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晚晚,你跟我走吧?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9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10-11
A A A A x
b B
    夏晚晚听到直升飞机的声音,旁人自然也都听到了。

    纪凌风当下命令手下,“把她带上。”

    下一刻夏晚晚就被拖了起来,那黑洞洞的枪口也对准在了她的太阳穴。

    夏晚晚感觉到那令人胆颤的黑金属贴在自己的肌肤上,冰冷的触感让她无意识的颤了颤,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沈崇岸。

    纪凌风看向晚晚的目光,靠近一步,低低的在她耳旁轻语,“晚妞,听话我就不会伤害你。”

    只是纪凌风这话不但没有安抚到夏晚晚,反而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晚晚下意识的看向一侧的纪凌风,明明还是记忆中那张脸庞,怎么会变成了如今这样,当时纪凌风诱她用绑架威胁沈崇岸的时候,她有怀疑,但更多时候,心底并不肯承认,可直到今天此刻,她终于不得不相信多年前嘴里叫着她胖妞,却义无反顾帮她的大男孩早已经不见。

    甚至可能连认识她都只是一场预谋。

    “直升机已经来了,你是不是该放开晚晚?”沈崇岸见晚晚脸色越来越白,阴沉着脸说道。

    “你当我傻吗?”纪凌风轻嗤一声,带着人往外撤。

    沈崇岸带着人紧跟其后,直升机没办法停在教堂旁边,只能落在婚礼附近的草坪上。

    这一动静,一下子吸引了参加婚礼的人。

    朱舒文小跑着跑出来,惊喜的拉着旁边的曾雪,“雪姐,是不是凌风到了?”

    曾雪还没说话,林岚已经摇头,目光看向不远处西装笔挺,悠然抿酒的丈夫,似乎在问,我们家的直升机为什么会来这里?

    阎军令没回答妻子的话,而是放下酒杯,朝着不远处的人示意了下,就见几个安保人员立马朝着宾客的方向走去,似在小声劝说什么。

    等客人往外走,放下酒杯的阎军令缓步朝着妻子林岚走来,“我让人护送你和曾雪回去,今天这婚礼怕是参加不成了。”

    “为什么?”林岚一贯信任丈夫,只点了点头,可旁边的朱舒文却不解的问,为什么她的婚礼参加不成了?难道直升飞机上不是纪凌风?

    “如果可以,我建议朱小姐立马取消婚礼,让宾客离开,否则后果怕是朱家无法承受。”阎军令难得好心提醒。

    朱舒文不明所以的看向曾雪,试图在曾雪眼底看出点什么。

    可偏偏曾雪联系不到纪凌风,又听到阎大Boss都发话了,根本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见朱舒文看向自己,一时不知道如何安慰。

    不想其他人却已经听到了什么动静,刚才还需要劝说的人们,这会疯了般朝着庄园外走。

    朱舒文慌神,隐约听到有人喊纪凌风的名字,再顾不得其他,抓起婚纱裙摆就逆着人流跑,跑到气喘吁吁,就看到搭建的婚礼舞台后面停着一架炫酷的直升机,而直升机旁边站了个熟悉的身影,朱舒文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凌风……”

    “别过去!”沈崇岸低吼一声。

    朱舒文被这声音震慑到,这才发现直升机附近不只纪凌风,还有沈崇岸他们,而纪凌风后面还有几个人,其中两个手中还挟持着两个人,脸一白,双手颤抖的看向纪凌风,“凌风,你……你干什么?”

    “抱歉,舒文,我们的婚礼取消。”纪凌风望了一眼一身白纱的女人,眼底终是浮出一抹愧疚,淡淡的道歉。

    可朱舒文却还无法接受,不停的摇头,“凌风你答应要娶我的,今天是我们的婚礼,你没资格这么做……”

    “抱歉。”纪凌风回了这一句,扭头吩咐所有人登机,却发现其中一个手下还拽着裴玥,眸色一沉,又想了想,还是吩咐,“先将人带上去。”

    “纪凌风,放下晚晚,否则你出不了国境!”沈崇岸眼看纪凌风要带走晚晚,脸色益发的阴沉可怕。

    可纪凌风却丝毫不在意,“没有晚晚,我怕更出不了国境,放心你在乎她,我也不会伤了她,等我安全自会放下她。”

    说完纪凌风直接跳上直升机。

    朱舒文要飞奔过去,却被后面跟来的史蒂夫一把揽住,“傻女人,你不要命了吗?”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今天是我们的婚礼……”朱舒文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脸,却拼命的摇着头。

    沈崇岸眼看直升飞机起飞,立马跟铁子吼道,“晚晚还在上面,你们别把人伤了。”

    那边沉沉的应了一声,再没有说话。

    宫云海过来就看到直升飞机离开,狠狠的瞪了沈崇岸一眼,然后咬牙说道,“炸弹都已经排查完了,你现在什么打算?”

    “不能让他出了国境。”说完沈崇岸就看向还抿着酒,姿态从容贵气逼人的阎军令,“阎总真有闲情雅致,别忘了那小子可是你旗下的艺人,他现在做出这种事情,阎总就不觉得该负点责吗?”

    “是啊,所以我把直升机借给了你们。”阎军令耸耸肩。

    沈崇岸,“那还真是谢谢阎总了。”

    “不客气。”阎军令仿佛没有感觉到沈崇岸的怒气,悠悠然的感谢道。

    其他人,“……”

    阎大BOSS的名声果然不是虚的。

    沈崇岸现在心急火燎无意跟人扯皮,冷冷的看了眼阎军令,转身离开。

    上了车,沈崇岸就收到朱周的消息,已经在追踪直升机,现在朝海边而去。

    沈崇岸阴着脸没说话,虽然知道朱周是被夏晚晚支开才出的事,但还是不免恼火。

    朱周也知道这是自己的失职,这才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后,果断的采取行动,以期望可以将功补过。

    直升机上。

    纪凌风坐在夏晚晚身旁,余光看到她被白皙光滑的手腕被勒出几道红痕,目光一黯,“晚晚,对不起。”

    “你的对不起对我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你真歉意,就该放了我。”晚晚冷冷瞟了眼纪凌风说。

    纪凌风叹了口气,“我这样对你只是逼不得已。晚晚,你不要恨我好不好?”

    此刻满脸歉意的纪凌风,又仿佛回到了当初晚晚认识他的时候,明明那张脸还年轻,可以做的事情那么多,他为什么就选择了一条最不堪最凶险的?

    “我不恨你。”晚晚叹了口气,到目前为止纪凌风并没有真正伤害过她,她不想过分刺激他。

    可晚晚没想到自己说完这句话,纪凌风忽然眼睛一亮,“那晚晚你跟我走吧?”

    夏晚晚一惊,不可思议的看着纪凌风,他这是什么意思?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