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一场春宫戏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1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10-11
A A A A x
b B
    沈崇岸从‘夜色’出来,就碰上已经修复还鼻子的蓝雪,挑了挑眉。

    “三少……”蓝雪见人出来,连忙上去一把挽住,娇滴滴的唤了一声。

    “美人,终于肯露面了?”沈崇岸痞气的捏住蓝雪的下巴。

    蓝雪紧张的娇嗔一声,“三少别这样嘛,大家都看见了……”

    “你不是最喜欢被人看嘛。”男人邪气的勾唇,虽然被赶出公司,可那与身俱来的矜贵之气,并没有因此减损,反而纨绔气息更盛,那能诱人犯罪的桃花眸邪肆的望着蓝雪,让她的心跳几乎失速。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是爱这个男人,可是一想到自己毁掉的脸,还有仍旧关在监狱的父亲,以及为了恢复这张脸所受的钻心之痛,她的指甲不由的扣住掌心,让自己笑的越发的妩媚,用另一只手轻轻勾住男人的掌心,轻轻的挠着,“那三少想看吗?”

    “这么主动?”沈崇岸猛地一掌扣住蓝雪的腰肢,桃花眸底闪过一丝戏谑。

    “三少不喜欢?”蓝雪仰着脸,妩媚妖娆的盯着男人,她这招曾百试不爽,对男人的吸引力有多大,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果然沈崇岸将唇凑到她的耳后,低低的问,“本少破产了,你……还要我看?”

    说到一半,沈崇岸故意顿了顿。

    蓝雪只感觉身体一颤,差点失了神志,好在很快恢复正常,认真的看着男人眼睛,“我不仅想三少看,还想要……”

    “啧啧。”

    男人啧啧一声,明明很是嫌弃,偏偏被蓝雪听出了调情的味道,伸手勾住沈崇岸的小拇指,“唔我家?”

    沈崇岸轻笑一声,“好啊。”

    蓝雪眸中精光一闪,勾着男人的手一路朝着她所在的公寓而去,推门而入,那房间竟早已摆好了烛光晚餐。

    “我去准备一下,我们先喝一杯?”蓝雪眸光发亮的看着沈崇岸。

    男人双手插兜,一脸任君宰割的模样。

    蓝雪脸上笑意更浓,串进了房间。

    只是才进去那张不知道被动过多少次的假脸上笑容淡去,取而代之的是诡异的冷笑,将一支蓝色的液体注射进男人的酒杯,然后换了一身几乎透明的情趣内衣,照了照镜子,确定没有失误才打开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给少主,“从此以后沈崇岸都将不再是我们的威胁。”

    “呵呵。”发完,蓝雪关掉手机,朝着镜子里努了努红艳的唇,扭着丰过的臀,风情万种的出了房间。

    鲜花、烛光、红酒,还有美人……嗯,勉强算是美人吧。

    沈崇岸薄唇翘着好看的弧度,看着女人使尽浑身解数,最后将红酒递到他的唇边,反手一勾,将那酒尽数倒入女人的口中。

    蓝雪眼底闪过一抹惊慌,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继续为男人斟酒,可身体里的兴奋越来越不可控,眼前的景物也变得模糊游离,不过蓝雪还是靠着极强的自制力再次缠上男人的身体,看着男人喝下自己酒杯里酒水。

    不一会沙发上就传来男女暧昧的声音,且一声比一声疯狂。

    周森那张面瘫脸快绷不住,将目光悄悄的移到地面上,作为一个才开始谈恋爱,还没开荤的老男人,这种画面实在太刺激,他家教好,要得体。

    “滚去室内。”沈崇岸显然也家教颇严,瞄了眼沙发上的人,骂了一声,然后才看向周森,“液体送去检查,手机复制解密。”

