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章 老板,您的威严呢?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2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10-11
A A A A x
b B
    看着宫云海离开,沈崇岸心情大好,推开房门却发现自家小女人正笑语晏晏的看着手机,挑眉凑上去就看到儿子奶乎乎的小脸。

    “爹地!”许久没见沈崇岸的小曜天兴奋的喊了声爹地。

    晚晚干脆将手机直接对上沈崇岸,“来,跟曜天说说话。”

    某个欲求不满的男人哪有心情陪儿子,跟小家伙打了个招呼,便指指时间,“你是不是该睡了?”

    “才没有,时间还早,你是不是又想独占妈咪?做梦,我才不睡。”沈曜天小童鞋非常不客气的将某男人拆穿。

    沈崇岸,“……”

    这是亲儿子吗?

    “你当爹的怎么能这样子?曜天才几岁,正是需要爱的年纪。”夏晚晚看不下去,低声指责男人。

    被老婆这么直接的批评,沈崇岸总算收敛了些,问起了曜天在艾格的学习情况,小家伙兴致勃勃的开始给沈崇岸将自己在艾格如何接受训练,都学了什么,如同打开话匣子了般。

    沈崇岸在心里叫苦连天,却不敢违抗老婆的命令,等小家伙讲的终于差不多想起了妈咪,沈崇岸一侧头发现晚晚靠在她的身侧已经睡着了。

    “嘘,你妈咪睡着了,你也滚去睡觉。”见晚晚都睡着了,沈崇岸对儿子的耐心彻底用完,说完这句就挂了视频。

    之前进行到一半的心火,早就被磨光,看着自家小女人恬静的睡颜,沈崇岸不由的摇摇头,小心翼翼的将人抱平,摆正放在枕头上。

    “坏东西,撩完就睡。”沈崇岸凑上去恨恨的说,可那亲到晚晚脸颊上的动作却轻极,生怕将人吵醒。

    等将晚晚睡姿摆好,沈崇岸才躺到晚晚一侧。

    不想他刚闭上眼睛,那明明还打着轻鼾的小女人像小猪般拱到了他的怀里,将他的手臂当成了抱枕抱紧,一条腿则骑在了他的腰上。

    沈崇岸,“……”

    这么多年什么都在变化,唯独她家小女人的属相是几年如一日的差劲。

    沈崇岸无奈的摇了摇头,将那腿拿下去,可没一会又搭了上来,如此反复,沈崇岸干脆用力将人扣到自己怀里,然后命令,“好好睡觉。”

    可惜回应他的只有晚晚的鼾声。

    沈崇岸失笑,低头啄了啄了那挺俏的鼻尖,“好好好,算你赢,睡觉。”

    说完,沈崇岸将怀里的人抱的更紧了。

    睡梦中的夏晚晚感受到身侧的温度,拱了拱,终于不动了,那轻鼾声最后也变成了均匀的呼吸声。

    翌日。

    沈崇岸要善后早早便离开了夏宅。

    晚晚醒来只看到身侧的空床,心底闪过一丝莫名的失落,不过很快被闪动的手机信息吸引,打开就看到公司群里大伙正在聊纪凌风的死。

    心中微颤,晚晚打开新闻,果然报道了纪凌风的猝死,只不过媒体报道的是纪凌风的婚礼上出现暴徒,造成意外身亡,而不是晚晚知道的那个。

    网上同情声一片,全是指责暴徒的,连带着将之前沈氏的新闻冲击的无影无踪。

    夏晚晚知道,这应该是纪凌风经纪公司的杰作,毕竟如果纪凌风的二重身份曝光,对鼎盛娱乐的影响太大,也会造成网民的广泛议论,到手后还不知道会掀起什么样的波澜。

    而如今的处理最好,起码抱住了纪凌风在公众面前的形象。

    看着那一条一条快速闪动的消息,夏晚晚心情复杂,还一会才深深的叹了口气,起身洗漱。

    死者已矣,生者却还需要生活。

    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晚晚便去了公司。

    没想到她前脚到,宫云海后脚就来了。

    晚晚想到昨晚的事情,不免有些尴尬,“你别在意崇岸,他就是那样子。”

    “如果我在意他,早被气死,我来找你是谈上次合作的事情。”宫云海说着将自己需要设计的场地,以及要求递给了晚晚。

    “你不打算回娱乐圈了?”晚晚看了眼户型图,有些惋惜的看着宫云海,她始终觉得宫云海这样的人就应该属于舞台。

    不想宫云海却摇了摇头,“这些年该尝试的已经尝试过,如果没有上次的贩毒事件,也许我还会犹豫,但现在反而觉得已没什么意义。”

    晚晚点了点头,她知道哪些娱乐记者当时是如何的诋毁云海,也知道他那些粉丝反踩后的丑陋嘴脸,大抵谁经过了这样的大起大落,也会看淡吧。

    “我明白了,其实设计我已经在做了,这是前几天的图,你可以先看一下,有不满意等地方可以告诉我。”晚晚将设计图放到宫云海面前。

    宫云海挑眉,“你已经做好了?”

    “嗯,反正这些日子也没有其他事情要做,就先做了你的图,不过这只是根据平面图做出来的大概构想,具体的还需要去现场进行实地丈量和测绘。”晚晚笑着说。

    “如果沈崇岸知道,一定会嫉妒疯。”宫云海略显调侃的说。

    晚晚一愣,随即跟着轻笑,“你别调侃他了,省的他回家吃醋折腾我。”

    只是才说完,晚晚就意识到有些不妥,却见宫云海面上没有太多表情变化,只是耸了耸肩,“窝里横。”

    这句再次逗乐了夏晚晚。

    不过她才不觉得沈崇岸窝里横,明明在窝里很乖的。

    想到昨晚的跟曜天视频的事情,晚晚不由自主的勾唇。

    宫云海看的微愣,很快明白晚晚这是想起了那个人,心底浮出一抹浓浓的挫败感,可很快就跟着笑了,既然他已经决定放下,看着晚晚幸福,又何必自我束缚。

    毕竟他不打算搬家,以后能看见这两人秀恩爱的时候多着呢,总要习惯的。

    能看着晚晚幸福,他现在很满足。

    具体讨论了接下来的设计方案和进程,宫云海才起身告别。

    哪知道宫云海才走没多久,沈崇岸的电话就来了,“他是不是去找你了?找你什么事?如果他还缠着你,马上告诉我。”

    “我们聊的是工作,还有朱周不是休假吗?为什么你还知道我见了谁?”说完夏晚晚立马将周围扫视一圈。

    “这……我……”

    “沈崇岸你是不是还派人监视着我?”听到那边男人支支吾吾的声音,夏晚晚忽然咆哮。

    沈崇岸一哆嗦,“晚晚,你听我说……”

    周森面无表情的站在三少旁边,心却在滴血,老板,您的威严呢?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