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宁汉合流?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16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6-11-05
A A A A x
b B
    宋佳给金馆长打电话,让她派两个员工过来帮着搬家,距离很近,十分钟后,来了两个跆拳道馆的小哥,骑着三轮摩托车,帮小花把行李啥的拿走了,小花也着一起过去,金馆长在这边接待,不用我操心。

    “我就问你一句!”目送小花上车离开后,宋佳低声问我。

    “姐你问。”

    “你跟她到底做了没有!”

    “……真没有!”

    “哼!这还差不多!”宋佳挑了挑眉毛,抱起双臂。“我告诉你,张东辰,你要是敢把第一次给别的女人,我就把你给阉喽!”

    “那我应该把第一次给谁?”我不禁笑问。

    “明知故问,是吧?”宋佳白了我一眼,迈着猫步走向院门口。

    “哎,你什么时候……给我?”看着宋佳曼妙的背影,我忍不住问道。

    宋佳停下脚步,回头,莞尔一笑:“等你成了育才扛把子再说!”

    “一言为定?”我认真地问。

    宋佳犹豫了一下,认真地点头:“一言为定!”

    “好,给我半年时间!”我挥了挥拳头。

    “半年?你开什么玩笑!”宋佳又抹身走了回来。“你应该知道,这些年来从没有谁真正统一过育才,就连龙歌都不行,你半年就想完成霸业?吹牛不上税啊!”

    “那、那就一年吧……”我立马怂了。

    “我就是吓唬吓唬你,瞅你那德行!就半年,你要是不行,这辈子都别想碰我!”宋佳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王奶奶家。

    我欲哭无泪,这扯不扯,牛逼吹大了,不让我碰她,她又不让我碰别人,半年不立棍育才,就活该我守寡一辈子?

    说实话,我不服,半年确实有点短,因为半年后,我还在一年级,以龙歌为代表的那几个号称最强的,也还在三年级。

    虽然有难度,但是,我可以试一试。

    我追上宋佳,跟她并肩而行,还得回去上课呢,俩人默默走了几十米,宋佳突然拉住了我的手。

    “干啥?”我问。

    “不干啥,很久没跟你拉手走路了。”宋佳目不斜视地说。

    “噢……是啊。”我懵逼地点头,把手翻了过去,从她拉着我,变成我拉着她,其实就是谁的拇指在前的问题。

    上回拉着手走路,应该是七年前吧,宋佳经常带我去村头的小卖部买零嘴,那时候,她的手比我大,确实是她拉着我。

    当学校大门出现在我俩视野里时,宋佳假装去翻自己的包,自然而然地把她的玉手从我的手里抽了回去,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又把手机放回去了。

    “呵,你表停了?”我笑问。

    “没啊?”宋佳瞅了瞅表。又瞅了瞅我,这才反应过来,“你个坏蛋!敢揭穿我!”

    笑骂着,追打着,宛如回到孩提时的美好时光,可是。那道冰冷的校门,就像时空隧道的尽头,在两人迈步进去之后,关上了,把我们的童年,永远隔绝在身后,在这里,她是老师,我是她的学生,俩人恢复正常,一前一后,默默走向教学楼。

    等进了楼,离开保安视线后,趁着楼内没人,我又拉起宋佳的手,宋佳瞅我一眼,没有拒绝,就这样走到一年十班门口,两只手才依依不舍地松开,我推门进去,回到座位坐好,宋佳也进来,站在讲台后面,朗声道:“不好意思,同学们,我和张东辰同学回他老家办点事情,才回来,迟到了,现在开始上课。”

    “老师。”赵倩举手。

    “怎么了?”宋佳问。

    “这节是语文课……”赵倩起身,小声道。

    “啊?”宋佳一脸尴尬,赶紧回身看黑板旁边的课程表,“真是啊,我看没人上课,还以为是英语。”

    宋佳转回来,又问赵倩:“你们杨老师呢?”

    赵倩摇头:“不清楚。”

    “不来上课应该跟我说一声啊……”宋佳自言自语,掏出手机。脸色忽地变了,抬头看向我这边,“东辰,你跟我出来一下!”

    我赶紧跟宋佳出了教室,宋佳给我展示她的手机,里面有条短信。署名是晓瑜,时间是早上8点,内容是:吴磊说要殉情自杀,让我去红馆见他最后一面。

    此外,还有十几个未接来电,都是杨晓瑜的。之前宋佳跟我回去办事,把手机调成静音,一直没听见!

