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程小卷VS金喜儿(第1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26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6-11-05
A A A A x
b B
    “你过生日?”程小卷疑惑地问。

    我点头:“是今天,阳历生日。”

    “怎么不早说呀,我连礼物都没给你准备!”程小卷低声抱怨。

    “哎呀,你去不就是给他的礼物嘛!”赵倩硬是把程小卷拉出座位,小卷扭捏了一下,乖乖就范,王宇和李金玉也过来,簇拥着我离开班级。

    等出学校大门口,我又看见两个女生,冲我们招手,一个面熟,是王宇对象,其他班的,我记得是叫陈璐,另一个面生,穿着便装。长得娇小可爱,应该就是李金玉对象吧,这小子什么时候搞对象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李金玉虽然长相略逊,但在跟女孩子接触、尤其是很多人在一起的场合,他的交际方面很有一套,先给我们介绍给那俩女孩,又把那俩女孩介绍给我们,陈璐算是认识了,李金玉那个对象叫王静,人如其名,相当文静,跟我们说话都会脸红。

    介绍到程小卷的时候,李金玉只是说是东哥的朋友,但陈璐马上接过话,笑着说我认识她,以前跟过我对象。

    搞得我跟王宇、程小卷都老尴尬了!还得是李金玉,很及时地讲了个笑话,化解掉尴尬,一行人分乘两台出租车,奔县里。

    “在哪儿吃饭,谁定的?”我问后座的赵倩。

    “金子订的,他请客,在岳阳楼。”赵倩说。

    “岳阳楼?”我皱眉。岳阳楼在县城南门,离县高挺近的,要是被喜儿的同学看见了……我是不是应该提前跟她报备一下啊?

    想到这儿,我掏出手机,发现有条短信,之前上课静音,没注意,是小花的:哥,今天你过生日,晚上有课,不能陪你过了,你自己吃点长寿面啥的!

    给我气够呛,这个小花,自从上夜大之后,一门心思都投进去了,跟我越来越分生。

    不过。好歹没忘记我生日,我删掉小花短信(那年代的手机只能存200条),给喜儿发信息:今天我生日,晚上跟同学聚会。

    喜儿很快回复:你生日?咋不早说!打你!

    我回复:才知道的。

    喜儿:你们在哪儿聚,我现在过来。

    我不由得挺直腰板,卧槽,她要过来,那怎么可以,程小卷在呢!

    我想了想,回复道:你不用过来了,我们吃个饭就回去。

    喜儿没再回复,让我放心不少。

    很快到达岳阳楼,上二楼,李金玉提前定的个包间,我自然坐在主位,左手边是程小卷,右边是赵倩,王宇和陈璐、李金玉和王静分列左右,菜已经点完了,有李金玉活跃气氛,包间里很快充满欢声笑语,这小子最擅长讲荤笑话,惹得王静小脸一直处于通红的状态。

    闲聊中得知,王静是李金玉初中同学,都是县城三中的,初一时候俩人还是同桌,李金玉总欺负她,弄哭王静不知道多少次,真是世事难料,以前的冤家,变成了情侣,我不禁想起喜儿来。刚认识的时候,她不也总欺负我嘛,可能都是缘分。

    开始上菜了,李金玉打开两瓶“三沟”白酒,说今天东哥“十七大寿”,谁都不许不喝!

    我真不想喝,昨晚婚礼喝得烂醉,到现在还没完全缓过来。但一看四个女孩,都被李金玉软磨硬泡地倒满了杯中酒,我也只好让李金玉倒上,斟酒完毕,我是主宾,不能先说话,李金玉让王宇这个二哥先敬酒。

    “那个……”王宇跟我一样不善言辞,端着酒杯起身,挠了挠头,“东哥过生日,感谢大家伙来捧场,祝东哥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兄弟先干为敬,东哥随意,大伙也随意!”

