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愤怒的盛父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3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10-11
A A A A x
b B
    “先上车吧。”盛奈整个人身体绷紧,像刚孵出小鸡的老母鸡,战斗力爆棚,哪知道元翔却指了指车子,无比淡然的让她先上车。

    盛奈的怒气瞬间达到顶峰,这男人怎么能这么欺负人?

    可下一刻元翔便漫不经心的提醒,“你应该不希望仲先生一会看到我们一起吧。”

    “你……”盛奈真没想到越是看起来正经严肃的男人耍起无赖,越是卑鄙。

    如果被仲恺看到她和元翔在地下停车场,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咬了咬牙,盛奈按了钥匙,元翔顺势跳上了车。

    盛奈开着车子的时候一颗心都是紧绷的,因为一夜辗转反侧,还有些迷糊的脑袋彻底清醒。

    一路无话。

    空气中都散发着沉闷的气息。

    等车子开到医院附近,盛奈才闷着音问,“我到医院,你一会打车去律所吧。”

    元翔没接话。

    只等盛奈下车的时候,他也跟了上去。

    盛奈终于忍无可忍,回头看着一身精英气质,西装扣的严丝合缝,明明帅的明显,却让人不敢靠近的男人,“元律师跟着我做什么?”

    “我去医院。”元翔仿佛感觉不到对方的怒气,语气轻淡如常。

    盛奈,“……”

    医院不是她家开的,她总不能阻止对方却医院,干脆退后一步让元翔走在前面。

    元翔不甚在意,从容不迫的走到了盛奈的前面。

    倒是盛奈走着走着就发现,元翔不跟着她走了,她怎么好像一直跟着元翔在走,心里发闷,可父亲病房就在前面,她也只能忍着,心中暗暗的想,难不成元翔探望的病人也在这一层?

    几分钟后,在VIP病房的楼梯口元翔的秘书将一堆礼品恭敬的递给元翔,然后朝着盛奈点了点头,悄然离开。

    盛奈一头雾水。

    但很快她就发现元翔进的病房竟然是父亲的病房,她奇怪的跟了上去,“元律师你……”

    “盛教授,韩教授。”盛奈的话说到一半,就被元翔的话给弄懵了,可还不等盛奈搞清楚什么情况,盛母已经热情的接过元翔手里的东西,边给他让开椅子,边喊着人能来就好,哪里还需要破费这种客气话。

    更让盛奈吃惊的是她父亲的态度。

    “元翔来这边坐,我可是有几年没见着你小子了,听你爸说自己开律所了?也不告诉老师一声,不地道。”盛木林拍拍自己旁边的椅子,语气中带着满满的感慨和欣慰。

    如果说母亲对元翔的态度让她很意外,那么父亲的态度就直接让盛奈吃惊了,她比谁都了解自己父亲的臭脾气,别说对她,就是对学校的领导也不见得有这种热情。

    “是学生的错。”听了盛木林的话,元翔真诚的说道。

    盛母一听摇摇头,“你这孩子就是太客气。”

    元翔听了只是微微笑,然后询问盛木林的情况,态度自然亲和。

    盛奈看的目瞪口呆,有种眼前坐着一个假元翔的感觉。

    而这还不是最夸张的,一向话少威严的父亲竟然对元翔说了不少的话,最后还约了元翔出院后切磋棋艺。

    末了还让盛奈将人一定要送到楼下。

    盛奈全程就跟机器人似的,直到进了电梯才看着男人,“你怎么认识我爸妈的?”

    “哦,盛教授是我父亲的旧友,也给我带过一学期课程,是我的老师,自然认识。”元翔回答的滴水不漏。

    可盛奈却不明白,父亲带过元翔,为什么她一点都不知道?

    “下午三点以后我有时间,你可以来我的律师所谈。”元翔不理会盛奈的呆滞,说完这句电梯门正好打开,直接离开。

    盛奈呆呆的看着男人笔挺的背影,不由的和昨夜梦里的背影重叠,只是比起六年前,如今的元翔更为挺括,全身的肃冷禁欲气质也更浓烈。

    但一样的吸引人目光。

    盛奈有些魂不守舍的回到病房,她真的没想到父母竟然早就认识元翔。

    “送走了?”盛母一副可惜的样子。

    “爸、妈,你们和元律师很熟?”盛奈见此,终于回神,试探的询问父母。

    “倒不是跟这孩子熟,是跟他爸,你应该不记得了,你小时候应该是见过元家小子的。”盛父似努力在回忆着什么。

    一旁的盛母则忽然拍了下大腿,“奈奈,你真的不记得了?你小时候去过一次你元叔叔家,走的时候哭着嚷着要嫁给元翔,还抱着人家的腿不让开,差点把你爸气上火,最后还是你元叔叔笑着说以后让你做元家的童养媳,你才放开人家男孩子的大腿,当时你才两岁半的样子。”

    “什么?”盛奈以为自己听错了,她那么小的时候就见过元翔,并且干过那等蠢事?

