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县高校花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02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6-11-05
A A A A x
b B
    金喜儿怀了我的孩子?

    什么时候的事儿?

    我怎么不知道?

    作为学霸,我当然知道让一个女孩怀孕的流程,可我跟金喜儿连嘴儿都没亲过!顶多在跆拳道里训练,双方倒地斗“寝技”的时候,相互之间会有超级紧密的身体接触,有时候某些部位相互顶在一起,较劲,确实会产生尴尬,但那隔着至少四层衣服呢,可能造成怀孕吗?

    我用最短的时间,将特训的那一个月时间里,每次跟喜儿亲密接触的细节。都回想了一遍,几乎可以断定,那孩子不是我的!

    正琢磨着,喜儿爸爸冲到我面前,一巴掌照我脸打来,我下意识伸手格挡,啪得一声脆响,好歹算是挡住了,脸没被打着,胳膊却吃掉他所有的力道,差点骨折!

    “小子,还敢挡!”喜儿爸爸怒道,又扇来一嘴巴。

    不挡,我傻啊!不但挡了,我还架起双拳,准备用实力抗一波。

    “反了你了!敢跟我支吧?”喜儿爸爸楞起眼睛,支吧,就是准备较量的意思。

    我比喜儿爸爸稍微高一些。透过他的肩膀,我看见后面的喜儿,连连冲我摆手,示意我放弃抵抗。

    趁着我分神的功夫,喜儿爸爸一脚踹来,我一咬牙。绷起腹肌,没有躲闪,被踹坐在了地上,喜儿爸爸冲过来,又抡起脚,我得听师傅的话。便蜷膝抱起,护住要害,任喜儿爸爸踢打。

    打了我能有半分钟,有人过来拉架,把喜儿爸爸劝住了,我抬头一看,是商务车的司机。

    “哥、哥、哥,消消气,打坏了可咋整,”司机抱住喜儿爸爸的腰,把他推到另一边,“孩子年轻,难免做错事,他再怎么不对,也是二喜对象啊!”

    我从地上爬起来,还行,感觉喜儿爸爸并没有下重脚。

    “爸!”喜儿冲到爸爸身边,再次跪下,“你要打就打我吧!都是我的错!是我太喜欢他,才把自己给他的!”

    “闭嘴!要脸不!我打死你!”喜儿爸爸怒道,高高扬起手,又想打喜儿,被司机给抓住了。

    “董叔,你别拦着我爸!让他把我打死!把我们三口人儿都弄死得了!”喜儿几近撕心裂肺。周围的住宅楼,好几个窗口都探出了脑袋。

    “你!”喜儿爸爸愤然甩开董姓司机,又转向我,“滚!”

    我瞅了眼金喜儿,她冲我挤眼睛,我便点了点头。扶起坐在花坛边上的浩哥,离开这个高档小区,打车把浩哥送回了他租的房子。

    “你俩……啥时候的事儿啊?”进屋之后,浩哥皱眉问我。

    “……啊,那个,浩哥你好好休息,我这伤口还淌血呢,得去医院处理一下。”我打着哈哈,出了浩哥的家,浑身都是土,脸上、头上又有伤,我不敢走学校大门,怕被人看见丢人,绕到南墙外,趴着墙头往里瞅,正好是下课时间,操场上不少人,我便掏出烟,坐在河边,等上课铃响,我才翻墙进去,贴着墙根溜到医务室。

    安沐枫大夫正跟小护士聊天,见我灰头土脸地进来,吓了一跳,赶紧让我进屋。

    我撩起衣服,先让安大夫帮我处理腹部的伤口,等她用酒精棉擦掉血污才发现,伤口并不深,不用缝合。

    “你这是……刀伤吧?”安大夫皱眉问。

    我点头:“在外面遇见小混混了。”

    “多悬乎,这要是再深半厘米。就割到腹腔里面的大静脉了,亏得你肌肉厚实,”安大夫用纤长的手指戳了戳我的腹肌,“弹性还挺好呢!”

