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反杀的反杀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97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6-11-05
A A A A x
b B
    他俩怎么搞到一起去了!

    “谁骂我?”王海东回头,扫向超市外面,屋里的灯光亮,外面黑,而且超市门口人不少,他没能在第一时间发现我。

    “东哥,走!”李金玉也看见了龙歌,拉着我袖子低声说。

    “走个屁,都叫完号了!”

    王海东和龙歌并肩出来,很快将视线落在我身上,因为就我和李金玉戳在这里,其他人都散开到一边去了。

    “是你骂我?”王海东上下打量我一番。皱眉问,好像是把白天的事给忘了。

    “是!”我说。

    “啊!是你小子,”王海东拍了拍脑门,笑道,“怎么,皮子松了,想让爹给你紧紧?”

    我看了龙歌一眼,他跟不认识我似得,一脸漠然。

    我必须得看看龙歌的态度,虽然自己经过一个月的特训,但是宋佳跟我说过,我现在应该还打不过龙歌。他是跆拳道黑道,他的师傅,正是金馆长的父亲金波,全市有名的跆拳道高手。

    不过,看龙歌的样子,似乎是不想介入,那就好办了!

    “敢单挑吗?”我问王海东。

    “跟我单挑?你也配!”王海东朝地上吐了口唾沫。

    “那就是不敢咯?”我笑道。

    “操……好,我回去换双鞋,十分钟后,公厕后面小胡同见!”王海东转身走向宿舍楼,边走边骂骂咧咧的,“真他妈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哪儿来的小逼崽子,不知天高地厚!”

    “张东辰,你可以啊!”龙歌拍拍我肩膀,鬼魅一笑,也走了,围观的众人纷纷散去,我和李金玉离开现场,先行去公厕后面的厕所那边等着王海东。

    “东哥,会不会有诈啊?”胡同口,李金玉递过来一根烟,皱眉说。

    “管他呢,只要不是龙歌来就行。”我接过烟点着,明白李金玉的意思,他是害怕单挑变成群殴,王海东一群,殴我一个。

    一支烟还没抽完,王海东就出现了,身后跟着一大票人,老远我就看见,他脚下还是刚才那双鞋,回去换鞋是假,叫人帮忙才是真。

    “卧槽,果然叫帮手了!东哥,我也去叫人!”李金玉慌乱地说。

    “叫谁啊?不用,咱俩能应付的了!”我拉住了他,因为王海东身后只有七、八个人,对付他们我觉得没问题。

    在王海东身后,还零散跟着不少人,跟王海东一伙保持着距离,应该是听到消息。跑过来看热闹的。

    很快,王海东等人来到胡同口,还算爷们,手里没拿家伙。

    “说好了单挑,你带这些人啥意思?”李金玉扯着脖子问,先占领道德制高点。

    “单挑?你以为是小孩打架啊!哪儿那么多规矩。打得赢就行!”王海东得意地说。

    “从今天起,规矩得变一变,单挑,就是单挑!”我面不改色。

    “你算哪根葱,规律轮得到你定吗?”王海东楞了我一眼。

    “别哔哔了,到底打不打!”我皱眉,不耐烦道。

    “打得你满地找牙!兄弟们,上!”王海东手一挥,那七八个手下全都冲了上来。

    我佯装怯战,拉着李金玉退到胡同深处,靠在后墙上,免得腹背受敌。

    具体的作战过程不详细描述,李金玉现在虽然打不过我,但他毕竟曾是什么单挑王,战斗力自然不容小觑,而对面七八个,基本都是三脚猫,一分钟后,我和李金玉回到胡同口,抱着肩膀,冲王海东冷笑。

    王海东慌了,转身就跑,被李金玉追上,飞脚踹趴在地上,骑上去就是一顿暴揍!

    我走到王海东脑袋旁边蹲下,抓起他的头发,拍了拍他的脸蛋:“记住,我叫张东辰,别人叫我东哥,从今天开始,这院子里,只能有一个东哥,昂?”

