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父爱如山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41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6-11-05
A A A A x
b B
    我黑着脸不说话,感觉地板有点硬。

    “到底想不想睡?”金喜儿从书桌下面找到一副象棋,放在床上。

    “不想。”我说。

    “难道,是我魅力不够吗?”金喜儿撩了撩头发帘,故意卖搔,可她是短发,没撩起来,卖搔失败。

    “不是……挺有魅力的,可你是我师傅,所以不能有非分之想。”我憋着笑说。

    “师傅怎么了?”金喜儿盘膝坐在床头,拍拍床示意我上来,“小龙女还是杨过师傅呢,这不是理由,你是不是觉得我整天跟个假小子似得,一点女人味儿都没有?”

    “没有没有,女人味挺足的!非常有魅力!”我坐在床尾。瞟了一眼金喜儿脖子以下的部位,她家供暖很好,喜儿进门就把校服外衣脱了,里面是件白色的紧身保暖内衣,很薄,能隐约看见里面,她的形状有点奇怪,我也算见过几个女生的那个,只要大,未免都会有些往下垂的趋势,可金喜儿不同,她的不单大,还特别挺,跟两颗大仙桃似得,桃尖儿微微上翘,这可能跟她身体素质超好有关,就是不知道手感如何。

    “那你倒是说说,我哪儿有魅力?”金喜儿一边摆棋子,一边笑问。

    “呃……”

    “不许用套话!”

    “脸挺白净,鼻梁挺高,眼睛挺大的,嘴……”我跟相面似得看着她,挨个器官描述,“嘴唇肉嘟嘟的。”

    “你说我嘴唇厚啊?”金喜儿皱眉,撅嘴。

    “没有!就是……很性感,感觉很好吃的样子!”我说。

    “继续。”

    “还继续啊?”我苦笑,喜儿低头摆棋子,没理我,“好吧,身材挺好,胸大,腰细,腿又长又直溜,脚……形状挺好看。”

    “这还差不多,”喜儿得意笑了笑,往脚掌心勾了勾脚趾,抬起头来,“那现在对我有点感觉了吗?”

    “有吧……”

    “昂?”

    “有!”我吓得心突突直跳!

    “好了,下棋吧,只要赢一局。就让你随便摸!”金喜儿不在乎地说。

    “真的?”我的小心脏又抽抽了一下。

    “想摸?”喜儿弯起嘴角坏笑。

    “嗯。”我实话实说。

    喜儿撇嘴,撤掉了自己的左車,又拿起左边炮:“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当头炮!”

    还有福利啊,我搓搓手,全身心投入棋局……一到晚上八点钟,下了大概十三、四局的样子,我居然一局都没赢!

    金喜儿都困了,半躺在床上,哈欠连连:“我说你不是故意的啊,怎么这么菜!”

    “再来!”我不服道,没想到她象棋下得这么厉害。

    “不来了,跟臭气篓子下棋,越下越臭!”金喜儿把手里倒来倒去的棋子丢在棋盘上,从床上坐起,“我有点饿,下楼吃饭,你饿不饿?”

    我摇头,喜儿穿上拖鞋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回过头来:“二楼有洗手间,洗漱去吧,今晚早点睡,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

    我点头,收拾好象棋,放回书桌上,出卧室来到洗手间,简单洗漱后回到卧室,抽出书架上一本小说,坐在地板上看了起来大概半小时后,喜儿回来,已经换上了一袭粉色睡衣。径直走到床铺,大字型趴在上面,脸扑在被子里,瓮声瓮气地说:“关灯,睡觉!”

    我起身走到门口,将灯关掉,回到床边,躺在地板上。头枕双手,看着窗外的夜空,刻意放空大脑,这两天的事情很乱,脑袋又被扳子砸过,事情想多了,有点疼。

    窗帘没拉,淡蓝色的月光洒进房间,隐约能听见小区外面汽车路过的轰鸣,声音很小,像是从另外的世界传来,房间里充满了金喜儿身上的香味,即便已经在这里呆了很久,我依然可以感受得到,闻起来很舒服,真想就一直这么躺下去。

    “徒儿,睡了吗?”金喜儿在床上翻身问。

    “没有。”

    “地上凉不凉?”喜儿问。

    “不凉。”

    喜儿从床上坐起,双脚顺下床,过来躺在我身边,也学我的样子,双手枕着头,看向窗外,悠悠地说:“今晚的月亮真圆。”

    我转过头去看她的曲线,也挺圆的。

    “闭上眼睛,不许看,我没穿内衣。”喜儿目不斜视地说,我赶紧恢复原来的姿势,闭上双眼,过了几秒钟,感觉有点不对劲,我睁眼睛,吓得一哆嗦。金喜儿的脸正悬在我上面,笑眯眯地看着我。

    “你、你要干嘛?”我吞了口水,紧张地问。

    “草,你这什么表情,真没劲!”喜儿皱眉,从地上起来,又回到床上去了。

    我长舒一口气,好担心会她把我给强上了,失身倒是没什么,主要我怕她真怀孕啊!

