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新郎在哪里?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0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10-11
A A A A x
b B
    大地被雨水冲刷过,草地上还有未干的露珠,空气中带着淡淡的青草味。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朱舒文有些按捺不住的反复朝着外面看去。

    夏晚晚从院子里回来,看到朱舒文迫切的目光,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还没到,我让朱周去打听怎么回事了,电话还打不通吗?”

    “嗯。”朱舒文说着咬住唇,眼泪已经在眼眶徘徊。

    夏晚晚一愣,忙上前握住朱舒文的手,“别哭,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哭了不吉利,说不定是因为早上堵车,或者被媒体围了,别乱想。”

    可朱舒文却摇摇头,“他知道今天婚礼,应该早出门的,何况那些媒体虽然很烦人,但今天这样的日子不可能一直堵着他,他……他一定是后悔了,不想娶我,我知道的……”

    说到最后朱舒文的声音已变得哽咽。

    夏晚晚暗暗叹息,如果只是单纯的不想娶朱舒文就好了,偏偏事情打一开始就没有那么简单。

    柔声哄了会朱舒文,夏晚晚让夏家的管家过来帮忙去喊纪凌风的经纪人曾雪,看能不能联系到纪凌风,她则悄悄出门找了个安静的角落拨通了沈崇岸的电话。

    只是响了又响,无人接听。

    从上次沈崇岸在夜里离开夏宅后,他的电话就一直是这种状况。

    纪凌风的不到场,沈崇岸的电话不通,晚晚的心情比朱舒文还紧张,想了想将电话又拨给周森。

    也是无人接听。

    夏晚晚的脸色有些发白,心中的不安更加的强烈,难不成沈崇岸准备今天收网?可是……晚晚望了眼临时作为化妆室的房间,还有被围着安慰着的朱舒文,心中略有不忍。

    这些日子她看出来,朱舒文是真的很爱纪凌风,虽然不知道这些事情中朱舒文知道多少,又参与多少,可一个女人的婚礼终归是一生的大事,如何纪凌风在今天出事……

    侧过头,晚晚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正准备回去,哪知道就在这时她的身后忽然串出一个男人,不等晚晚惊呼出声,男人直接捂住了她的嘴巴。

    鼻尖一股刺鼻的味道,晚晚想喊朱周,可眼前一黑,失去意识的时候有些恨恨的想,她果然是被绑架体质吗?

    真TM想爆粗啊!

    夏晚晚醒来第一眼就看到一副壮观的西方壁画,将整个天花板都填满了,她下意识的想起身,结果脑袋里一阵钻心的痛,好半天才缓过劲来,发现自己双手双脚都被绑着。

    “唔……好疼。”轻轻低咒一声,然后去寻找绑架自己的罪魁祸首,结果却看到许久不见的沈崇岸正站在不远处,挣扎着想过去,却扯得手腕生疼,然后就听到那边男人沙哑的说别动。

    男人的话就像是有魔力似的,夏晚晚果然不敢动了,这时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怎么样,三少,放了我,我放了她。”

    夏晚晚身体不受控的颤栗了,艰难的扭头就看到纪凌风一身黑色燕尾服,优雅的靠在教堂的椅子上,而她的不远处,两把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她。

    努力的吞咽了一口吐沫,将刚才刹那的恐惧咽了下去。

    她虽然不是第一次遭遇绑架,但还是第一次被两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那明显不是演戏的道具,晚晚相信,只要身后的纪凌风开口下达指令,她的脑袋必然会开成两朵花。

    “你们这是干什么?凌风,朱小姐还在等你举行婚礼,你怎么在这里?”夏晚晚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没有那么惊慌,同时提醒纪凌风他是个要结婚的男人,不能冲动。

