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黑暗中不一样的烟火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00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6-11-05
A A A A x
b B
    好像是黄毛的声音,这些日子,跟杰哥他们几个整天见面,都很熟了。

    我用被子盖住小花,拉开窗帘,果然是黄毛,他正站在窗外,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应该是一口气从学校跑过来的。

    “咋了,孙哥?”我打开窗户问,黄毛大号叫孙艺兴。

    “杰哥被王宇给抓走了!”黄毛着急地说。

    “啊?抓哪儿去了?”

    “东、东方温泉!”

    “……那是啥地方?为啥抓杰哥啊?”我又问。

    这时,小花醒了,从被窝里探出脑袋,我又把她的头按了回去,因为此刻,小花身上只穿了一件捡我剩儿的跨栏背心。

    “哎呀,你别问了,打个车,司机都知道在哪儿!你赶紧去帮忙啊,我再去找别人!”黄毛说完,转身跑向门口,大门锁着,他翻过矮墙,又跑向学校方向。

    我撩开被子,看看腿上的纱布,犹豫五秒钟,还是决定去救杰哥,毕竟人家拿我当兄弟,更关键的,敌人是骂我垃圾,又泡程小卷的王宇。

    “哥,你真要去?”小花坐在床上,用被子裹着胸,皱眉问。

    “去看看,不是去打架。”我小心翼翼地穿上裤子下床。

    “那你小心点吧……”小花并未阻拦。

    等我一瘸一拐地从大门出来,黄毛已经没了踪影。

    我走到主街上,一大清早,路上没什么人,等了半天才拦下一台夏利出租车,问司机知不知道东方温泉,司机说知道。

    县城不大,大概七、八分钟后就到了,我下车一看,“东方温泉”四个大字很显眼,是个洗浴场所,不过比我们乡上的澡堂子可高级多了,门上挂着一把u形锁,还未营业。

    应该有侧门,我绕着东方温泉走了半圈,果然在一条胡同里发现了一扇防盗门,上面写着“员工通道,闲人免入”,门虚掩着,我扒门往里瞅,里面是封闭的,只有一道通往楼上的台阶。

    我顺手捡起半块砖头揣进怀里,未必用得到,起码心里能踏实点。

    顺着楼梯上到二楼,眼前是一条暗黑的走廊,走廊尽头有个人,背对着我。

    “杰哥?”我轻声问,问完就觉得自己好傻,杰哥被绑着了,怎么会站在这里?那人缓缓回过头来,咔哒,点着叼在嘴里的烟,借着打火机的光亮,我终于看清,是李金玉!

    我不由得心里一惊,他现在不应该在家里养伤么,怎么蹽这儿来了?

    突然,脚下传来“咣”的一声,瞬间漆黑一片,防盗门被人关上了!

    “我就是我,黑暗中不一样的烟火。”李金玉悠悠地说。

    “草你妈!”

    “呵呵,傻逼,给我打!”

    妈的,中计了!我不顾腿上有伤,码着楼梯扶手,赶紧往楼下跑,跑到防盗门口转动门把手,是坏的!

    楼上传来密集的脚步声,啪的一声,头顶的灯泡亮了,几个穿着迷彩服的家伙出现在楼梯口,至于吗,打人还调动军队?不过我很快意识到,他们不是士兵,而是军训的学生,但这五个打手,好像并非王宇手下,我一个都不认识。

    他们见我无处可逃,面带笑意地向楼下走来,不是善意的笑,如果狼会笑的话,就是狼群将一只小羊逼到绝境的那种笑,尤其为首的那个家伙,每下一阶台阶,就弹一下腿,相当嘚瑟。

    我紧张地靠着门,将半块砖头藏在身后,心中犹豫,到底应该负隅顽抗,还是举手投降?刚才李金玉已经下了命令,让他们打我,所以不管我反抗与否,都躲不过去这顿揍,那还不如痛痛快快地打一架,可对方有五个人,都长得人高马大,怎么打?

    不经意间,我瞥了眼头顶亮着的灯泡,就是那种透明的白炽灯。

    这里很黑,要是把灯给打掉的话,我或许能趁乱逃出去,当然,我指的不是逃到外面,而是逃到楼上,李金玉在二楼,所谓擒贼先擒王,五个打手都下来了,现在李金玉身边未必有人,只要我想办法控制住他,不就解除危机了么!

