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昨天夜里走了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4 书名:《顶级宠婚:闷骚老公坏死了》    连载中 2018-10-11
A A A A x
b B
    沐暖暖说的话都是自己的真实感受,她整个人都快要被自责淹没了。

    慕沐小的时候,沐暖暖就没有保护好她,后来好不容易找回来了,她却又在医院里躺了三年没去照顾慕沐,现在又让她被抓走了……

    慕沐是被人抓走是谁都料想不到的,但她做母亲的,是一定有责任的。

    时夜听了沐暖暖的话,面色似是有些动容,但却仍是说道:“少爷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正是因为他不会让我这么做,所以我才会请求你放我走,沐沐她才三岁,如果换作是你自己的孩子,如果你是我,你肯定也会做出跟我一样的决定。”

    沐暖暖的语气变得有些急切起来。

    时夜转头朝楼上看了一眼,沐暖暖也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上去,说道:“慕霆枭被我打晕了,一时半会儿不会醒过来。”

    时夜沉默了片刻,终于还是妥协了:“你走吧。”

    慕霆枭骨子里对她就有些偏执,把她看得比什么都重,她和慕霆枭是说不通的,慕霆枭也不可能听得进去她说的这些话。

    好在时夜能听得进去。

    “谢谢。”沐暖暖转身要出去,又猛的想起什么似的,回头问他:“沐婉琪呢?”

    时夜说道:“她还在地下室。”

    沐暖暖抿了抿唇说:“我想去看看她。”

    时夜带她去了地下室。

    只不过,在进地下室之前,时夜出声提醒她:“少夫人,小心台阶。”

    他说完,就在前面替沐暖暖打开了门,侧身站在一旁,恭敬的等着沐暖暖进去。

    沐暖暖微微顿了一下,就明白过来时夜话里的意思。

    她抬脚走了进去。

    地下室里其实很整齐,放的东西不多,有一张临时搭成的木板床,沐婉琪就睡在上面。

    沐暖暖走近之后,原本闭着眼睛的沐婉琪,猛的睁开了双眼。

    沐婉琪的双眼聚焦在沐暖暖身上之后,咬牙切齿的出声叫她的名字:“沐暖暖!”

    沐婉琪说完,就扭着身子要爬起来,只不过她费了一翻力气,也没能起来。

    沐暖暖微眯着眸子,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沐婉琪是被慕霆枭下了药,还是之前她被沐婉琪抓走,沐婉琪给她下的那种浑身无力的药。

    “这么多年了,你一直都没变。”沐暖暖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温度。

    沐婉琪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过,小时候就跋扈蛮不讲理自私至极,长大之后更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不惜和别人联合起来对付一个孩子。

    不管沐婉琪经历过多少事,都本性难改。

    “你也一样,从小到大……”沐婉琪冷笑一声,语气特别的狠:“都这么贱!”

    沐暖暖心底早就已经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已经不会再被沐婉琪的话引起任何的情绪反应。

    她嫁给慕霆枭之前,在沐家的那些年里,也曾真的将沐婉琪当成亲人过。

    可是,在沐婉琪心里,完全记不住任何人的好。

    沐暖暖笑了一声,语气有些散漫:“我知道了,等我走了,你就留在这里慢慢享受吧,我相信慕霆枭会有很多种折磨你的手段。”

    慕霆枭折磨人的手段,沐婉琪是体会过的,她一听沐暖暖这话,整个人的脸色就变了。

    “你要做什么?”

    “我当然要去救我的女儿,而我走了,慕霆枭会怎么对你,我就不知道了。”沐暖暖说着,似是觉得很有趣一般,低低的笑了一声。

    随后,沐暖暖转身往外走。

    身后传来沐婉琪惊恐的声音:“沐暖暖你给我回来!”

    沐暖暖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时夜将她送到别墅门口,还给了她一把车钥匙。

    沐暖暖看着手里的车钥匙,整个人都有些愣住。

    时夜看出她的疑惑,说道:“纸是包不住火的,少夫人知道这些事之后,肯定不会什么都不做。”

    时夜能一直做慕霆枭的特助,又岂是寻常人。

    他又比慕霆枭年长,处事通透,能摸透慕霆枭的性子,自然也能摸透沐暖暖的性子。

    这时,时夜又补充了一句:“我会派人暗中跟着你。”

    “好。”沐暖暖也不再多说,直接驱车离开了。

    时夜看着沐暖暖的车消失在夜色当中,这才转身往别墅里走。

    值夜的保镖被汽车的声音惊动,已经朝别墅大门走了过来。

    他们看见是时夜,就问道:“时特助,这么晚了,是少爷出门了吗?”

    “没你们的事,你们回去吧。”时夜不作一丝停留,径直从他们身旁经过。

    时夜直接去了楼上,在慕霆枭的卧室门口站了一会儿,才回了房间。

    ……

    慕霆枭醒来的时候,感觉脖子有点痛。

    脑袋里在短暂的放空之后,之前发生的事一下子就涌入了脑海,他猛的翻身下床。

    这时,天光已经大亮,已经是清晨。

    慕霆枭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快步走到门口,一边打开门一边吼道:“沐暖暖呢!”

    房门一打开,门外站着的就是时夜。

    他看见慕霆枭,就恭敬的弯腰叫了一声:“少爷。”

    慕霆枭的一只手还扶在门框上,看见时夜站在门口,他已经猜到了什么,扶着门框的手不由自主的收紧,嗓音里带着刚醒的沙哑:“沐暖暖呢?”

    “少夫人昨天夜里走了。”时夜如实相告。

    慕霆枭没说话,死死的盯着时夜,目光锐利极了,像是要将他看穿。

    时夜虽然也觉得自己放走沐暖暖的做法没有错,可是慕霆枭却不可能像他这样想。

    他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不敢和慕霆枭对视。

    半晌,慕霆枭抬脚踹了他一脚:“滚!”

    这一脚踹得有些狠,时夜疼得闷哼了一声,忍着疼没说一个字,也没替自己辩解。

    这种时候,那些辩解对慕霆枭来说,只是废话而已。

    慕霆枭没再多看时夜一眼,回房换了衣服出来,时夜还在门口。

    他走到时夜跟前,阴沉着一张脸问道:“她现在在哪儿?”

    他是何等聪明的人,自然知道时夜做事的习惯。

    时夜这么谨慎,他放沐暖暖走,引那些人主动找沐暖暖,自然不可能不做安排。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