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 回程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4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10-11
A A A A x
b B
    “你带她走吧。”纪凌风看了眼自己身侧举枪的朱周,语气轻淡的说。

    “跟我们一起回去接受法律的制裁。”朱周非常轴的说。

    纪凌风轻笑一声,“你真以为用枪顶着我,我就没办法了吗?”

    说完纪凌风带血的手从裤兜掏出一个小型遥控器,“这船上装了引爆装置,要么你带着晚妞离开,要么一起给我陪葬,你要怎么选?”

    “你……太太……”朱周气恼,最后却是看向了夏晚晚。

    “我们下船。”夏晚晚果断的决定,他们所在的船只马上就要进入公海,如果和纪凌风这样僵持下去,说不定他真的会引爆炸弹。

    “好。”得了夏晚晚的话朱周也不纠缠,他的目标最终是救回太太,其他人有宋军长。

    而这时沈崇岸开的快艇也到了。

    “晚晚过来。”沈崇岸一路加速,被海水打湿了全身,却完全不在意,此刻见晚晚完好无缺的站在那里,一直紧绷着的心稍稍缓和。

    夏晚晚点头,扶着快艇的边缘想要跳到沈崇岸的船上。

    可就在夏晚晚好不容易跨过障碍,正准备起跳,被朱周打伤在地的阿龙竟强忍着痛举枪对准了夏晚晚,“都是因为你这个女人,去死吧!”

    “阿龙,住手!”

    “太太!”

    “晚晚……”

    夏晚晚背对着后面,听到三人大吼,奇怪的回头,就看到纪凌风猛地朝着一人扑了过去,接着就听到砰砰砰的枪声连续响起。

    “不要!”晚晚惊慌失措的大喊,可纪凌风已经倒下,朱周疯狂的朝着阿龙的身上扫射。

    等枪声停下,纪凌风和阿龙几乎同时倒在了地上,鲜血染红了整个船舱。

    夏晚晚双手颤抖的站着那里,轻轻的低唤,“纪凌风,纪凌风……”

    “太太,他快不行了。”朱周压着声音说。

    夏晚晚再顾不得其他,慌忙扑过去,就见纪凌风浑身是血,嘴角也在血流,眼眶一红,“你这个傻子,我又不爱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你叫我拿什么还你?拿什么还你?”

    晚晚越说越愤怒,可眼泪却不受控的往下掉落,一滴一滴的落在了纪凌风年轻英俊的脸颊上。

    感觉到自己脸上的湿意,纪凌风忽地扯出一个笑意,有些甚为得意的说,“你都没为云海哭过,虽然我赢不过沈崇岸,但赢了云海也不错。”

    “都什么时候你还说这些,我们马上回去找医生,找医生……”晚晚伸手胡乱的摸了一把泪,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找医生。

    纪凌风却朝着她嘘了一声,“别说话,听我说。别自责,别歉意,我不需要。从卷入裴家,争夺新家主的那一天我就做好了随时去死的准备,能为你死,我很开心。起码做了那么多的脏事,最后一件是干净的。”

    “凌风,别说了……”纪凌风说一句,晚晚的心就痛一下,她最最受不住别人这样的深情,可如今却连命都欠下了。

    “从父亲被打死,母亲病重,我便一直活在对这个世界的仇恨里,你是我这灰色世界里唯一的一抹亮光,看着你从最初的胖子蜕变成如今的模样,我好替你开心……所以别愧疚,好好活下去,帮我照顾母亲……”

    “纪凌风……”

    “呵呵。”纪凌风说到最后已无力,却不由自主的轻笑,他脑海里不受控的想起第一次见到晚晚瘦身成功的时候,那时候她获得国际室内设计大奖,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缓缓走上台,午后的阳光透过会场的玻璃照射进来,将她整个人包裹在一层淡淡的金色里,那么美,像是他渴望许久的阳光。

    那时候他就想,如果能早些遇到她就好了,可惜……可惜那时候他已经踏入泥潭。

    裴家毁了他的父母,哪里会让他干净。

    呵呵。

    罢了,她的怀抱真软,还为他哭了,罢了……

    “纪凌风!”夏晚晚看着纪凌风染满鲜血的手陡然垂下去,惊慌失措的大喊,可惜已经没用了。

    “太太。”朱周不忍的轻唤了一声。

    沈崇岸不知道什么时候跃到了这边,看着跪在地上抱着纪凌风的晚晚,心疼的上前,伸手将人抱起来,“乖,海风太冷,别哭。”

    “崇岸怎么办,他为了挡了两枪,他为我挡了两枪……”晚晚痛苦的低喃,她还从来没有欠过别人,且欠的是两枪一命。

    “也算是他临死做了件好事,是他的荣幸。”沈崇岸用袖口替晚晚擦掉脸上的泪还有血迹,心疼的抽痛,却只能柔声安慰。

    可晚晚却不停的摇头,纪凌风虽然做了很多错事,但却从头到尾没有伤害过她,没有欠过她的,现在却……

    “乖,听话,我们先回去。”沈崇岸不许晚晚继续为别的男人伤心,将外套披在晚晚身上裹紧,然后抱着人想回另一艘快艇,可晚晚却不动。

    “我想看着他被带回去。”晚晚声音哽咽着低喃。

    沈崇岸一万个不愿意,但还是点了点头。

    这时候宋铁和宫云海带人也赶到了,看到眼前的场面,心情都颇为复杂。

    “我们在海上捡到她,你打算怎么处理?”宫云海首先打破这沉闷的气氛,指了指晕过去的裴玥问。

    沈崇岸扫了眼,“交给铁子依法处置吧。”

    以裴玥的罪行,即便不是死刑也会是无期,根本不需要他操心。

    “嗯。”宫云海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守在纪凌风尸体的晚晚身上,心中轻轻叹了口气,有些无奈也有些自责,这里跟纪凌风接触最长最亲密的就是他,可他却从未发现对方在做什么,还将他当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大男孩。

    “你们走吧,我来善后。”宋铁看了眼情况,对沈崇岸说。

    沈崇岸点了点头,吩咐朱周,“将人弄到那边的快艇,这上面装有爆炸装置,总归不安全。”

    “是,三少。”朱周应声去抱纪凌风的尸体。

    夏晚晚看着那前后两处的伤口,眼眶又是一红,侧头避开众人的目光,却被沈崇岸再次揽进怀里。

    一众原路返回,可却丝毫没有抓捕到罪犯的喜悦,反而比来时更为的沉闷。

    他们的头顶是那架招摇的直升机,拿掉头盔的机长露出了一张稚嫩的脸,赫然是阎家的小狮子。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