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春暖花开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65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6-11-05
A A A A x
b B
    小花跟我说这话的时候,非常认真,柔情似水,不过我看着她脸上的那块暗红色胎记,却只有恶心的感觉,老子才不要这么丑的媳妇呢!

    我打心眼里想赶她走,可是村长说了,小花离开的话,至少要把5万抚恤金分给她2万,我心疼爸妈用命换来的钱,还是忍了,就当养个免费佣人好了。

    父母双亡,但生活还得继续,村长怕我俩乱花钱,把抚恤金扣下了,每个月固定给我们300块钱生活费,如果遇到大的开支,得单独找村长要。

    小花已经变成了16岁的姑娘,一个月、一个月地扔家里,我怕她被村里几个游手好闲的小青年欺负,便不再住校,开始骑自行车走读,并非是我对小花的态度有所改观,只是担心有人给我戴绿帽子。

    有天晚上,等我在炕上写完作业,已经快十一点了,小花捏着衣角凑过来,说想跟我说点事儿,我做题做的脑袋疼,不耐烦地说有事儿明早再说,小花没走,自顾自地说了一句:这几天白天,村长老上咱家来,一坐就是半天。

    我说,那是他关心咱们,村长人挺好的。

    小花欲言又止,咬了咬嘴唇,转身给我打洗脚水去了。

    又过了几天,我放学回来,正好看见村长背着手从我家大门出来,嘴里叼着个牙签,表情美滋滋的,我赶紧跟他鞠躬问好,村长瞥了我一眼,打个哈哈就走了。

    回到家进屋,我看见炕上散铺着被褥,小花正收拾饭桌,满屋子酒气,我问:村长让你请她喝酒了啊?小花转身过来,满脸泪痕,我问她咋了,小花说没事,一边抹眼泪,一边继续收拾。

    我有点不高兴,数落了小花一顿,她平时就抠,自己一件衣服都不舍得买,肯定是心疼这顿酒钱,但村长是俺们恩人,要不是他帮着跟包工头谈判,能得5万抚恤金么,请人家喝顿酒咋了?

    我批评她的时候,小花一直没吭声。

    那天晚上,小花呜呜地哭了一宿,我骂了她两句,让她上西屋自己哭去,免得影响我睡觉,老子第二天还得上学呢!

    从那天开始,小花可能知道我烦她,没事儿很少在我眼前晃悠,只是默默地做事,晚上睡觉也离我很远,不知怎么的,我感觉小花像是一下子成熟了很多,不再那么笨手笨脚,把家里的一切都搞得井井有条,饭菜也不像以前那样难吃,原本冰冷的家里,因为她的操持,渐渐恢复了往日的暖意。

    有好几次,我看着小花忙碌着的瘦弱身影,都想跟她说声谢谢,但我脸皮薄,始终没能说出口。

    快中考之前的一天,放学的时候,我同桌刘健往我书包里塞了张vcd碟片,让我回家看,还说是特别好看的电影,叫我最好跟小花一起看。

    刘健跟我同桌三年,去过我家,认识小花,也知道她跟我的关系。

    我没当回事,等回家写完作业,洗脚上炕准备睡觉的时候,才想起这张碟来,我寻思这半年小花一直操持家务,挺辛苦的,让她一起看就当奖励她好了。

    把碟片插入尘封许久的dvd机里,连上电视机,画面刚一出现,小花就捂住了眼睛,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看了能有两分钟,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蹦出来了,赶紧关掉。

    小花把自己蒙进被窝里,只露一双白嫩的小脚丫在外面,因为宋佳的缘故,我对女生的脚有格外的好感,小花虽然长得丑,但脚丫特别好看,我盯着她的脚出神地看了一会儿,脑海中尽是刚才电视里的画面。

    初一那年我就“来事”了,也大概知道些男女之事,但我一直觉得只有坏学生才会去关注这些肮脏的东西,我可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何况,小花又长得那么丑,我只当她是妹妹,对她绝对没有过那种想法。

    可那天看过碟片后,我第一次对小花有了异样的冲动,挣扎了足有一个小时,我到底还是没忍住,慢慢爬过去,掀开小花的被子,欲念战胜理智,我甚至觉得她脸上的那块暗红色的胎记,都变得没那么难看了。

    小花也没睡着,瑟缩在被窝里,惊恐地看着我,好像知道我想干啥,可就在我靠近她身体的时候,小花突然抓住我的手,咬着嘴唇说:狗剩哥,俺脏!