    “我为什么在这,你应该问问你的好老公。”纪凌风看穿夏晚晚的想法,讥笑的回答。

    夏晚晚看向沈崇岸。

    “别怕。”沈崇岸声音无比温柔的轻语。

    “嗯。”夏晚晚慌乱的心因为男人这句话,忽然就安定下来,轻嗯了一声,可余光瞥见的枪口,还是有些令她不寒而栗。

    “真的不怕吗?小晚晚。”哪知道晚晚才嗯完,纪凌风竟然蹲到了她的面前,颇为认真的问道。

    沈崇岸的脸瞬间黑了,“纪凌风有本事冲我来。”

    “我跟晚晚说话呢。”纪凌风不理会沈崇岸,伸手捏住晚晚小巧的下巴。

    夏晚晚被捏的一愣,表情古怪的看着纪凌风,脸还是那张脸,但是感觉却全然不同了,只是可能习惯了纪凌风平日阳光冲动男孩的人设,陡然被这样一本正经的调戏,晚晚有一种无法形容的违和感,但还是问道,“我怕你就不让他们用枪口对着我了吗?”

    她的话明显让纪凌风也愣了愣,然后就见年轻男孩眼底闪过一抹挣扎,“我也不想,可我想活着。所以要么他放我走,我放了你,要么大家一起死!”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纪凌风的眼中泛起一抹令夏晚晚惊骇的疯狂,她看的出他是认真的。

    “纪凌风,就算我今天放了你,你觉得你还能回去?”夏晚晚能感觉到纪凌风的癫狂,沈崇岸自然也意识到了,可他不但没有退缩,反而声音更冷。

    “那就是我的事了。”纪凌风冷笑一声,放开夏晚晚的下巴,可却在她抽手的时候,一点黏腻的液体滴在了晚晚的脸上。

    晚晚身体微颤,看向那滴鲜红的液体,下意识的惊问,“你受伤了?”

    “是啊,你的好老公干的。”纪凌风阴恻恻的回答。

    晚晚被那股狠厉镇住,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而纪凌风则忍着痛再次看向沈崇岸,“我再给你五分钟,要么你放我一条生路,要么看着你的女人死。”

    额!

    夏晚晚忧郁的看向一旁的男人,为什么要沈崇岸做这种选择题?

    沈崇岸显然也在挣扎,倒不是挣扎救不救晚晚,而是他知道就算他答应纪凌风,对方都不可能真的放了晚晚,刚才铁子的人汇报,整个教堂都埋了炸弹,连不远处的婚礼上也是如此。

    纪凌风哪里只是想要一条生路,他是要所有人的命。

    从陈国正发现沈氏出了问题后,沈崇岸就知道纪凌风必然要筹钱,而要筹钱必然是要出货的,可他没想到的是纪凌风的这批货不仅有新型的毒品,还有军火。

    更没想到纪凌风竟然将交易地点定到了距离婚礼现场只有五百米的教堂,一旦引爆炸弹,别说他们,婚礼上人来宾全都有生命危险。

    这已经不是救不救晚晚的事了。

    砰!

    “啊啊啊……”

    就在沈崇岸脸色越来越阴沉的时候,纪凌风忽然朝着夏晚晚的方向开了一枪,虽然安装了消音管,可子弹落在晚晚身旁,她愣是被吓得啊啊尖叫一声。

    沈崇岸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整个人就朝纪凌风冲了上去,却被指着夏晚晚的一支枪顶在了太阳穴。

    “退后!”纪凌风命令沈崇岸。

    沈崇岸的目光却落在晚晚的身上。

    晚晚尖叫完发现身体没有痛感,这才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旁边的椅子上一个黑洞,还冒着白烟,嘴巴张了张,有些恍然抬头就对上沈崇岸愤怒中混着疼惜的目光。

    心好似被刺了一下,朝着男人动了动嘴巴,“我没事。”

    可她这话,听到沈崇岸的耳里,更为痛苦。

    “三少,还考虑吗?”

    “你这个疯子!”说着沈崇岸一拳就朝着纪凌风打了过去,纪凌风也不示弱,下一刻一拳狠狠还给沈崇岸。

    夏晚晚看到那拳头结结实实的打在沈崇岸的身上,心疼的喊道,“别打了,别打了……”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