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君子报仇,何须十年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98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6-11-05
A A A A x
b B
    “想活命,别出声!”

    “草……张东辰?”混混惊讶道。

    我将报纸撸下去,用里面的东西在他眼前晃了晃:“小点声!我记得昨晚你没上程小卷。”

    “我没上,怕得病!”混混说。

    “嗯,那就饶你一命!”我薅着他的头发,狠狠撞向墙壁,混混一声未吭,身体顺着墙瘫坐在地上。

    昨晚那个房间里,一共七个人,都打过我,但上程小卷的只有四个人,除了这个混混,还有一个年龄很小的,估计是处,没敢上,剩下那个就是黄毛,他说早就玩够了!

    我放开这个混混,提着家伙进房间。轻轻将门关上,反锁,蹑手蹑脚地查看一圈房间,这是三室两厅,三个卧室里,都搭着上下铺。一共十二个铺位,应该是那个游戏厅给员工租的宿舍,其中六张床空着,剩下的六张床上,恰好是黄毛以及昨晚参与的那几个人!房间里有浓烈的酒气,地上的小桌子旁边,堆满了酒瓶、花生皮等杂物,想必是他们凌晨“凯旋”,意犹未尽,又喝了一顿,结果,早上起不来,被我连窝端!

    我先进没有黄毛的宿舍,床上两人,睡梦中,被我在大腿上一人捅了一下!

    俩人惊醒,大喊,我没理他们,快速来到第二个宿舍,这里只有一个人,已经被吵醒,正坐在床上,我直接扑上去,提膝撞向他的脑袋,咣的一声,他的脑袋又被撞在了床边的墙上,当即口吐白沫,栽倒。

    我又来到第三个宿舍,黄毛还有其他两个混混也都醒来,衣不遮体,看见我,惊慌失措!

    “张东辰,你要干嘛!”黄毛顺手抓起一只啤酒瓶,厉声问。

    “干你!”我狠狠地说,上前就捅,黄毛躲开了,爬到同伴的床上,躲在那个混混的身后,正是那个年龄最小、昨晚并没有参与轮x程小卷的那个小混混。

    “你滚!”我指向他,小混混两滚带爬地逃走,黄毛被我堵在床角,无处可逃。他急中生智,在床栏杆上敲碎了啤酒瓶,用瓶茬子跟我对峙,这时,房间里的另一个混混已经偷偷绕到我身后,以为我没看见他。突然抱住了我。

    我回肘击向他的肋骨,混混低声惨叫,松手,我转过身来,搂住他的脖子,在他大腿上连捅两下,一脚把他踹出门外,之所以捅两下,是因为,这个畜生昨晚弄了程小卷两次!

    身后有风声,黄毛扑过来了!

    我侧身躲避,他的瓶茬子刺空,手腕整个暴露在我面前,被我抓住,刺穿!

    “啊!”黄毛疼的跪在了地上,“饶命!饶命!我错了张哥!”

    我冷笑着,又抓过他另一只手,噗!

    “啊!”

    我将黄毛踹趴在地上,倒骑在他身上,按住他的腿,把他脚踝后面的两条大筋全给挑了。

    黄毛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有鼻息中带出来的哼哼声,我回到客厅,那个最小的混混并没有跑,正缩在沙发里,战战兢兢地看着我。

    “相机呢?”我问。

    小混混指向电视柜下面的抽屉。

    “给我拿过来!”

    小混混半走半爬地过去,拉开抽屉,找到相机,过来递给我,又跑回沙发上继续缩着。

    那时候还没流行数码相机。只那种里面装胶卷的老式相机,我将卡口抠开,从里面掏出胶卷,展开,使其曝光,我没用过相机,但是从书本上学过,这样胶卷就不能用了。

    “你不适合混,真的,回家去吧,学点技术啥的,比跟他们屁股后面瞎混强。”我对沙发上那个小混混说。他茫然地点头,目送我离开了房间。

    出来后,我把那个昏倒在走廊里的混混拽了回去,又转向那个小混混:“知道该怎么对外面说吗?”