    “这都快十一点了还没回来,”宋佳皱眉,“吴磊的性格我再清楚不过,他绝对不会因为感情方面的事情自杀,杨晓瑜肯定是出事了!”

    “那赶紧叫人去救啊!”我说。

    “我手里现在没人,浩哥昨天就跟我请假,说今天要回老家去一趟,因为帮你的事情,耽搁一上午,现在他指定已经在路上了!”

    “你家不是还有其他保镖么!”我又说。

    “不行,那都是我爸的人,不能用!”宋佳斩钉截铁道。

    “为什么?”

    “不是跟你说过么,我爸和吴磊他爸是生意伙伴,他绝对不会允许我因为一个同事去搞吴磊。”宋佳解释道。

    “那我带李金玉去!”我说,现在也只能调得动金子。

    “红馆是吴磊的老窝,说不定他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明着抓杨晓瑜,其实是给咱俩设的局!”

    我琢磨了一下,还是宋佳老道,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吴磊想报复我和宋佳,应该已经想很久了吧!

    “姐,我倒是想起个人来,不知道行不行。”

    “你快说,谁?”宋佳着急地问。

    “吴天!”

    “你跟他熟吗?”宋佳皱眉。

    “不问问怎么知道,这样吧,姐,你先给杨晓瑜打电话。刺探一下那边的情况。我带李金玉去找吴天,如果他肯帮忙的话,咱们就在新时代汇合!如果他不帮忙,我再让李金玉想办法叫几个人来,然后留一个在红馆外面,实在不行咱就报警!”我说了自己的计划。宋佳点头同意,先行下楼。

    红馆,在县城正中心的繁华商业区,是一家综合性娱乐中心,挺大的,洗浴、桑拿、ktv什么项目都有,而新时代和红馆隔一条街,是一家卖卡带和vcd的小店,老板是李金玉他表哥。

    我回班叫李金玉出来,在门口简单跟他说了下情况,李金玉听完说:“东哥,吴天那么尖,够呛能帮忙啊,咱们应该多带点人去!”

    “是啊,所以让你找人呢,你不是在县城人脉广么!”

    李金玉苦笑:“我认识的都是些啥人,能顶个屁用啊!”

    “也是……”

    我挠了挠头,正一筹莫展之际。教室门被推开,刘志杰出来,手插口袋,靠着门框笑问:“你俩隔这儿曲咕啥呢?”

    “杰哥,杨老师被抓了!”李金玉不管不顾地说。

    “啊?”刘志杰一惊,“被谁抓了?”

    “吴磊。县城‘吴大疤勒’他儿子!”李金玉说,疤勒,就是疤痕的意思,东北这边,谁脸上有疤,就容易被人起外号。比如张大疤勒,李大疤勒之类,用在普通人身上,是一种蔑称,不过用在道上人身上,尤其是吴磊他爹这种江湖大佬的身上。可就算是尊称了,因为他脸上的疤,代表着他彪炳史册的战果!

    “卧槽!杨老师怎么惹上他了!我听说过吴磊,县城四少之一,长得人模狗样的,比他爹还阴险!”刘志杰说。

    “杰哥,之前的事情赖我,但现在你应该知道,为啥之前我选择退出了吧?”我眯起眼睛说,刘志杰远比李金玉聪明,昨天我先干翻了大头、二虎,又把王宇堵在宿舍里,将他的腿坐断,可谓心狠手黑,刘志杰应该明白我那么做的真实意图。

    “呵呵,你想说什么?”刘志杰笑问。

    “帮我这次忙,以后咱俩平起平坐,共同打天下,你看怎么样?”我建议道。

    “好啊!”刘志杰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回头向班级里喊,“你们几个出来!”

    呼啦啦,一下子出来了十几个人,我一看,不但有刘志杰的手下,更有原来跟王宇的人!

    敢情才一天功夫,他们都投靠刘志杰了!

    “你们先下楼,我再去把窦坤他们叫过来,至少能给你凑二十个人!”刘志杰勾起嘴角笑道,“从现在开始,你张东辰就是我们的老大!可别让我失望!”

    刘志杰说完,把手举了过来。

    “多谢杰哥!”我有点感动,跟刘志杰击掌,率众下楼,有这些人足够了,还找什么吴天啊!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