    我说没事,俺也没洗澡。小花突然扑进我怀里,死死地抱住我的脖子,嚎啕大哭,哭的撕心裂肺,山崩地裂,村里大半的狗都被她吵醒,嗷嗷直叫唤。

    不多时,隔壁的王铁柱翻墙头过来,敲我家窗户骂道:大半夜的嚎啥,你爹诈尸了啊!

    我挺害怕王铁柱的,就没敢吱声,默默爬到炕头熄灯,心中的欲念,也被窗外那声吼吓得彻底熄灭,王铁柱又骂了几句才走,我躺在炕上仔细想想,可能作为小女生,小花对这种事天生比较抵触吧。

    自责了半宿,我昏昏睡去,次日早上起来,小花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似得,照例做好早饭,把我要穿的衣服整齐地放在炕边,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也没跟她道歉,只是吃饭的时候随口说了句,今天做的挺好吃,小花开心得差点蹦起来,把菜里的鸡蛋都夹到我碗里,让我多吃点。

    临上学的时候,小花追到大门口,扶着门框,半低着头,略带娇羞地说:狗剩哥,俺早晚是你的人,你别着急好吗?

    我点了点头,片腿上车,一溜烟骑出家门,脸红的要死。

    半个月后,我考上了县里育才高中的公费生,县城离家将近百里路,不能继续走读了,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晚上,我正愁该怎么办,小花过来跟我说:“狗剩哥,要不俺跟你上城吧,在学校外面租个便宜点的房子,俺还能继续照顾你……”

    “谁用你照顾!”我习惯性地白了她一眼。

    “噢……俺说错话了,你别生气。”小花眼里噙着泪,委屈地转身走开。

    “动不动就哭鼻子,还能有点出息不?”我又骂了她一句,不过仔细想想,确实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带着这个拖油瓶一起去念高中。

    当然,自己的面子不能丢,所以8月底我才告诉小花,说是村长非要让我带她一起进城,小花表情很疑惑,但马上高兴起来,可能因为她从小到大,只有那次跟爸妈去南方打工,才离开过农村一次,对城里的生活很是向往。

    俩人扛着行李,提前一天去学校,在附近租了间平房,房东是个老奶奶,姓王,儿女都在外地,自己住三间房。

    我跟王奶奶说我和小花是兄妹,父母双亡,我来县里上学,把妹妹一个人扔家里不放心,就带来了,王奶奶人很好,只收我们五十块的月租,将西屋租给了我们,中间的厨房共同使用,可是西屋没炕,只有张一米五宽的小床,幸亏我跟小花都比较瘦弱,挤挤也能睡。

    次日开学,按照新生指南流程,我跟四十多个不认识的新同学,坐在高一·十班宽敞明亮的教室里,等着班主任来给我们开见面会。

    铃声响过不久,门被推开,原本叽叽喳喳的教室瞬间安静下来,走进一位穿着黑丝长袜、高跟鞋的美女老师,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留着栗色的大波浪发型,长得贼漂亮,身材贼火辣,而且,看上去年纪比我们大不了几岁的样子。

    咦,咋感觉她有点面熟呢?

    美女老师站在讲台后面,扶了扶眼镜框,莞尔一笑:“大家好,我是你们这学期的班主任,叫宋佳,请多多指教!”

    “姐?”我失声叫道。

    因为我坐在教室靠窗第二排,离讲台只有两米远,声音虽不大,可还是引起了宋佳的注意,不过她的表情看上去很平静,转头过来,冲我轻笑:“呵呵,张东辰,你都长这么高了啊?”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