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 撑起这个家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8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10-11
A A A A x
b B
    盛奈一边拦着工人不许动,一边往家里退。

    进去就见母亲跟个泪人似的蹲坐在地上,盛奈眼眶一红,“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奈奈……你……你怎么来了?”盛母一惊,慌忙用手去擦脸上的泪痕,试图掩饰自己的狼狈。

    盛奈去一把抓住母亲的手腕,“妈,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爸爸呢?”

    “这……你爸爸他……他住院了……”说完,盛母已经泣不成声。

    “爸身边不是一直很好吗?怎么会住院……”明明只是在问话,可盛奈的眼眶眼泪已经开始打转。

    “还不是因为你弟弟……”

    “弟弟怎么了?”盛奈想到之前打给盛辉的电话,知道事情可能跟弟弟有关,却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他好好的班不上非要去搞什么创业,结果被人骗了六千万,现在不但公司没了,还要面临起诉……”说着盛母再次哽咽起来。

    盛奈心底一阵发寒,她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

    “妈,你别着急,事情总会解决的。”目前这种情况,盛奈只能安慰母亲,但六千万不是个小数目。

    他们盛家虽是书香门第,不缺吃穿,但也仅此而已。

    “六千万啊……那是要了你爸的老命都不可能拿出来的……”盛母克制不住的哭泣。

    “妈,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的。”听到母亲的哀泣,盛奈再也受不住,抱住母亲坚定的说。

    “你怎么想办法啊,你在仲家的处境已经很难,如果再向人家开口要钱,别人会怎么想你?”盛母低低的呢喃,这也是她虽然找到女儿却怎么也开不了口的原因。

    盛奈黯然,如今她要跟仲恺离婚,如果让仲恺帮盛家,岂不是再打脸自己。

    可如果不帮……

    看着原本布置雅致的宅子此刻一团糟,想到自己父母半生清贵,兢兢业业,老来却落得如此下场,她怎么能忍心。

    “妈,你不用担心我,我和阿恺感情很好,他一定会帮我们的。”无论心中如何想,盛奈都不想母亲担忧。

    “可是……”

    “不用可是了。”盛奈打断母亲的话,将人扶起来,“我去跟他们商量。”

    说完盛奈去找搬家的负责人,“我想跟你们老大谈谈。”

    “这……”工人为难。

    “放心,钱照付,但东西你们要给复位。”盛奈看着这一团糟,对着那些人说道。

    “奈奈,这宅子可以抵三千万……你爸现在住院,我可以先找到职工宿舍。”盛母不想女儿将所有的责任都背负在自己身上。

    “宅子我们先留下,如果实在凑不够再说。”盛奈没敢将话说死。

    盛母又合成舍得生活了三十来年的老房子,听到女儿这么说,只能咬牙点头。

    跟搬家公司的人谈好,将之前的东西都复位后,家里总算看起来没有那么空荡,盛奈去厨房给母亲下了一碗鸡蛋面放到母亲面前,“妈,你先吃点东西,然后我们去看爸。”

    “我吃不下……”盛母摇摇头。

    “妈,现在爸已经住院了,如果您再照顾不好自己的身体,那谁来照顾爸,谁又来撑起我们整个家?”盛奈柔声劝导。

    盛母眼眶一湿,点了点头,可边吃眼泪却忍不住往下掉,嘴里低喃,“奈奈,妈和你爸爸对不起你,当初不应该为了声誉赶走你的……”

    “我知道的,我没怪过你们……”盛奈太了解父亲的性子了,他那样刚直的人,平时在学校最是讨厌女孩子不自重,而且出了名的执拗,偏偏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女儿却犯了他最讨厌的错误,还是在他的眼皮底下,当年没将她打死,她都觉得庆幸。

    可盛奈越是如此说,盛母越是觉得愧疚。

    “快吃东西吧,吃完我们还要去看爸。”不忍心看母亲继续自责下去,盛奈柔声催促。

    盛母哽咽的点了点头。

    吃完东西,盛奈开车载着母亲去医院,只是到了病房前,盛奈却踟蹰了。

    离开家这么些年,她虽然嘴上说不怨恨父亲,但心底终归有些发寒,当年她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但也是最无助的时候……

    而且这么多年过去,她也不敢肯定父亲是不是真的原谅了她。

    “别担心,你爸他……他这些年也很自责,可你也知道他一直就是那个性子,即便是知道自己错了,也不肯承认。”盛母见女儿迟疑,低低的解释。

    盛奈点点头,好半天才鼓起勇气推开病房的门。

    只是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设,推开病房门却发现父亲还在睡着,旁边的生命体征监控仪发出嘟嘟的警报声。

    “老林你这是怎么了?”盛母一见,整个人扑了过去。

    “你们是盛中林的家属吗?病人情况危急,需要手术,你们去把费用补一下,然后准备手术。”就在这时护士走了进来,职业化的吩咐。

    “我爸现在什么情况?”盛奈一把抓住护士的胳膊。

    “冠心病,需要做搭桥手术。”护士说完就转身出了病房。

    盛奈脸色苍白,她父亲年纪大了,做手术可不是小事。

    握了握有些颤抖的手,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苍老了许多的父亲,盛奈心抽的发痛,好一会才让自己的情绪平稳下来,“妈,您别哭,既然医生说做手术,那说明不严重,您先帮爸用热毛巾将体温退一退,我去缴费。”

    盛母红着眼点头,然后去楼下缴费。

    医院大概是世界上最繁忙的地方之一,每一个电梯口都拥满了人群,大多是病人和病人家属。

    看着那一个或焦虑或沮丧的神情,盛奈的心越发的沉重。

    缴完费用,盛奈看了眼自己银行卡的余额,苦笑了下,又重新上了电梯。

    病房是三人间,刚才盛奈来的时候病房其他人不在,这会人全堵了进来,病房一股浓重的消毒水味道,再看看躺着的父亲,她有些难受的转身走了出去。

    好一会盛奈才平复好自己的心情,将号码拨给弟弟,“盛辉,我不管你人在哪里,爸在住院,马上要做手术,你给我立刻马上过来。”

    “姐……你都知道了,那你应该知道我现在不能去,否则爸会更生气……”盛辉没了之前的戾气,声音颓丧绝望的低喃。

    “我不管你,你人先给我滚回来。”盛奈发怒的低吼。

    “对不起,不过姐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钱的……”说完盛辉啪的挂了电话。

    盛奈无力的靠在医院的墙壁上,眼眶发红,且不敢再去哭,弟弟她现在是不能指望,母亲那样子,更不可能依靠,她只能自己将眼前的困难撑起来。

    无论如何,她都不要家破人亡,绝不能!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