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你还有什么瞒着我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5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10-11
A A A A x
b B
    “我是疯了。”沈崇岸说完这句,一把扣住晚晚的后脑勺,就吻了下去。

    那吻带着沈崇岸这几日的恐惧、不安、焦虑,恨不得将人拆骨入腹,好解了这几日忧虑她被绑架的苦楚。

    夏晚晚开始还介意身后的工人,可随着男人的吻越来越霸道,越来越深入,她意识到自己这些日子凭空失踪是真的伤了自己男人的心,只好乖乖的迎合,以此来取悦眼前的男人。

    感受晚晚的主动,沈崇岸的心情才稍稍被安抚。

    一吻毕,沈崇岸看着眼前不听话的小东西,“错了吗?”

    夏晚晚忙不迭的点头。

    “知道错哪了吗?”沈崇岸望着那张漂亮的小脸,甚为严肃的问。

    “不该瞒着你来这里。”晚晚丧气的回答。

    “还有呢?”看着小女人的样子,沈崇岸却没打算放过她。

    夏晚晚努力想了想,“应该提前向你报备?”

    她本来是打算开发完小岛,以后要跟男人闹的不愉快,就带着曜天过来享受海岛风光,将男人一个人扔下,没想到这出师未捷就身先死了。

    沈崇岸一听就知道这小东西根本没有认识到错误,俊脸沉沉,将人拦腰抱起,就往车上拖。

    这下晚晚急了,“你放我下来,我们还在施工大家都看着呢。”

    晚晚的话喊完,沈崇岸才注意到小岛上的动静,侧头望去就看到不少工人都将目光好奇的投在他们身上,顿时心情更不好,但并不是因为那些工人的目光,而是夏晚晚做的事情。

    “你买岛准备搞建设为什么不告诉我?”沈崇岸放下了晚晚,却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我也是临时起意。”晚晚心虚的回答。

    沈崇岸看到晚晚的表情就知道她才不是什么临时起意,怕早就有了想法,“你确定是临时起意,而不是想摆脱我?”

    “我……没有。”晚晚朝着沈崇岸扯出一个自认为灿烂的笑容,却不知道看在沈崇岸眼里她这反应更是心虚。

    沈崇岸见此也不揭穿晚晚,而是冷哼一声,“没有最好。”

    “呵呵,当然,我怎么舍得离开你这个燕京第一美男呢。”晚晚求生欲极强的夸赞。

    “是吗?既然如此,那你这海岛的建设就交给我的人,你跟我去趟英国。”沈崇岸望着夏晚晚的眼睛说。

    夏晚晚一愣,“为什么?我在这里干的好好的?我亲自看着自己的岛屿建设起来。”

    “妈病重了,我想在她还清醒的时候带你和曜天看看她。”陡然沈崇岸的声音变得有些黯然。

    沈崇岸的话让晚晚意外,她之前就听说过沈崇岸的母亲身体不好一直在做疗养,却没想到竟然这么严重。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虽然建设海岛很重要,但却抵不上亲人重要,晚晚一改刚才的调调,柔声问道。

    “不急,你不是想亲自看看海岛的建设吗?我可以陪你待几天再过去,还有……”说到这里沈崇岸认真的看向晚晚,“我想将婚礼放在英国,这样妈也可以作为我们的见证,同时弥补她老人家的遗憾,当然如果你不喜欢,可以再商量。”

    “那就在英国吧。”晚晚虽然对婚礼有向往,但没有执念,加上她父母都已经不在,没有长辈,婚礼都在哪里都可以,只是一个仪式而已。

    “晚晚,谢谢你。”没想到晚晚这么容易答应,反而让沈崇岸之前想好的理由都没了用武之地。

    “不生气了?”听到男人语气软了,夏晚晚伸手拍拍男人的胸口,半撒娇的嘟哝。

    哪知道她一说完,沈崇岸脸色一变,“谁说的?一码归一码。”

    “啊?”晚晚怎么感觉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说吧,还有什么瞒着我。”沈崇岸板着脸问。

    晚晚赶忙举手起誓,“没有,真的没有。”

    “嗯?”沈崇岸轻嗯一声表示不信。

    “真的。”

    沈崇岸看着小女人一脸诚恳的表情,觉得真的才怪,但又舍不得责怪,只能哼哼一声,却在这时瞥见了躲在远处的一个身影,语气一变,“朱周你给我滚出来。”

    朱周已经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却没想到还被三少点名,如螃蟹一样,横着挪一点挪一点,在距离沈崇岸还有一米的地方停下,弱弱的问候,“三少。”

    “晚晚胡闹,你也跟着胡闹?”沈崇岸的声音带着少有的威严。

    朱周被震慑到,险些给跪了,“任凭三少惩罚。”

    “呵,是吗?我看你……”

    “别,是我威胁的他不许告诉你的。”朱周作为自己的人,见沈崇岸真的要惩罚,晚晚赶忙站出来替朱周辩解。

    结果沈崇岸狠狠的刮了自家小女人一眼,她还好意思说?

    “哼,所以太太不让告诉你就不说?”沈崇岸危险的看着朱周。

    朱周心里叫苦,难道不是因为自己通知了三少,三少才来的吗?

    可这会朱周不敢说这话,只能认命的低头等待被罚。

    夏晚晚见了戳戳男人的手臂,“你别生气了,真的不怪朱周,是我的错。”

    “你倒是有本事。”看到小女人示弱的样子,沈崇岸一肚子的气消了大半。

    “嘻嘻。”晚晚卖傻的嘻嘻一声,小脸上还有在施工地占的白灰,一笑就像只花猫,还是只偷腥被活捉的花猫。

    沈崇岸一软,指着朱周,“从今天开始海岛施工的项目就全权由你盯着,没有结束之前不许回国。”

    朱周,“……”

    只要不是去非洲开矿就好。

    训斥完了这一主一仆,沈崇岸牵起晚晚的手才开始打量起了眼前的小岛。

    没有被开发过,沙滩纯净,海水碧蓝,再加上四季如春,气候湿润,非常适合度假旅行,倒不失为一个好去处。

    “怎么样?”看到身旁男人的表情,晚晚就知道他是喜欢这海岛的,有些得意的问道。

    “嗯,眼光不错。”沈崇岸说了来到海岛后的第一句赞赏。

    夏晚晚听了开心,拉着男人走上沙滩,柔软的白色沙滩覆盖在脚面上,软软的暖暖的,很舒适。

    海浪冲上来的时候,晚晚单脚跳进水里,吓得沈崇岸慌忙去捞人,不想晚晚竟然掬起一把海水就朝着他泼去。

    “你……这个坏东西!”沈崇岸反应过来,已经满脸的水渍,顿了一下伸手就去抓晚晚。

    晚晚翻身就跑。

    沈崇岸跟了上去,没一会沙滩上就响起了女人银铃般的笑声……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