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魔鬼训练月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30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6-11-05
A A A A x
b B
    “小看谁啊?”小花骄娇地说,“俺爹年轻那会儿,可厉害着呢!”

    “呵呵,有多厉害?”

    “单手劈砖!”小花伸直白嫩手掌,划过空气。

    “那有什么,我练练也能劈得开。”我撇嘴说。

    小花微笑着扎开手掌:“五块!”

    “啊?”我心里一惊,农村的砖头遍地都是,我再熟悉不过,五块砖的厚度,用手劈开,那得达到少林寺武僧的水准了吧!

    “哼哼,厉害吧?”小花抱起肩膀,得意道。

    “快说说,叔是怎么练的?”我赶紧问。

    “用布袋装东西,放在小板凳上,用手反复地拍,”小花用手比划来,“一开始布袋里装的是土,后来换成沙子,最后用的是铁砂。”

    “铁砂掌?”我脱口而出。

    小花点头:“好像是叫这个名,不过每次俺爹练完,都得用药泡手,味道挺刺鼻的,俺问他为啥要泡,爹说不泡的话,手就废了,泡手比打铁砂更重要,那药的配方,是他从一个老头那里弄过来的,算是秘方,外人极少知道。”

    “那,叔练了多长时间练成的?”我又问。

    “记不清了,大概一个月吧,不过后来俺爹染上毒瘾,就荒废了,再没见他练过。”小花的表情黯淡下去,可能是想她爹了,再不好,那也是她亲爹。

    我隐约听说过这个练习方法,以前觉得是扯淡,现在看来,这种练习方法真的存在。

    很久以后,我拜访过一位所谓武林人士,他看见我手上的老茧,一眼就认出我练过铁砂掌,非要向我买那洗手药的方子,我嫌价低,没有卖给他。

    “那个药方,你家还有吗?”我问小花。

    “有呀!”

    “在哪儿?”我兴奋地问,“哎,不对,你家不是没了么。”

    六年前,小花从隔壁村来我家后,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债主搬走,房子也给扒了。

    “俺爹说那个药方挺值钱的,俺来你家前,爹把这个药方,还有俺家存折都缝在衣服里,带到咱家来了,不过俺谁都没告诉,嘻嘻!”小花偷笑。

    “……没想到你还有私房钱呐!”我笑道。

    “嗯,留着以后结婚当嫁妆呢,其实也不多,就几千块钱!”小花打开自己的行李,找出一件红色的小夹袄,小到她现在已经穿不进去,开学前收拾东西的时候,我问小花为啥要带这个小衣服,她说从小穿到大,有感情了,我当时也没多问,怪不得她舍不得扔,原来里面藏了贵重物品。

    小花展开夹袄,翻到内里,用剪刀在靠近腋窝的位置剪开,里面絮着棉花,已经有些泛黄,棉花里面,夹着一张老式存折,小花拿出存折,展开,从里面掉出一张红纸,就是过年自己家手写对联的那种红纸,一面红一面白。

    我捡起红纸,小心翼翼地展开,果然,里面用细毛笔写着个药方,还有具体的制药、泡药的方法。

    恕我不能把药方讲出来,不是怕你们偷师,而是担心有不法分子学去后,为非作歹,成为社会的祸患,见谅。

    这种药的功能,不是增强力量,而是消肿化淤,使得练习之后手臂的肌肉、筋骨快速恢复到正常水平。

    得到方子,我连夜去县城的二十四小时中药铺,照方抓药,回来配好,兑水,把手和手臂泡进去。

    效果确实惊人,第二天早上起来,两条手臂的酸痛感已经完全消失,可以继续练了,给我兴奋够呛,拧了半小时擀面杖才去上早自习,小花也去超市上班。

    李金玉今天来了,但没跟我说话,而且鼻青脸肿,肯定是昨天被王宇给归拢了,让他以后离我远点。

    也好,这样更能显得我退得彻底。

    上第一节课时,后座捅了捅我,从腋下塞过来个纸条,打开,是龙晓钰传过来的,不过内容跟她无关,晓钰替李金玉转告我,说他最近不方便跟我接触,但是,对我的忠心不会变,让我放心。

