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让谭瑜之都厌恶的东西(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3 书名:《爱生暖冬》    连载中 2018-10-11
A A A A x
b B
    姜淮看着谭瑜之,她如今,就要成为了自己一家人,这种心情,真的不算好。

    他喜欢了十年的女孩子,最后还是成为了别人的。

    姜淮无法笑的坦然。

    “瑜之,恭喜你。”

    虽然这恭喜,并不多诚心,他真的不能完全释怀。

    谭瑜之淡淡的一笑,“谢谢,不过,说实话,你这声恭喜,是为了什么?我跟盛锦年又不是现在结婚。真的很尴尬。”

    姜淮不禁轻笑,“好吧,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我说错了,你别在意。”

    “我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两人之间,短暂沉默,谭瑜之道:“那我先回包厢了。”

    “等等。”

    姜淮突然握住了谭瑜之的手腕,他并没有立刻放开。

    只是眼中,掩饰不住的深情,“瑜之,你是真的喜欢他是吗?”

    谭瑜之平静,眼神也很安静的看着姜淮,“是的,我喜欢他。”

    “我……为什么不行?”

    谭瑜之摇头,“我给不了你答案。都说爱情是没有道理的,所以,我这个习惯以科学分析的人,也给不出你答案。我只是觉得,就是盛锦年,就是这样而已。”

    姜淮直直的看着谭瑜之,眸中情绪复杂,然后,他却突然将谭瑜之拉入怀中,抱了下。

    却也迅速的放开。

    之后,姜淮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对着她笑了。

    “瑜之,我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以后,再见面,就真的只是朋友,只是家人了。

    谭瑜之也不多说,转身,走开。

    姜淮却走到一旁,从来不抽烟的他,不知道为何,如今,却想要抽烟。

    回到包厢的谭瑜之,对盛锦年淡淡一笑,坐下来,他抓着谭瑜之的手,身体靠近,低声亲昵。

    “怎么去那么久?姜淮是跟着你出去的,说什么了?”

    谭瑜之挑眉,看来,盛锦年可是盯的很紧呢。

    “说什么了,你想知道?还是担心什么?”

    盛锦年却满是自信的很,冲着谭瑜之笑着,手指微微将她耳边的发丝绕过去,亲昵的动作,完全不在乎是在有这么多人的场合中。

    “宝贝,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谭瑜之也微微一笑,“那就是了,没有什么好问的。”

    她继续吃点东西,没有想要搭理盛锦年的意思。

    盛锦年无奈。

    姜家的人看着这小两口看起来很亲密的样子,也是很欣慰。

    盛老爷子不怎么说话,如今一个家,如此地步,他就是不想要认这个儿子,却也被牵制着。

    好在,谭瑜之的家世,是老爷子满意的,所以他没有什么好挑剔的。

    一顿饭吃完,两家人都各自离开,盛锦年跟谭瑜之开车离开回家。

    这算是见过家长了。

    晚上,乔冬暖跟女儿视频的时候,知道她竟然去见了盛锦年那边家长,乔冬暖有点脸黑。

    “这么快就见了?盛锦年也太着急了,又不是要结婚,急着见什么?我们都知道他认真就行了。”

    乔冬暖总觉得,盛锦年很有可能,悄无声息的就要娶走着急的女儿。

    毕竟盛锦年手段这么黑,如此狡猾,她是很怕的。

    乔冬暖还刻意嘱咐,强调,“谭瑜之,我可事先警告你哦,你们恋爱就恋爱,要是想要结婚,必须跟我们说,没有我们的同意,绝对不能私自结婚知道吗?对了,你户口本还在我这里呢,哼,这是警告,不是商量,知道吗?”

    谭瑜之眼角抽了下,“妈妈,你放心,我不会私定终身的。而且,我现在没有想要结婚的意愿。”

    “嗯,那就好,你把我这话,直接告诉盛锦年,让他也知道,我们的忌讳,不用藏着掖着。”

    “好,我一定转达的。”

    然后她眼神往旁边看了看,实际上,也不用她转达,盛锦年已经听到了。

    两人眼神相对,盛锦年挑眉。

    “对了,懒懒,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怎么会?”

    “那就好,我这么完美的女儿,他们要是为难或者挑剔,我肯定直接反对你们了。”

    “妈妈,你都说我这么完美了,自然所有人都喜欢我还来不及呢。”

    “哎哟,你也学会自恋了?这种话,你以前可不会说的,这都是跟盛锦年学的吧?哎……想到你有男朋友了,我这心情啊,真是矛盾。还有啊,别看你你爸爸还比我淡定,我敢保证啊,等将来你真要结婚的时候,他肯定会哭的。想想那个画面,我就觉得,还挺期待的。”

    “……”

    谭瑜之能说什么?

    乔冬暖又啰嗦了不少时间,挂断电话之后,谭瑜之回头,盛锦年直接将她搂入怀中,低头,轻啄着她的脸颊,嘴角。

    “岳母大人,对我好像还是不太满意呢。”

    谭瑜之一笑,“你以为呢?”

    盛锦年却自信的很,“我以为,我在很多中老年女人心中,应该是最完美的女婿吧?”

    “果然~妈妈说我自恋的很,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了。看来,真的是。”

    盛锦年大笑起来,也不用说,直接封住了小女人的嘴唇,这张小嘴儿,是越来越甜了。

    ……

    谭瑜之是真的打着哈欠,疲惫的起床的。

    她很少有这种状态,一般都是作息标准,所以,早上精神起床去上班,晚上稍微晚点回来也不至于这么累。

    可是,她忘了,也不太了解,开荤的盛锦年是个什么禽兽。

    而今天,在开荤后的第二次,也就这么的体验到了,感受到了。

    实践出真知。

    谭瑜之真的是精神不济,从卧室出来,盛锦年也随之走出来。

    早餐栾奕正好送来,盛锦年看着小女人有些苍白的小脸儿,显然不太高兴的样子。

    他走过去,大手揉了揉小女人的额头,“宝贝,要是不舒服,就不去实验室吧。”

    “滚!”

    谭瑜之是真恼了。

    盛锦年很无奈,他并没有给小女人一个宁静的自己的空间。

    他非要凑上去,抱住谭瑜之,被谭瑜之不耐烦的推开,他却依旧笑着。

    最后,谭瑜之懒得挣扎了,眼神锐利清冷的看着盛锦年。

    盛锦年大手,贴着她的后背,安抚的低声说:“宝贝,我错了。”

    “你还知道?”

    “当然。”

    “所以?”

    “……宝贝,我以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