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红浪漫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38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6-11-05
A A A A x
b B
    女人长得倒是挺好看,身上穿着一条黑色的、短到不能再短的连衣裙,肩膀上只有两根细带,胸口开得很低,挺诱人的。

    “哎,你干嘛呢!”我把女人从我身上推了下去,再没见识,我也能认出来,她是个小姐!

    我坐起来一看,还好,自己的裤带并未被解开,刚才女人只是坐在我腿上动来动去。

    “哟,小帅哥,害羞啦?”女人坐在床里面,翘起二郎腿,轻佻地问。

    “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里?”我皱眉问。

    “还能是哪儿,桑拿浴的啦!”小姐笑道,听口音不是本地的,好像是南方人。

    我打量一下这个房间,不大,除了这张小床,只有个电视柜,上面一台21寸彩电,播放着香港电视剧。

    “我衣服呢?”我嘟囔了一句,裤子在,但上身赤膊。

    “怎么,不干了啊?”小姐问。

    “没兴趣。”我冷声道,看见上衣了,被小姐坐在身下。

    我尝试将衣服抽出,但小姐伸手压住了它,皱眉问我:“你什么意思,嫌我老,还是嫌我丑?”

    “你不老也不丑,我有女朋友,不能跟你那个。”我无奈地说。

    “呵呵,你是雏儿吧?”小姐轻笑,松开了手。

    我抽出衣服穿上,没回答她,因为不知道“雏儿”什么意思,可能是她们这个行业的专业术语,我下床穿鞋,走向门口,得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到底是谁带我来的,这不是毁我清白么!

    “哎哎,小帅哥,就这么走了啊?”小姐问。

    “还有事?”

    “虽然没干,但我已经上了你的钟,钱你还是得给!”小姐笑道。

    “……多少钱?”我问,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钱包。

    “两百!”

    我打开钱包,里面只有一百多块。

    “能打个折不?”我厚着脸皮问,又没真干。

    “打折?你以为这是商场呐?”小姐挑了挑眉毛,抱起肩膀,“我告诉你,这是行规,少一块钱都不行!没钱来找什么小姐!”

    “我朋友在外面,他们会帮我结账。”我低声说,肯定是他们带我来的!十有八九,是李金玉那个家伙!

    “朋友?不是你一个人来的吗?”小姐片腿下床,把双脚踩进高跟鞋中。

    “怎么可能?我都喝断片儿了,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来的!”我辩解道。

    “那我不管,反正今天你不留下200块钱,就别想出桑拿浴的门!”小姐有点急眼了,指着我的鼻子叫嚣。

    我没理她,推门而出,大不了打个电话,让李金玉给我送钱来不就行了么。

    门外是条灯光昏暗的走廊,走廊一边,站着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另一边是封死的。

    我勾着头向西装男那边走去。

    “才进去两分钟就完事了?”其中一个西装男讥笑道。

    “小孩,没经验,练练就好了。”另一个家伙也笑。

    我从他们中间走过,不远处有楼梯,下去再说。

    “哎,你俩,别让他跑了,那小崽子没给钱呢!”小姐追来出来,大声喊道。

    “我操,吃白食吃我们家来了!给我站住!”身后传来黑西装的声音。

    我站住个屁啊,赶紧跑!

    可还没跑到楼梯转角,忽见下面的楼梯口,又出现两个西装男!

    “拦住他,这小子玩了霞姐没给钱!”身后的黑西装喊。

    “我没玩!”我只能硬着头皮往下冲,想借着惯性从两人中间冲过去。

    结果,失败了,我被他俩一个人夹住一条胳膊,死死钳住不说,还把我给拎了起来!

    “操,打!”上面那两个西装男下来,不由分说,把我堵在楼梯拐角,开始暴揍。

    “别打了!不就是两两百钱吗!”我喊道,“让我打个电话就把钱--”

    突然,我的脸,不知道被谁的皮鞋给踢了一脚,瞬间,满嘴腥味!

    “草你妈的,就是打你,怎么地!”