    “是,那蓝……裴小姐呢?”周森听到渐远的喘息声,松了口气,终于抬起了他尊贵的头颅。

    “等醒了控制住,让她好好看看自己被谁上的。”扔下这句,沈崇岸悄然离开某公寓,周森却苦逼的开始善后。

    为了没有纰漏,连周遭的监控都一一被换掉。

    周森知道这一夜他一定没得休息,但他一点都不伤心,因为就在他来的时候三少和蓝雪在‘夜色’门口的互动被记者好巧不巧的拍到。

    如果他没猜错,三少现在应该去爬墙了。

    心态平衡了,周森同志觉得工作也变得有趣起来。

    ……

    夏宅。

    从陈国正离开之后,夏晚晚就有些心神不宁。

    看着几张卡里的天文数字,一颗心怦怦怦,倒不是因为钱太多如此紧张,而是她将沈氏卖掉了。

    是货真价实的卖掉了。

    虽然她那天和沈崇岸在卫生间的时间很仓促,但男人的话她听的很清楚,股份可以卖,而且必须全卖,还必须卖的真实。

    但现在真卖了,晚晚反而这一点真实的感觉都没有。

    等了一下午,她都没等到记者的大爆料,也没有沈崇岸的消息,心慌的一直在画纸上来来回回的勾着线条,时不时的看一下娱乐新闻,还有各个大V发布的内容。

    可到了旁晚,仍旧没有任何沈氏的消息。

    夏晚晚有些不明所以,难不成陈国正没有去沈氏?

    就在她心慌意乱,却不敢这时候联系沈崇岸的时候,她关注的一个经常发豪门狗血八卦的大V终于发博了。

    只是……

    当目光落在沈崇岸和蓝雪暧昧的图片上,忐忑了半晚上的夏晚晚脸色陡然冷了下来。

    她为那男人牵肠挂肚,担心公司被收购,最后计划不成功反而将沈氏搭进去,心慌了这么长日子,那男人倒好,居然这时候还有心情去调情。

    呵呵。

    心中冷笑,将惶惶不安了一晚上的心情收起,被她糟蹋的不成样子的稿纸揉成一团,朝着门口砸去。

    心情坏到极点。

    哪知道就在她扔第五个纸团的时候,猛地听到一声轻唔,身体一绷,紧张的站了起来,结果却看到不知何时,不知用什么办法站到了她卧室的男人。

    夏晚晚,“……”

    石化了三秒后,夏晚晚将剩下的纸团一把全朝着男人扔了过去。

    沈崇岸也不躲,任由纸团砸在脸上,嘴角带着痞痞的笑意,“砸够了没?”

    夏晚晚想了想,将旁边的空白纸捏成团,又砸了过去。

    这次沈崇岸伸手就接住了。

    夏晚晚气恼的瞪着眼前登堂入室的男人,“沈三少大半夜的闯独居女人的卧室不好吧?”

    “还生气?”沈崇岸大步上前,揉了揉晚晚半干的头发。

    “你认识我,我认识你吗?”哪知道沈崇岸的话说完,夏晚晚忽然退后一步,抱胸看着眼前高大俊美的男人,凉凉的问。

    沈崇岸差点一口老血喷出,这小东西还真记仇!

    “我们是经过法律认可的合法夫妻。”沈崇岸深呼吸,桃花眼灼灼的望着小女人,无比认真的回答。

    “是吗?”夏晚晚盯着那张俊美似神祗的脸庞不为所动。

    “真的生气了?”沈崇岸见此,上前伸手用掌心蹭了蹭小女人软软的脸颊。

    晚晚不说话。

    “那是吃醋了?”

    “没有。”这一次晚晚想都不想的反驳。

    “回答的这么快,看来果然是吃醋了。”沈崇岸促狭的轻笑一声。

    只是他不笑还好,一笑彻底惹恼夏晚晚了,抽过刚才靠在椅子上的抱枕就朝着男人身上砸了两下,“你走,别忘了我已经起诉离婚。”

    沈崇岸想到晚晚拒绝杜泽时说的话,这下真急了,一把将晚晚怀里的抱枕按住,扔到一边,“刚才的话收回去。”

    “你说让我收,我就收,那我多没骨气……唔……”被忽然一凶,晚晚梗着脖子越发的强势,哪知道才说完最后一个字,红唇就被一处柔软封住,唔唔的瞪大眼睛,满眼的怒气,这个混蛋又来这一招?

    这些日子连着装失忆又是装纨绔,明面上跟小女人闹的不可开交,上次在卫生间的吻仓促不解馋,今天又免费看了一出春宫戏,见那小嘴一直往外蹦狠话,他当下就忍不住了。

    “唔唔……沈崇岸……”

    “是老公!”沈崇岸大手扣住晚晚的后脑勺,一边将那思念已久的吻加深,一边纠正小女人的称呼。

    夏晚晚被吻的上气不接下气,铆足了劲将人推开,想到那暧昧的照片,边擦嘴巴,边狠狠的爆粗,“真是被狗日了!”

    “汪。”

    夏晚晚,“……”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