    喜儿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过了两分钟,她又坐起来:“妈的,第一次跟男生睡一屋,太尴尬了!”

    “那我去隔壁睡吧。”我也坐了起来。

    “滚!隔壁是我姐!”

    “那怎么办?”我皱眉问。

    “还是我去隔壁吧,你睡床,地下太硬了。”喜儿起身,赤脚走向门口,开门出去了,我坐着没动,不多时,听见隔壁传来姐妹俩的嬉闹声,我这才站起来,躺在还带着喜儿余温的床上,用她的被子蒙住脸,狠狠嗅了一鼻子,就这样,埋在她的味道里,安然入睡。

    我一直在刻意拒绝喜儿,不是不喜欢她,我只是觉得,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欺骗,如果我在骗局中,半推半就地得到喜儿,那样,会让我内疚不安。

    次日早上醒来,天刚蒙蒙亮,感觉已经好久没睡过那么踏实的一觉,浑身精力充沛,有劲儿没处使,想下楼去跑几圈!

    房间比较干燥,口渴的厉害,喜儿卧室里没水,我出房间,金馆长的卧室门虚掩着,姐妹二人穿着睡衣横陈床上,喜儿的大腿压在金馆长肚子上,金馆长抱着喜儿一条胳膊,排除性感因素的话,画面看起来很是温馨。

    我下阁楼找水喝,没想到喜儿爸爸这么早就起来了,正坐在沙发上,拿着打火机,像是在思考什么事情,我已经下了一半的楼梯,怕他打我。又蹑手蹑脚,原路返回,刚走两步,喜儿爸爸突然转头过来,锐利的眼神刺得我差点滚下楼梯,这可能就是气场吧!

    “小子,过来!”喜儿爸爸一脸严肃地说。

    我只得下去,走到沙发旁边。在距离喜儿爸爸最远的地方坐下,强迫自己笑道:“金大爷。”

    “还叫大爷!”喜儿爸爸虎着脸。

    “啊?”我楞了两秒钟,“噢……爸。”

    哎呦我去,“爸”字刚叫出来,我脸就红到了脖子根,太不要脸了!

    “嗯,”喜儿爸爸看起来挺满意,点了点头。“我听秀妍说,你父母去年过世了?”

    “是的,去南方打工,出了意外。”

    喜儿爸爸拿起茶几上的烟,抽出一根点着,又把烟和打火机丢了过来,我接住,是硬盒中华。

    “二喜没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没了,”喜儿爸爸抽了口烟,“癌症。”

    我觉得应该说点什么,但想了想,还是少说话为妙。

    “虽然你俩年龄小点,”喜儿爸爸看着我,目光柔和了不少,继续道,“但我看得出来,二喜是真喜欢你,昨天下午我说不救你,她差点跳楼。”

    “嗯……”我惜字如金,应了一声。

    “我跟二喜她妈处对象的时候啊,也跟你们现在差不多大,所以,你不用有心理负担,该念书念书,该过日子过日子,听说你学习成绩挺不错,可别耽误了,二喜休学一年的话,跟你就差一年级,等你俩大学毕业再领证也不迟,至于二喜肚里的孩子,你们也不信担心,等生下来,让你大姑家你表姐先带着,她家孩子才两周岁,一个也是养,两个也是带,正好还能有个伴儿。经济方面你也不懂惦记,爸这些年教学生攒了些钱,足够供你俩念完大学……”

    等他说完,我都快哭了,一半是感动,一半是内疚,感动是因为,我在喜儿爸爸身上体验到了久违的父爱,甚至超过生父给我的爱,他虽然絮絮叨叨,话里话外,却满满的都是在为我俩在着想;内疚,是因为我骗了他,我们骗了他,如果哪一天,被他知道真相的话,我猜,这位外刚内柔的老男人,肯定会伤心的不行。

    “总之呢,你什么都不用担心,”喜儿爸爸的眼圈也有点红,眼皮往上挑了挑,将眼泪憋了回去,“我对你小子只有一点要求,就是好好对她,我家二喜性格不太好,脾气暴,这都赖我,都是让我给惯得,你是男人,应该让着她点儿,要是她实在不听话,你来找我,我肯定说她,二喜最怕我,但你可千万不许跟她动手,我跟你讲,男人绝对不能打自己的女人,知道吗?”

    “嗯,肯定不能。”我深深点头,说的好像我打、就能打得过她似得,她不打我就不错了!

    “还有啊,东辰,”喜儿爸爸把烟要回去,又点这一根,“我家二喜有点懒,不会做家务,也不会做饭,等以后你俩一起过日子,她作为妻子,这方面肯定得加强,但要是做不好,你可不能用你们农村对家庭主妇的标准来衡量她!实在不行请个保姆,要是不喜欢陌生人来家里,我过去也行,你别看爸这双手是练武的,做饭我挺在行!二喜从小就喜欢吃我做的--”

    “爸,你别说了!”喜儿不知何时出现在楼梯那边,跑过来,扑进她爸怀里,嗷嗷大哭……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