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谁会不得好死?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8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10-11
A A A A x
b B
    夏晚晚声音喊到快沙哑,那两人才停了下来。

    沈崇岸朝着地上啐了一口血,“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三少承让。”纪凌风伤的也不轻,但还是不忘耍狠。

    “你这样做对得起谁?”沈崇岸不理会纪凌风的话,而是盯着他冷冷的问,“婚礼还有半个小时开始,可你却让爱你的女人独自等在婚礼现场,这婚礼现场有你的经纪人,你的朋友,你的兄弟,你真的要让他们替你陪葬?还是……”

    “闭嘴,别在浪费时间了,还有一分钟,抓我还是救她。”纪凌风粗暴的打断沈崇岸的话,看了眼时间,将枪口再次对上夏晚晚,“刚才我是吓唬她,可这一次我就不敢保证我的枪会不会见血。”

    夏晚晚看着那枪口下意识的瑟缩了下,脑海里却是沈崇岸刚才的话,他们替纪凌风陪葬什么意思?

    只是还不等夏晚晚想明白,沈崇岸就见纪凌风按动扳机对准晚晚的身体,再承受不住,“好,我放你一条生路。”

    夏晚晚心里一颤,有些艰难的去看沈崇岸的表情,她猜到他会做出这种选择,可听到他说出来,仍觉得太沉重。

    这么久,虽然她不知道沈崇岸在这件事里扮演着什么角色,但晚晚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想必不止宫云海被牵扯进来,宋铁也应该参与其中,他们这群人谋划这么久就是为了揪出幕后的人。

    可一旦纪凌风逃走,那等于之前的布置都白浪费,谁也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带来什么危害。

    “哈,三少果然重情重义。”纪凌风轻笑一声,却没有收起手中的枪支,而是继续命令沈崇岸,“帮我安排一辆直升机,送我出海。”

    “你真的以为你能走的了?”沈崇岸望着纪凌风。

    “我们试试看。”

    沈崇岸不语,盯着纪凌风好一会朝着对讲机吩咐,“给他准备一辆直升机。”

    冷声吩咐完,沈崇岸的语调一软,看向地上的夏晚晚,“别怕,你不会有事的。”

    晚晚乖巧的点头,这时候她不想给自家男人增添任何的心理负担。

    “唔,崇岸,好难受……”就在现场气氛僵持的时候,忽然教堂里响起一声女人的娇喘,嘴里竟还喊着沈崇岸的名字。

    夏晚晚不可思议的望过去,就见裴玥衣衫不整的趴在另一边,只因为她刚才注意力一直在沈崇岸和纪凌风身上才没有发现对方。

    黑亮的眸子不可思议的看向自家男人,似乎在询问这是怎么回事,都什么时候裴玥还有心情发情?

    即便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接收到自家小女人质问的目光,沈崇岸还是有些尴尬,“她用了药,精神不太正常。”

    “唔,好热,好难受,我要……”

    就在沈崇岸的话才说完,裴玥的娇喘呻吟声再次响起。

    夏晚晚,“……”

    这是什么药,这么猛?

    砰!

    就在夏晚晚有些接受无能的时候,纪凌风很没耐心的朝着裴玥的方向开了一枪,那一枪直接打在了裴玥的大腿上。

    瞬间哀嚎替代娇喘,裴玥的神智也被疼醒,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画面,一时间有些茫然,却在目光落在夏晚晚身上时,猛然一狠,“贱人,你怎么在这里?”

    夏晚晚,“……”

    她也很无奈,她也不想在这里啊。

    “崇岸,救救我,你救救我……”才骂完夏晚晚,裴玥就看到了沈崇岸,仿若溺水的人看到浮木,裴玥竟然拖着流血的大腿,朝着沈崇岸爬去,边爬边求救,那身体里的毒性盖过疼痛,竟毫无廉耻的低喃,“崇岸,要我好不好,让我做你女人,崇岸……”

    沈崇岸的脸色很不好看。

    夏晚晚,“……”

    当她这个正妻是死的吗?不过看看自己被绑着的手脚,默默哀叹,这情况跟死了区别也没有太大,反正都没用。

    只不过就在裴玥快爬过来的时候,被带领着一拨人站在对面的周森给拦了下来。

    哪知道裴玥却好似蛇妖似的,竟然直接抱住了周森的腿就开始往上缠,伴随着还有勾人的呻吟。

    周森显然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吓得将人一脚踢开,直接蹦出一米远,还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但马上意识到这种情况他不能怕,赶忙收起手,镇定的咳嗽了下,继续摆出面瘫脸。

    夏晚晚看的一愣一愣,周森这货确定不是来搞笑的?

    而纪凌风看着失了理智,连丝毫廉耻心都没有的裴玥,猛地上前,一脚踩住裴玥受伤的地方,“你给我清醒一点,蠢货!”

    看到裴玥纪凌风就怒火中烧,如果不是这个蠢女人,他根本不可能上沈崇岸的当。竟然连被哪个男人上了都不清楚,还信誓旦旦的说沈崇岸真的失忆,并且被她拿下。

    真是愚蠢至极!

    “啊……疼,纪凌风你干什么?”裴玥显然还没搞清楚现在的情况。

    “看看你干的蠢事,不想死在这里,就给我清醒一点。”纪凌风的声音带着一股子阴狠,脸上哪里还有荧幕上的阳光纯粹。

    裴玥被毒品折磨的思维迟钝,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震惊的睁大眼睛,“你……你就是脏辫?新一任的家主,怎么可能,你只不过一个外生子,叔父们怎么会同意?”

    可说完这些,裴玥忽然想起下面人的议论,东南亚的总部被血洗,所有反对脏辫上位的都被他用暴力强行压制。

    “他们同意不同意有什么关系?”纪凌风讥诮的说道。

    裴玥的心一点一点的沉下去,她一直以为新一任家主是觉得自己有用才将她带出监狱,给她安排最好的整容医生,等沈氏尘埃落定,就会送她回总部,可就在刚才意识到纪凌风是代号脏辫的家主后,裴玥忽然自嘲的笑了,“你根本没打算放过我对不对?”

    他叫她一声表姐,可他的亲生父亲却是死在裴家,确切的说是死在她和她父亲手里,只是她一直以为事情做的很隐秘,没想到纪凌风根本就是知道的,他什么都知道,只是一直装傻。

    身体不由自主的打冷颤,就听纪凌风忽地笑了,“会啊,看你现在这人尽可夫的样子,我怎么舍得让你死。”

    那话让裴玥全身发寒。

    他哪里是放过她,他是要她生不如死?怪不得他会给她那种东西,其实是让她算计沈崇岸的时候,也在算计她。

    裴玥忽然想到自己和父亲的一败涂地,那时候她一直觉得自己被人卖了,此刻看着纪凌风忽然想起当时纪凌风一声一声表姐叫的那么亲切,当时他就在谋划了吧?

    “纪凌风,你不得好死!”身体又开始发热,裴玥强忍着瘙痒,恶毒的诅咒。

    可纪凌风根本不当回事,“我不知道我会不会不得好死,但我知道你一定会。”

    “混蛋……”

    “看紧了。”纪凌风起身不再理会裴玥,他身后的人立马按住裴玥,将人绑在夏晚晚不远处。

    夏晚晚没想到纪凌风和裴玥居然还有怨仇,看的一愣一愣,就听到头顶直升飞机螺旋鼓起的巨大噪音,下意识的看向沈崇岸,真的要放走纪凌风?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