    估计李金玉不敢直接给我传,才找龙晓钰这个中间人。

    我提笔,给晓钰回过去十个字--告之:卧薪尝胆,厚积薄发。

    不多时,晓钰又传回一张纸条,两个字,加油,后面还画了个笑脸。

    我回头看向晓钰的座位,她正托着腮,笑吟吟地看着我。

    这个角度看,晓钰长得特别美。

    第二节下课后,我饿了,去超市买面包,发现小花不在超市,我问刘志杰的二姨,小花上哪儿去了,二姨眼色有些游移,说最近说头有点紧,雇不起小花,让她回去了。

    我没说什么,手头紧个屁,学校几千人,就这一个超市,东西又卖得比外面贵,都赚翻了,肯定是刘志杰让他二姨辞掉小花的。

    我出学校,回王奶奶家,果然,小花在家,正趴在床上哭。

    我安慰了小花一番,说没事,反正咱们不差钱,不用非得去打工,但是,在家里得时刻注意安全,机灵点,别让坏人,尤其是黄毛给欺负了,小花点头,说这样也挺好,又能跟哥一起住了,她自己住超市,晚上多少还是有点害怕。

    我回到学校找宋佳,说明情况,想让她给我开条子,再从住宿生变成走读生。

    宋佳犹豫了一会,低声说:“住外面倒是没问题,但你俩年龄还小,可别犯错误。”

    我明白她的意思,笑着点头:“姐放心,都一起住这些年,早习惯了。”

    我没跟宋佳说王奶奶屋子里只有一张小床的事实,她以为我俩分床睡呢,嘿嘿。

    拿了宋佳的条子,去教务处办手续,然后回宿舍,把行李搬到王奶奶家。

    再回学校,正好赶上下课,我去后面跟刘志杰说:“杰哥,我搬回去了。”

    “噢,好。”刘志杰淡淡地说,继续跟同桌聊天,不再理我。

    我回到座位,程小卷小声问我:“张东辰,你跟他们咋的了呀,他们是不是又打你了?”

    “没事啊,挺好的。”我笑道。

    “哎!干啥呢!”孙志突然吼了一嗓子,“草你妈的,再跟我嫂子说话,整死你!”

    全班立即肃静下来,我憋红了脸,攥紧拳头,忍受着他们无声的嘲讽,不过,很快我就松开手,翻开物理书,开始预习下节课的内容。

    中午,按照约定,我去离育才不远的县高找金喜儿,他们学校管理比较严,门卫不让我进,无奈,我只得去小卖部给浩哥打电话,让他通过金馆长要来喜儿的手机号码,辗转联系上她,说门卫不让我,请她来外面谈,金喜儿答应了,让我在校门口等着,大概五分钟后,她和一个美女手挽手出来,俩人都穿着校服,我向金喜儿招手,屁颠屁颠跑了过去。

    “哟,你男朋友啊!”金喜儿的女伴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

    “净扯淡,我怎么会找这么土的男朋友!”金喜儿撇嘴,“他是佳姐的远方亲戚,育才的,非要跟我学跆拳道,真是烦死了!”

    我苦笑着点头,嘴可真叼,不过我确实挺土,穿的还是从农村带来的衣服。

    “你们聊吧,我找我对象去了。”金喜儿女伴飘然而去。

    金喜儿自顾自地走向不远处的自行车棚,从里面推出一台漂亮的山地车:“会骑不?”

    “会。”

    “那走吧,你驮我。”金喜儿把自行车推给我,高冷地说。

    “去哪儿?”我皱眉问。

    “我姐的跆拳道馆啊,要不怎么教你!”

    我黑着脸上车,敢情叫我过来,就是给她当车夫的!

    路程不算远,五分钟就到了,金喜儿让那个迎宾小姐给我找了身跆拳道服,换上之后再学,等我换好衣服进了昨天那个练习室的时候,金喜儿已经在里面,她也穿着跆拳道服,双腿分立,两手叉腰,正冲我坏笑。

    浩哥居然也在,上身赤膊,下身一条运动短裤,也在冲我坏笑!

    我心叫不好,该不会是这两位师傅约好了,想一起搞我吧!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