    说干就干,我掏出砖头,瞄准头顶的灯泡扔上去,第一次没打着,倒是给他们几个吓了一跳,都停下脚步。

    我接住砖头,又扔一次,嘭的一声闷响,我赶紧闭眼,用手挡住脸,少许灯泡碎片落在了我的头发上。

    “有种下来打老子啊!”我睁开眼,在黑暗中挑衅他们。

    “草你妈!”他们被激怒,脚步声越来越近。

    “干死你们,操!”我又骂了一句,然后蹲下,摸到那块砖头,靠在墙角里站着,伸出一条腿。

    “哎呀!”一个家伙被我绊倒。

    “妈的,人呢?”

    “这儿呢!”我说,话音未落,便循着刚才的声音,抡砖头砸了过去。

    “啊!”那家伙一声惨叫,我不敢恋战,趁着他们混乱,猫腰钻向楼梯口方向。

    “逮着他了,打!打!”

    噼里啪啦,一顿拳脚。

    “哎,哎,别打了,一群傻逼玩意,打我干啥!”

    “呀,他是不是上楼了?”

    “不好,李哥自己在上面呢!赶紧回去!”

    此时,我已经蹑手蹑脚地运动到楼梯拐角,既然计策被他们识破,就只能比比谁腿脚更快了!

    等我冲上二楼,走廊尽头的烟头还在亮着。

    “这么快打完了?”李金玉疑惑地问。

    我没吱声,握紧砖头直接跑到李金玉面前,照着他脑袋就砸了下去,让你装逼,还他妈的黑暗中不一样的烟火!

    “啊!”李金玉的烟头掉在地上,想跑,被我从后面搂住了脖子。

    “再敢动一下,老子攮死你!”我从口袋里摸出钥匙,顶在李金玉后腰上,假装是把刀。

    “张哥!张哥!别冲动!别冲动啊!有话好好说!”李金玉吓得双腿瘫软,跪在地上,我也跟着他蹲下,依旧紧紧控制住他,感觉胳膊上像是有虫子在爬,应该是他脑袋被砖头开瓢,淌血了。

    “李哥!”那帮打手追了上来。

    “让他们滚蛋!”我低声道,同时用钥匙狠狠戳了他一下。

    “滚!都给我滚!”

    “李哥!”

    “滚啊!他用刀顶着老子呢!”李金玉几近哀嚎。

    打手们一听说有刀,吓得纷纷向后退却。

    “把门打开,送我出去!”我又说,既然李金玉能关门,肯定也能开门。

    “好!好!”李金玉的手突然摸到了我的腰。

    “干啥呢!老实点!”我快速躲开,握着钥匙的手,再度加力往里捅。

    “哎哎!我掏手机呢!你他妈小心点啊,会出人命的!”

    “呵,反正老子未成年,就是杀人也死不了!攮死你,我他妈也省心了!”我冷笑道。

    李金玉没敢吱声,喉咙滚动,掏出个什么东西,蓝光闪现,是个手机,翻盖的,看上去挺高档。

    “喂,周哥,把门打开!”李金玉播通一个号码,颤颤巍巍地说。

    “再叫一台出租车来!”

    “再叫台出租车停门口。”李金玉又说。

    “起来!”等李金玉打完电话,我把他拽起来,贴着墙慢慢向楼梯口移动。

    下面的门已经打开了,有光亮,我先让那几个打手滚出去,然后押着李金玉下楼,果然有台出租车停在门外不远的地方。

    我怕手里的钥匙被他们发现,倒着走到出租车旁边,就在我回手开车门的时候,李金玉猛地挣脱开我的胳膊,连滚带爬地跑向那几个打手方向,边跑边喊:“给我弄死他!”

    我拉开车门上车,用钥匙顶住司机的脖子:“开车!”

    司机吓得一哆嗦,快速起步,轮胎发出尖利的叫声,很快便将追来的打手们甩远。

    “去育才高中,快点!”我瘫坐在后座,低头看,腿上伤口早已崩裂,渗出裤子不少血。

    司机拐弯,离开那条胡同,却突然来了个急刹车,差点把我荡到前面去,我正要骂,却见前方的路上,横着一台黑色轿车,完全挡住出租车的去路,我又往后看,那几个打手也追上来了!我赶紧下车,拼命往前跑,想从轿车后面的缝隙钻过去,才跑出几步,轿车车门打开,下来四个穿黑西装的成年人,人手一根暖气管子。

    我心里一凉,这回完了。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