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无所不用其极(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0 书名:《爱生暖冬》    连载中 2018-10-11
A A A A x
b B
    谭瑜之也不是冷血的人。

    看着盛锦年最近被一再刺激,觉得好笑的同时,当然也是会同情他了。

    谭瑜之安抚的笑着,开口:“这不值得生气的。”

    盛锦年却抓住了谭瑜之的小手,放在唇边亲了亲,很是在意的黑眸深深,直接盯着谭瑜之。

    “宝贝,这很值得。”

    “……”

    “就真的这么想结婚?弄点人尽皆知,旁人都即使想要帮你,但是他们根本也帮不上忙。毕竟,我爸妈可不是会被网民们逼迫就同意的人。”

    “我知道,可是,不试试怎么知道不会成功?也许有可能呢。”

    “万分之一?”

    “那也值得。”

    谭瑜之也是真的无话可说了。

    盛锦年如今执着于结婚这事儿,好像是钻进了一个死胡同了,非要达成他的目的。

    也许,最初的结婚的意念,到如今的得不到,已经成为了一种执念了,而不是他真正的想要结婚的心意。

    谭瑜之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她不多说,多说了,盛锦年也不会听的。

    谭瑜之越发觉得,盛锦年就是一个非常固执的人,而他的固执,源于他性格里的缺陷。

    不那么明显,却在日常中,越来越明显的表现出来了。

    所以,她劝也没有用。

    只给盛锦年一个笑容,一个祝福。

    “那就祝你好运了。”

    盛锦年盯着小女人,她倒是轻松的将事情都推给了父母。

    现在看来,她真是一点都不着急,一点都不怕他着急?

    盛锦年忽然抱紧谭瑜之,将她扯入自己怀中,大手在她的腰上用力一按,两人细密的贴合的抱在一起。

    谭瑜之抬眸,盛锦年幽深的黑眸,闪着某种锐利的光芒。

    “怎么?”谭瑜之开口询问。

    而盛锦年盯着她好一会儿,才忽然一笑,摇头。

    “没怎么。不过,宝贝,你怕结婚?”

    谭瑜之想了想,摇头,“不怕,但是对此没有什么感觉。恋爱和结婚,大概就是一个意思吧。我们现在关系,挺好的。”

    谭瑜之更觉得,投入婚姻中,需要的责任感更重,她虽然说不怕,但是不一定会想要如此快的尝试,或者是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这么个能力,去承担这份责任。

    谭瑜之双手抱住盛锦年的腰,在他怀中仰头,“有点冷了,我们回去吧?”

    盛锦年大手抚摸着她的后背,安抚的拍了拍,这才应了跟她重新回了家里。

    晚上,盛锦年继续耕耘,似乎想要把自己没有得逞的心思,都用在了晚上的床上时间。

    谭瑜之也如此包容着他,算是体谅他不顺的心情。

    在齐尔尔没有了孕吐之后,开始进入能吃能喝的阶段的时候,谭慕城夫妻也终于从外面旅游回来了。

    说是旅游,其实也是被盛锦年给逼的。

    他们回到帝城,都是悄悄的行动。

    乔冬暖回到家,不由得吐槽,“弄的我们跟做贼一样,好像见不得人。”

    长途飞行本就有些疲惫的,结果回了家里,还是要怕被人发现一样,真的是不太痛快。

    她一回来,就扑到了沙发上,懒洋洋的,吐槽着。

    谭慕城坐在她身旁,家里的人汇报着这段时间的重要事情,当然,重要的都是盛锦年每周一次的报道,也是风雨无阻了。

    “先生,太太,盛先生这昨天刚走。”

    乔冬暖看了眼谭慕城,扯扯嘴角。

    “这倒是够有毅力的。”

    谭慕城沉吟着,并没有多说什么。

    “我觉得吧,盛锦年这么个心黑的,表现的这么诚恳的来求婚,好像我们谭家欺负他一样。要不是瑜之真的喜欢这个男人,我真能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乔冬暖见识过谭慕城的腹黑,见识过自家儿子的腹黑,可是盛锦年的黑,却比他们两个人,还狡诈。

    这简直是乔冬暖不喜欢的样子,无所不用其极的感觉。

    这样一个男人,总给人感觉不可靠,不踏实,也就瑜之自己能够HOLD的住,不然乔冬暖是不会同意的。

    “你说,我们要是拖着拖着,盛锦年会不会不耐烦,然后跟瑜之分手?”

    谭慕城轻笑,手指点了下乔冬暖的额头。

    “你想得美。”

    乔冬暖哼了声,“我也就想想。哎呀,我好累啊,不想洗澡。”

    这么长途飞回来,首先应该洗澡放松,然后睡个觉。

    但是,乔冬暖指头都不想动一下。

    她只是这么叫着,但是谭慕城却一下子将她抱起来,往楼上去。

    “哎呀,谭慕城,你快放我下来,你怕不是要摔死我吧?”

    这么大年纪的老头了,乔冬暖可不放心。

    可是,她也是担心谭慕城的身体而已。

    但是,谭慕城却冷冷的低头,看着她,“乔冬暖,我还没有老的不能动弹,再老我也能抱动我的女人。”

    乔冬暖却是老脸一红,哎呀呀,她家老头,到这个年纪了,还是这么霸道,还是这么帅气。

    她抿唇笑着,不让自己表现的太花痴,毕竟他们老夫老妻了,她要是太夸张,就显得不庄重了。

    抱紧谭慕城的脖子,乔冬暖安静下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谭慕城黑眸微闪过笑意。

    乔冬暖恢复精神,已经是第二天了。

    没想到,他们夫妻这才刚回来第二天,就又有不速之客上门了。

    来的不是盛锦年,但是比盛锦年分量还重。

    是在谭慕庭陪同下的一位老首长,当然,他不是来看谭慕城和乔冬暖,是为了给盛锦年说媒,帮忙盛锦年求婚的呢。

    盛锦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搭上了这位老首长,不知道什么时候说动他来帮忙求婚,反正,谭慕庭陪同老首长来了之后,他们所有人都得客气的陪着,聊着,最后老首长说了盛锦年各种好话,希望谭慕城夫妻还是能够同意。

    当然,他没有直接逼着谭慕城现在就同意,可是这位老首长也不是一般人,人家都出马了,再拒绝人家,总有些不好吧?

    就这样,谭慕城和乔冬暖,怀着自己心中各种的复杂想法,送走了老首长之后。

    乔冬暖看了看谭慕城,谭慕城阴沉着冷峻的脸庞。

    她赶紧开口安抚,“别太生气,媒人嘛,自古以来都是有的,这很正常。只是没想到,盛锦年竟然请了这么大一尊,他倒是这么有本事啊,我也服了。”

    “行了,你生气也是白生气?老先生都说了,他不勉强,只是作为说客来撮合一下。关键还在于我们自己,想同意就同意,不想同意就不同意。说起来,我都要被气笑了,这男人,为了咱们女儿,如此下心思,也行了。”

    谭慕城却冷冷的道:“手段过分。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