    可又想到后来相遇,竟和幼时相遇的情形何其像,都是她死赖着他不放。

    可惜……

    “爸,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对元叔叔一家都没有印象。”盛奈迫切的想知道原因。

    既然两家关系一直不错,为什么她后来大了点再没有见过元翔?

    “那是因为你元叔叔啊……跟爸走了完全不同的路,家里也从燕大校区搬到了别的地方,后来都忙也就见的少了,倒是元翔这小子大一上过我的课,是个难得一见的人才,很优秀,不,是特别优秀,这次我出事他能替你元叔叔来看我,我很欣慰啊。”盛父提起元翔便一脸的自豪。

    盛奈听着,暗暗的想,您眼里特别优秀的学生,才是害的您女儿名誉毁于一旦,让您失去副院长名额的罪魁祸首。

    不过,盛奈也就在心里吐槽一下,让她真的告诉自己的父亲母亲,她还真不敢,所以只能先委屈仲恺担着那个罪责。

    “都没来得及问那元翔结婚了没?要是当初……罢了罢了……”盛母看到元翔那么优秀,又想到两家家长当初的戏言,只是才说了一半就想到自己女儿的情况,连忙叹气嘀咕了几声罢了。

    盛奈还在出神,没注意到自己母亲的话,倒是盛木林听了,眼底染上一层失落,的确是件遗憾的事情。

    但想到就算真的没有当年的事情,奈奈也未必能和元翔走在一起,毕竟元家现在走的是政途,他一向不喜欢跟政客走的太近,也跟着妻子叹了口气。

    缘分这种事情,是不能强求的。

    盛奈回过神就听到父母一起长吁短叹,有些担心的询问,“爸、妈你们怎么了?是又出什么事情了吗?”

    哪知道听了她这话,盛家父母异口同声又叹了口气。

    盛奈,“……”

    一时间盛奈被弄的莫名其妙,又想到父亲昨天才原谅了自己,有些心虚的将保温瓶打开,“爸、妈,这是我自己煲的汤,你们尝尝吧?”

    “你会煲汤?”盛母诧异的看向女儿。

    盛奈别扭的点点头,盛父却心里一揪,自己双手不沾阳春水的女儿什么时候竟然学会煲汤了,可见真的在仲家过的不好,心底发酸,越发的自责。

    “这不是妞妞嘴馋嘛,我就学了学。”盛奈有意无意的提起妞妞,希望自己的父母可以接受那个孩子。

    盛父一听,心里别扭,但想到孩子是无辜的,他有几次偷偷跟老婆子去幼儿园看过那孩子,漂亮又聪明的紧,当下就心软了。

    盛奈见父亲对妞妞没有特别抗拒,松了口气,又想到元翔的话,“对了爸妈,钱有着落了。”

    砰!

    盛父手中的碗砰的摔在了地上,怒气冲冲的看着盛奈,“你去找仲家了?”

    空气都带上了尖锐的气息。

    盛奈深呼吸,“没有,是我的珠宝设计。”

    父亲突然发怒,别说盛奈,盛母都被吓了一跳,好在盛奈反应的很快,在僵硬的气氛中,快速的解释。

    可盛木林却不信,“你当我老糊涂了?珠宝设计能卖六千万?就是珠宝本身也不一定有那个价位。”

    “爸,您先别生气,事情是这样的……”盛奈生怕父亲发怒又引起心脏不适,赶忙上前将自己设计被国外大品牌抄袭,然后起诉,并且元翔告诉她可以索赔六千万的事情告诉了父母,末了还强调道,“你们要是不相信我的话可以打电话问问元律师,他的话爸您应该能信吧?”

    听盛奈说完,盛父的气消了一大半,但还是试探的看着女儿,“你说的是真的?这官司你能打赢吗?还有人家品牌公司会给你赔偿那么多钱?”

    “这个我相信元律师,他既然开口了,那我想必然是有一定把握的。”盛奈尽可能的提到元翔。

    盛父听了点点头,“元翔的名头我是听过的,没有把握的官司他不会接。”

    见此,盛奈暗暗松可口气。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