述的语言不算短,但“二王”交手,其实连一秒钟都没到,还在后面的金喜儿和我,没法上去帮王宇的忙。

    三对一,那个“一”又受了伤,毫无悬念,等到我和金喜儿冲过去,踹飞三个刀手的时候,王宇的胳膊、肩膀、腰,全中了刀。

    “玩命,是吧?”我捡起王宇的刀,指着王东等人冷声道。

    “姐,接着!”身后传来赵倩的声音,我用余光瞥了眼喜儿,她接住赵倩丢过来的刀,跟我并肩站立。

    “草,上啊!”王东见三个手下退缩,用刀背拍向其中一个家伙。

    二对四,我并不怕他们,斗刀,就是斗狠,没那么多的招数,谁不怕死,谁赢的概率就大一点!

    “王东!今天不把你剁成肉馅儿。我就他妈不姓张!”我勾着头冲上去,不管不顾地抡起片刀,照王东脑袋就砍!

    “一个也别想走!”喜儿也冲上来,撂下狠话。

    王东怕了,抓过一个手下,推过来挡我的刀!

    我来不及收招,直接劈向那个男生的肩膀,还好,他仓促间提刀挡了一下,虽没完全挡住,刀被砍得脱手,但我的刀也因此改变方向,并未将他整条胳膊剁下来--如果他不挡,我这一刀的力量足够--只是片掉了一块肩膀上的肉。

    与其同时,金喜儿接战另外两个刀手,她似乎练过刀法,没有想我那样疯砍,而是很有技巧地使用虚招,骗得那俩家伙抬刀抵挡后,喜儿收刀回来,划向他们下盘,四条腿,一扫而过,俩人当时就跪那儿了。

    王东见势不妙,转身就跑!

    我追出几米,这小子跑的挺快,追不上,我将手里的家伙当成飞刀丢了过去,击中王东后背,他“啊”了一声,不知道是否被砍伤,一抹身。溜下楼梯,等我追到楼梯口的时候,王东已经没了踪影,我只看见几个服务生在楼下的大堂里惊慌失措地往上看。

    我跑回去,又给了受伤的刀手几脚,赵倩她们架着李金玉出来,我也扶起王宇,得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不是怕王东再回来,而是担心警茶介入。

    一行人出了“夜阑珊”,我简单查看了一下李金玉和王宇的伤情,李金玉除了头部被砍,后背还有一处刀伤,王宇虽然身中数刀,但都没有伤及要害,不算重,所以我决定去市里的医院,怕在县城就医,被王东查到,带人来补刀。

    路边打车,司机一看我们有伤员,都绕着走,最后实在没招,我拎着刀站在马路中间。硬是逼停了两台出租车。

    上车后,我第一时间给宋佳打电话,简单汇报这里的情况,让她设法把事儿给压下来,宋佳骂了我一顿,问我自己受伤了没,我说没有,宋佳说剩下的事儿你不用管了,一天天的,净给你擦屁股!

    到了市中心医院,挂急诊,把他俩送进手术室,大概一个小时后,两人先后出来,伤口都已经缝合,李金玉失血过多,还在昏迷,但医生说没有大碍,血都止住了,正在输血,估计很快就能醒来。

    转到病房,已经快十一点钟,宋佳打电话,说县城那边没事。不用我惦记,她要过来。

    “别过来了,姐,真没啥事。”

    “我俩学生被人砍了,当班主任的能不去看看?”宋佳挂了电话。

    我让金喜儿回去,喜儿不走,赵倩她们几个也不肯离开,我说这样吧。你们先去旁边那家宾馆开个房间休息,咱们分成两班儿,轮流看守,喜儿这才带着赵倩、程小卷离开,留下陈璐和王静。

    陈璐抱怨了两句,说什么王宇是因为别人被砍,不值得之类的话,王宇让她闭嘴。再墨迹滚蛋,陈璐不吱声了,王静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坐在李金玉床边,拉着他的手,无声抽噎。

    半小时后,宋佳和浩哥、金馆长进了病房。

    “喜儿呢?”金馆长一进来就问。

    “我让她去隔壁宾馆休息,你给她打电话吧。”我说。

    金馆长点头。安慰了王宇和刚刚醒过来的李金玉两句,转身走了。

    “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还跟县高扯上关系了呢,是刘志杰吗?”宋佳问,之前在电话里我只是简单把情况说了一遍。

    我将事件的前因后果,重新交代,这事儿确实赖不着我,顶多只能怪李金玉地方选的不好。就在县高门口,太容易被他们发现。

    “原来是你生日啊,”宋佳听完,略带歉意地说,“姐这阵子忙,都给忘了,等阳历给你补上。”

    “王东那边的伤势怎么样,没出人命吧?”我问。

    “我去过医院,都没你们伤的重,你们是不是手下留情了?”浩哥笑问。

    我点头承认,不想把事情闹大,如果真放开手脚砍,除了王东,其余的刀手都得伤残。

    “东辰,你不觉得这事儿……”宋佳抱着胳膊皱眉,瞟了一眼陈璐和王静。

    “出去说。”我起身,和宋佳、浩哥离开病房,坐在走廊里的蓝色塑料椅子上。

    浩哥递过来一支烟,我接过点燃,抽了一口说:“可能是出了内奸,准确掌握我们的行踪,要不是金子出去撞见了他们,我们很可能被堵在ktv包房里,被打个措手不及,那样的话,躺在这儿的就不止他俩了。”

    “你觉得会是谁?”宋佳问。

    “不知道,但王东他们,明显是冲着我来的。”我说。

    “一个抢女朋友的事儿,至于拼命么,现在的孩子可真是……”浩哥摇了摇头。

    “没那么简单吧。”我掏出手机,翻出收件箱里最后一条短信,看了两遍,默默删掉。

    难道是她?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