    说完,王宇用左手托着杯底,扬脖,二两半白酒,一饮而尽!

    “我也干了!”李金玉附和,也喝光,敢情他俩酒量都挺厉害了,这不是逼我么!

    我端起酒杯,正犹豫,桌上手机响了,我说不好意思,先接个电话,翻开一看,是金喜儿!

    “我出来了,你在哪儿呢?”喜儿劈头就问。

    “啊?”我一愣,咋又来了!

    “说啊!”

    “在……岳阳楼。”

    “知道了。”喜儿挂了电话。

    “谁啊?”赵倩随口问。

    “是金喜儿吧?”程小卷在那边不冷不热地说,上次喜儿敲门进来找我的时候,全班都看见了。但我澄清过,说喜儿不是我对象,只是找我有事。

    我点头承认,李金玉和王宇的脸,瞬间绿了,相互看看,默不作声,因为他俩知道我跟喜儿到底啥关系!

    “金喜儿?三年八班的金喜儿?”王静小声问。

    “你咋认识?”赵倩笑问,她作为小妹儿,才不管来人是谁呢,看她那态度,巴不得宋佳、小花、喜儿都过来才热闹!

    “是我学姐……”王静说。

    “噢,对,你是县高的。”

    我瞥了眼程小卷,这可怎么整,喜儿知道宋佳和小花,但还不知道程小卷的存在!

    “东哥,要不你先去陪她吧,我们在这儿等你。”王宇建议道,意思是让我把喜儿打发掉,别引到这里来。

    “来就来呗,怕啥啊!”程小卷突然调高音调,嚷了一句,将手里的酒杯重重墩在桌上,洒出来不少酒,给我吓一跳!

    “你们先喝着,我下去接她。”我起身,出了包间。

    不行,必须得跟喜儿把话说清楚,要不这顿饭肯定吃不消停。

    县城不大,喜儿家在北门,这个饭店在南门,直线距离也就一公里不到。

    我站在饭店门口抽烟,正是晚饭时间,街上有不少穿着县高校服的学生在游荡。

    一支烟还没抽完,就见一台出租车停在饭店门口,喜儿坐在里面,正给司机找钱,我赶紧扔了烟头过去,帮喜儿打开车门。

    喜儿下车就开始数落:“真是的。过生日都不告诉我!害我忙手忙脚的!”

    “忙啥?”我问。

    喜儿低头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盒子:“给。”

    “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喜不喜欢,不喜欢我给你换一条。”喜儿大大咧咧地说。

    “一条?”我打开盒子,确实是一条,一条内酷,还是白色的!

    “以后你的内衣裤我包了,瞅瞅你那品位吧,还带条纹的。看着就让人没兴趣!”喜儿白了我一眼,踩着高跟皮靴,径直走向饭店门口。

    “哎,等会,师傅,”我赶紧拉住她,“跟你说个事儿。”

    “啥事?进去说呗?”喜儿不解。

    “里面都是我同学,有个女生是我同桌,没认识你之前吧,我跟她……关系挺好的。”我故意把跟程小卷开始亲密接触的时间往前移,免得喜儿来气。

    喜儿眯起眼睛:“啥意思?我又对了个竞争对手,是吗?”

    “我俩只是关系比较密切……”我试图辩解。

    “别扯用不着的,发展到哪步了,上过床没有?”喜儿扒拉开我的手,不耐烦地问。

    “没有!”这个我能保证。

    “亲过嘴没有?”喜儿又问。

    “……算亲过吧。”我尴尬道。

    “你啊,可真是!”喜儿狠狠怼了我一拳。旋即肩膀松懈下来,“算了,没关系,反正咱俩是假的,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走,上楼,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小对象儿长啥样!”

    我只得带她上楼,进了包房,六双眼睛都齐刷刷盯着门口。

    “那个,我给你们介绍一下,金喜儿,县高的。”我对在座诸位说,他们都站起来了。<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