    小混混摇头。

    “是你们自己内斗,相互打伤了对方!如果敢把我捅出来,我就把你们昨晚的事儿告诉警茶,看看谁坐牢时间长!”我愣着眼睛说。

    “不、不敢、不敢!”小混混终于肯说话。

    “还有,如果你们当中有人敢把昨晚的事情说出去,有损程小卷的名声的话,老子就重复一遍今天发生在这个房间里的事情!说到做到!”我发狠地说完,将刀戳进客厅门口的木质鞋柜上,出门,快速下楼。

    路过小区里一个垃圾桶,我把手套摘下丢了进去,我还没傻到会留下指纹!

    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出了小区,我打车回育才,正好赶上第二节课上课,我跟没事人一样,坐回座位,偷偷握了握程小卷的手,认真听讲,静静等待着后续事件。

    然而,一节课过去了。我并未听见警笛声,黄毛他们没报警,吃了这个哑巴亏,这很正常,毕竟,他们有更大的把柄抓在我手里。报警的话,无非是玉石俱焚。

    下课后,程小卷问我干吗去了,她的面色红润了不少,看似已经从昨晚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我凑到她耳边,轻声说:“你的仇已经报了。放心吧。”

    “啊?”程小卷倒吸一口冷气,“你把他们给……”

    “没有,让他们进医院了而已。”我笑道。

    “呼!”程小卷扑了扑胸口,“吓死我了!”

    我见赵倩回头,疑惑地看我,便没有继续跟程小卷聊天,起身出去,给李金玉打电话,说事情已经办妥,让他不用惦记。

    “哎妈呀,东哥,你都吓死我了!”李金玉跟程小卷一样的台词。

    “呵呵,你俩在哪儿?”

    “刚到宇哥家里。”

    “嗯,刚出院,先休息休息,一会儿把地址发给我,我中午过去。”我说。

    “好。”李金玉挂了电话。

    我看着手机屏幕想了想,还是觉得心里不踏实,准备再给李金玉打回去,让他留意一下黄毛那边的动向,突然感觉身边站过来一个人,我转头,是刘志杰。

    “杰哥,”我不冷不热地说,“有事吗?”

    刘志杰双手插袋,也不冷不热地问我:“谁出院了,王宇?”

    妈蛋的,我尽量措辞谨慎地打电话,还是被他给偷听到了。

    “不是,我舅舅。”我笑道,转身回了班级。

    第三节是英语课,宋佳的课,但来的却是政治老师,告诉我们宋老师脚扭伤,请假在家,由他代课。

    警茶还是没来抓我,这对我而言,是个好消息,也是个坏笑。

    好消息是,黄毛放弃走“正规途径”,让我免受牢狱之灾。

    坏消息是,黄毛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东山再起,把我往死里整!

    但我没有想到第三条,那就是黄毛认栽,出院后跑回老家,再也不出来混了,这是一个月后我从二虎那儿得到的消息。为了求证,我特意让浩哥开车,带我去了一趟建设镇,去黄毛家里看看,他脚筋被挑,落了残疾,只能坐轮椅,看起来很是凄惨,但我对他没有丝毫同情之意,有些人,不值得可怜!

    当然,这是后话,但,不是黄毛的结局。

    我出了校门,按照李金玉给我的地址打车去王宇家,王宇是单亲家庭,只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妈妈,不知道爸爸是谁,你应该能猜到他妈妈以前是做什么的,但这个阿姨挺厉害,从良后,拉扯王宇的同时,自己经营几个店,家庭殷实,从他家的室内装潢就看得出来。

    王宇妈妈很热情,给我们哥仨做了顿饭,很丰盛,可他妈妈不让我们喝酒,怕影响王宇伤的恢复。

    席间,王宇妈妈似乎很喜欢我,总给我夹菜啥的,惹得李金玉都嫉妒了,我猜,王宇妈妈肯定不知道是我把他儿子给弄进医院去的!

    吃饭之后,王宇妈妈去店里,三人开始商量如何归拢刘志杰,感觉这小子已经对我们起了戒心,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