    “嘶!”疼得我一哆嗦,“轻点啊你!”

    “呵呵,该!让你不好好学习。就知道打架,听说你把我弟弟也给逼上梁山了?”安沐枫抱着肩膀皱眉问。

    他弟弟就是那个娘炮,安生,嗯……现在不应该用娘炮这个词来形容那小子了,我看的出来,安生身上有股子劲儿。跟我很像!

    “没有,他就是跟着我们锻炼身体,打架啥的我不会带他。”我解释道。

    “这还差不多!”安大夫挑了挑柳叶眉,又开始帮我处理头上的伤口,我的脑袋被绿毛的人用扳子给砸出血了,但并不严重。没流很多血。

    弄好伤口后,安大夫在我腰间缠上几圈纱布,问我脑袋缠不缠,我怕丢人,说不用,贴个创可贴就行了。安大夫也没有勉强。

    “大夫,手机借我用一下,我的被人给抢走了。”我说,我们四人的手机、钱包,都还在那帮家伙手里,之前从喜儿家到浩哥家打车的钱,还是浩哥管他家小区门口的超市老板借的。

    安大夫掏出手机递给我,我先给自己的号拨打,关机,只得给李金玉打,让他想办法弄一身干净衣服,送到医务室来。

    “咋了啊,东哥?”李金玉正在上课,压低声音问。

    “你过来再说。”我挂了电话,又按宋佳的号码,不过按到一半,我删掉了,浩哥会把事情告诉她的。

    过了能有五分钟,李金玉带着一身校服过来,我换上,告别安大夫,出了医务室,李金玉问我咋回事,我说你别管了,外面的事情,他知道我脾气,没有再问。

    回到班级,我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专心上课。

    程小卷也问我咋没上之前的两节课,我说出去办点事儿。但她眼尖,发现了藏在我头发里的创可贴(那里被安大夫剃掉了少许头发),问我是不是被人打了。

    “呵呵,对方比我伤得更严重。”我笑道。

    赵倩听见了,回过头来,狐疑地看向我,我冲她摇摇头,示意什么都别问。

    等到下午最后一节地理课快结束的时候,我一边听老师讲课,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到底是谁想要我的命!

    事实上,这个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萦绕,说不怕。那是假的,混归混,顶多被人捅两刀,甚至剁掉两个手指头,丢性命的事儿,我可从来都没想到,会是谁呢,如此深仇大恨,花十万块钱雇人来杀我,难道是村长?

    想瞎琢磨着,有人敲门,地理老师说请进,我依旧盯着黑板发呆,并未在意,可能是哪个同学上厕所回来了。

    可是门被推开后,我发现同学们的视线,都看向门口,我转头一看。居然是金喜儿!

    “老师您好,”喜儿装作很矜持地小声说,“我找张东辰同学。”

    “你……你是育才的嘛?”地理老师扶了扶眼镜框,皱眉问,喜儿穿的是县高的校服,明显跟我们不一样。

    唰。大伙的视线又都转向我这边,我刚要起身,却听喜儿站在门口说:“我县高的,是张东辰对象。”

    全班哗然!

    程小卷狠狠掐了我大腿一下,低声道:“谁啊她是?”

    “诶,她是县高四大校花之一。金喜儿吧!”不知道谁在后面喊了一声。

    全班再次哗然,还有吹口哨的,搞得我脸都红了,妈蛋的,有这么嘘自己老大的嘛!

    “不是对象,她找我有事。”我对程小卷解释道,故意把声音弄的比较大,让他们听见。

    程小卷冷哼一声,把脸别了过去。

    我无奈起身:“老师,我出去一下。”

    地理老师是个老同志,貌似很看不惯高中生搞对象,狠狠瞪了我一眼,用教鞭指向我:“张东辰,别以为你学习好我就不敢说你!好好想想,爸妈辛辛苦苦花钱供你上学,为的是什么!别耽误自己前程!”

    “是是,老师您说的对,我错了。”我冲他鞠躬苦笑道,还扯上爸妈了,说的好像我有似得。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