    “小逼崽子,没钱上这儿瞎骚勒啥啊?憋不住了在家打飞机!这他妈是你来的地方吗?”

    “我草你妈的,草你妈的!”

    四个人一边骂我,一边对我拳打脚踢,我嘴巴疼的没法说话,只能蜷缩身体,用手护住头。

    过了能有一分钟,他们许是打累了,纷纷停手,但骂声还在继续。

    我浑身剧痛,不知道伤得多严重,也不敢乱动,只好在地上蜷着装死。

    “呵呵,小样儿,这回知道大人的世界了吧?”那个小姐的声音从楼梯上面传来,我虽身体受创,可头脑清醒,她这话,似乎另有深意。

    “从后门拖出去,让他自生自灭!”小姐又下令,西装男将我从地上架起,拖下楼,拖过灯火辉煌的大厅,又拖出一条阴暗走廊,打开一扇小门,将我丢出。

    我双脚发软,直接瘫倒,趴在地上,缓了半天,才挣扎着爬起。

    左右打量,天已经黑了,这是条脏兮兮的胡同,两个蓝色的塑料垃圾桶,一左一右戳在我身边,散发出阵阵恶臭。

    我扶着墙站起来,一步一步挪向胡同口,胡同外面是条大马路,车流如织,街景很陌生,我没来过这片区域,不知道是县城还是市区,看建筑风格感觉像是县城。

    我没着急打车回学校,而是先绕回到这个桑拿浴正门口,想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转过墙角,没敢靠太近,因为大门口有很多保安,看起来门脸挺豪华,我往路边走两步,看见了,闪烁着的霓虹灯招牌上写着“红浪漫洗浴中心”七个字,下面还有7位的固定电话号码。

    我默默记下桑拿浴名字和电话,招手拦下一台出租车,打车回育才。

    在车里我检查了一下,都是拳脚伤,并未见血,不用去医院,等到学校,我偷看了一眼门卫室里的挂钟(手表不知道丢在了哪里),已经九点多了。

    怕小花担心,我没敢去超市,直接回宿舍,满屋子的酒气,刘志杰、大头、二虎他们都躺在床上闷头大睡。

    “东辰,回来了啊。”另一个同学说,他没参加白天的战斗,自然也没去喝酒,“呀,你咋了,被人打了?”

    这个舍友声音有点偏女性化,很尖细,把刘志杰给整醒了。

    “嗯?咋回事,东辰?”刘志杰揉了揉通红的眼睛问。

    “我还想问你们咋回事呢,”我没好气地说,“你们咋把我送到那种地方去了!”

    “哪种地方?你不是跟宋老师一起走的吗?”刘志杰说。

    “啊?宋佳?”我心里一惊。

    这时,李金玉听见我的动静,也跑了过来,他酒量好,并未喝醉,问过我伤情后,开始帮我“回忆”今天下午的事情。

    如上文所述,酒席没开始多长时间,我就喝多了,趴在桌上睡觉,他们知道我酒量,也就没管我,继续喝,这是三点多钟的事情。

    五点时,他们还没喝完,宋佳不知道从哪儿得到消息过来,问我们干啥了这么乐呵,李金玉知道我跟宋佳关系不菲,也知道宋佳支持我混,就把我们跟赵岩的冲突,还有帮助吴天打败钱天豪的经过,添油加醋地跟她说了一遍,自然没少强调我在里面发挥的作用。

    宋佳听完,不屑地笑了笑,说要带我走,李金玉便帮忙,把我抗进了宋佳的轿车里。

    “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宋老师咋还把你带那种地方去了呢?呵呵,是不是你趁着喝醉酒,对宋老师动手动脚来着,宋老师一来气,就把你给扔窑子里去了?”李金玉有点幸灾乐祸地说,这是他本性,并非恶意。

    当然不可能是这样,我都醉得不省人事了,怎么动手动脚,再说,我就是对宋佳那样,她也不至于干这种事,应该是另有隐情!

    “二虎,你门路广,帮我查查这个‘红浪漫’的老板是谁。”我转向趴在上铺的二虎说。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