    “草你妈的!记住喽!”李金玉又给了王海东一个嘴巴。

    “金子,走!”

    在围观群众讶异、崇敬、畏惧的眼神中,我和李金玉走向大门口,得赶紧逃。免得遭报复!

    李金玉出门后,直接打车回县城的家里,我回到王奶奶家,练了会儿铁砂掌,洗漱,熄灯睡觉。刚躺下,手机震动,进来条信息,是刘志杰的,问我是不是把王海东给打了,我没回他。

    过了两分钟。刘志杰的短信又进来:刚才王海东带一群人来咱们舍闹事,把大头给打了,现在去医院的路上,收到回复!

    我一个机灵坐起来,大头被打住院了?!

    “喂,杰哥。”我发信息速度慢,直接打电话过去。

    “嗯。”刘志杰应了一声,电话背景里有救护车的声音。

    “大头咋样?”我问。

    “脑袋开瓢了,被砖头砸的。”刘志杰说。

    “咋回事,到底?”

    “还能咋回事,”刘志杰笑了笑,“找你没找着,大头骂了他两句,就被打了呗。”

    我心思寻思,你他妈就看着大头被打啊,但我没说。

    “王东波现在在哪儿?”我问。

    “打完大头回去了。”

    “嗯,好好照顾大头。”我挂了电话,起身穿好衣服出门。

    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都关门了,我来到王海东他们楼下,抬头看了看二楼的遮雨檐,并不算高,助跑两步起跳,双手扒住,引体向上,翻上来,拉开二楼窗户钻入,这里是楼道,不知道王海东住几楼,我随手敲开一扇门询问。

    那个人告诉我。王海东在三楼,308房间,我上了三楼,虽然熄了灯,还是能听见几个房间里很嘈杂,毕竟是周末。他们明天还有半天也放假了,我来到308门口,推了推门,从里面锁着。

    我敲门,里面问谁啊,我没吱声,又用力敲门,然后,后退一步,站在门口等。

    里面传来拖鞋趿拉趿拉的声音,门打开,是个只穿裤头的男生,有点眼熟,脸上有淤青,应该是之前被我和李金玉在胡同里打过的人。

    走廊里有应急灯,所以他看我,应该比我看他更清楚,男生脸色一变。当时就要关门,被我一脚,连人带门给踹了进去!

    “操!谁啊!”王海东的声音!

    我没说话,借着门口透进来的光亮,奔着声音冲过去,对靠近暖气的下铺的被窝猛踹了三脚!

    “是那个张东辰。兄弟们,关门,别让他跑了!”王海东的声音,居然从头顶传来!

    妈的,打错人了,我本能地觉得。像王海东这种狠人都得住下铺!

    我抬起头,抓向王海东,他很贼,已经缩向最里面,我踩着下铺床板想上去打他,被他一脚踹中胸口。无奈只得下来!

    咣当,门不知道被谁给关上了,窗帘拉着,房间内顿时一片漆黑!

    “削死他!”王海东恶狠狠地说,很快,叫骂声、哀嚎声、拳脚声混成一片……

    大概过了五分钟,我踉跄来到宿他们门口,打开门,走廊里围着一群人,都穿着小裤衩。

    “出来了!出来了!”有人喊。

    “谁出来了?”有人问。

    “不知道啊,满脸都是血!”

    我擦了擦脸上的血,分开众人,挣扎着走向楼道口,头好晕,虽然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砸了,但肯定是金属物品,感觉像是搪瓷洗脸盆。

    “他就是那个张东辰吗?”

    “好像是他!”

    “把王海东一屋都给灭了?”

    “好像是啊!”

    “赶紧进去看看人有事没有!”

    应该都没有大事,虽然房间里很黑,但我下手还是有轻有重,别人都没怎么打,只不过王海东惨一些,被我薅着头发,撞了十几下墙,我不可能让他伤得比大头要轻,这是原则!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