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期待婚姻套牢她(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8 书名:《爱生暖冬》    连载中 2018-10-11
A A A A x
b B
    谭瑜之并没有继续问下去,但是,盛锦年却在两人滚完床单之后,主动又提起来了。

    盛锦年抱着裸身的谭瑜之,低头,亲吻着她的肩头。

    声音低沉嘶哑,还有些许的喘息。

    “宝贝,我亲眼见到母亲,在我面前日益消瘦,最后,吃了安眠药自杀的。”

    谭瑜之心中一惊,没有说话。

    盛锦年继续说着,“不过,我早有预感的,她肯定会撑不下去的。所以,她走的时候,我一点都不意外。当时看着她的样子,我也很冷静,眼泪都没有落。她走了,是解脱,我替她高兴。”

    谭瑜之实在不会安慰人,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男人。

    盛锦年深吸了一口气,抱紧谭瑜之。

    谭瑜之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都过去了。”

    “嗯,都过去了。我也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情绪,她离开之后,舅舅他们还怕我有什么心理阴影,带我去了姜家住了一段时间。”

    谭瑜之应了声,然后想了想,“所以,你跟姜诗语之间,最亲密的那段时间,就是那个时候了?”

    盛锦年顿了下,突然笑了起来。

    他看着谭瑜之,嘴角的笑,隐约有些收不住。

    刚才那么沉重的气氛,如今,也变的有些轻松。

    “宝贝,这是重点吗?”

    谭瑜之很坦然的回答,“这就是重点。”

    盛锦年侧身,一手撑起了脑袋,噙着微笑,手指抚摸着谭瑜之的脸颊,嘴唇,在她这满是醋意的小脸儿上,轻笑了起来。

    “宝贝,吃醋了?”

    谭瑜之冷冷的扫了盛锦年一眼,身体转了转,并不直接肯定回答。

    “我只是陈述事实,所以,青梅竹马,你的没有血缘的表妹才会这么爱你是不是?这也很正常,理解。当然,这事儿我知道了,也不用多说什么了。睡觉吧。”

    谭瑜之翻身,背对着盛锦年。

    而盛锦年一个人看着她的后脑勺,笑了下,随即躺下,从背后抱住谭瑜之。

    “谢谢你,宝贝。”

    “谢什么?”

    “……所有。有你在,我很快乐。”

    谭瑜之扯扯嘴角,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她的心思,盛锦年明白。

    盛锦年没有因为母亲的自杀,有什么心里毛病,但是,其实,他心里多少还是对这件事情有些芥蒂的。

    如今,他能够对谭瑜之说出来,也算是一种心里的解脱。

    谢谢,谢她的聆听,谢她的存在,都感谢,他能够有这样一个女人的陪伴。

    ……

    谭瑜之在舆论平息之后,才出门逛街。

    不过基本上,就算是没有平息,那些记者们也不会缠着她的,应该说是不敢缠着她的。

    对于网络暴力这种事情,当年谭慕城是做的最靠谱的,何况谭瑜之还是谭慕城的千金,现在还有盛锦年的加持,分分钟让那些喷子或者是键盘侠,付出代价。

    况且,谭瑜之如今跟盛锦年关系稳定,盛锦年如此维护谭瑜之,外人说什么算话,她都不放在心上,她的沉寂,在网友们眼中,就是那种不搭理的姿态,时间长了,话题也就冷了下来。

    豪门的生活,他们是想要八卦一下的,但是,实际上,那根他们生活太不一样,想要八卦,人家根本就不会给他们机会八卦。

    谭瑜之出门,不是别的,她在南城的朋友不多,也就是齐尔尔了。

    齐尔尔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似乎心里有些别的事儿,心情不太好,约她出来见面。

    两人见面之后,齐尔尔看起来很正常,不过就是精神看起来有些颓废。

    “怎么了?尔尔?你这可是一向自称,什么都打败不了你的。怎么现在这么颓废?纵欲过度啊?”

    谭瑜之不过是这么一句玩笑,没想到,齐尔尔竟然脸红了。

    脸红啊?

    这摆明了是被说中了。

    谭瑜之惊讶,但是随后,又说了句,“是殷航?”

    “……”

    齐尔尔惊讶的很,惊讶于谭瑜之竟然猜到了?

    谭瑜之笑,“你别这么惊讶。这很难猜到吗?”

    “难道不难猜吗?”

    “……”

    齐尔尔不知道是娇羞还是尴尬的,低头,脸庞埋在手掌心里,只是哼哼,也不说话,似是懊恼的很。

    谭瑜之也不着急,就这么安静的,喝着茶,直到齐尔尔终于抬头,看着她。

    “瑜之,我们之间开始只是协议的,是假的,可是,现在,我不知道改怎么办了。”

    “不知道怎么办?那你们怎么睡的?”

    “……喝醉。”

    “你喝醉还是他喝醉?还是都醉了?”

    齐尔尔脸红的不得了,她对于谭瑜之这样直接的问题,总还是很不好意思的。

    所以,回答都磕磕巴巴的,“我……喝醉,但是……他……”

    这么结巴,也没有说清楚。

    但是谭瑜之却明白了。

    “嗯,你们都不是醉的分不清人,所以,就滚到一起去了。意识都是清醒的。”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

    “问问不就知道了?”

    齐尔尔摇头,“我从昨天就没见到他了。他也没有联系我。”

    说这样话的时候,齐尔尔很明显是失落的。

    然后,自嘲一笑,然后叹息一声。

    “其实,也是我自己庸人自扰,不过是一夜情,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说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谭瑜之看她这样子,可真不像是不在意的。

    谭瑜之笑笑,她做事儿,更直接。

    尔尔,我的意思呢,是直接点,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你心里想怎么样,就跟殷航说清楚,或者,你也就当做一夜情,没有什么大不了,就自己看开。简单的很,总比你在这里纠结要好。”

    齐尔尔没说话,她沉默着好一会儿,才说:“让我想想吧。”

    谭瑜之点头,“做措施了吗?”

    “啊?”

    齐尔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她反应过来之后,又脸红。

    谭瑜之摇头一笑,“尔尔,平时你说这种事情也不这么害羞吧?你不是说看惯了这么多男女的事情吗?怎么自己说起来,这么害羞脸红?”

    “我……没有,我就是觉得热。”

    欲盖弥彰,齐尔尔在谭瑜之的眼神中,尴尬的说:“我就是热!好了,你刚才说的……我其实……他应该做是戴了那什么了,后来……”

    后来好像是一直做,她都记不清了。

    谭瑜之道:“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