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 暴殄天物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5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10-11
A A A A x
b B
    沈崇岸和沈崇明被赶出沈氏,接着陈国正更是授意自己带的人将他们遗留在办公室的私人物品直接扔出沈氏大厦。

    周森气的脸色涨红,虽然早有准备,可当看着三少被赶出去,仍是有些接受无能,面色怏怏的去帮地上正收拾的阿乐。

    倒是正主一脸悠闲的双手插兜,指了指地上的东西,“都扔掉吧。”

    被旁人碰过的东西他怎么会再要。

    “那我送您和大少回沈宅?”周森将手中的东西交给阿乐,试探的询问。

    “不用,我另有约。大哥呢?”沈崇岸侧头看向同他一般狼狈的沈崇明,悠悠然的问。

    沈崇明叹了口气,同时又感觉身上一阵轻松,“自然是去看老婆。”

    “等爷爷出院,带嫂子回趟家吧。”沈崇岸看了眼自家大哥,懒洋洋的邀请。

    “等你搞定你老婆,一起回。”沈崇明说这话的时候语调里明显带着几分调侃和幸灾乐祸。

    沈崇岸嫌弃的瞥了眼自家大哥,直接挥手再见。

    这时苏珊走了出来,看到沈崇岸,“三少,您真的要走吗?”

    “我不走可以吗?”沈崇岸耸耸肩问。

    苏珊一时间脸色苍然,“三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

    “嗯,会让周森通知你。”说完沈崇岸转身朝着车子走去。

    苏珊有些无力的站着,最后目光落到周森身上,“周特助有什么打算?”

    “自然是跟着三少。”周森似乎很奇怪苏珊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可是三少……”

    “我一直便是隶属三少,和公司没关系。”仿佛知道苏珊要说什么,周森打断她的话,快步去追沈崇岸。

    阿乐也抱着怀里的私人物品跟了上去,虽然三少说不要了,但这些东西都有三少的印记,自然需要妥善处理。

    苏珊轻唤了声阿乐,“阿乐,你这是干什么?该工作了!”

    “抱歉苏珊姐,我明天会将辞呈递上。”阿乐知道自己比不过周森在三少身边的地位,可今天的陈总那么对三少,让她继续再在公司待下去,她做不到。

    说完阿乐见周森已经将车子开了过来,忙小跑着上车。

    苏珊愣愣的看着一众离开,她是什么时候被疏远的,为什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可要让她跟随三少辞职,显然不可能。

    她好不容易才熬到现在的位置,当初因为生育被阿乐代替,之后便一直游离在总裁办公室的边缘,沈氏易主,于她是危机也是机遇。

    望着绝尘而去的迈巴赫,苏珊重新回了沈氏大厦。

    相比以往沈氏稍有动静就上头条,这一次沈氏易主这么大的事情,网络上却没有任何的消息,只有金融圈在悄悄的传播。

    夏晚晚也是在第三天后知道沈崇岸被赶出沈氏,虽然早就有预料,但预料哪里及得上事情发生后带来的震撼。

    她真的没想到沈崇岸对于沈氏说放下就放下了,心中不免有万千的问题想要问问男人,可事到临头,她不确定男人何时收网,自己的一举一动有没有被监控,所以只能忍着。

    仅有的信息要么来自朱周,要么来自沈崇岸那仍旧不断的绯闻。

    某种情绪在夏晚晚的心底一点一点的积聚,但面上却更加的平静,白天工作,晚上跟曜天视频,还开始研究新岛的建设,她像个乌龟将自己整个缩起来,努力克制住那些糟糕的负面情绪,让自己全心全意的去信任对方。

    而陈国正也在接任沈氏三天后,开始大范围的裁员,将一些古板思想传统的董事赶出了董事会。所有沈氏的高层也人员大变动,留下的要么是唯新人总裁马首是瞻的,要么一些无关紧要没有立场的。

    这大清洗在一周后结束,沈氏从内到外都换了样子。

    沈崇岸坐在‘夜色’的包厢,懒洋洋的喝着酒,沈泓扫了眼那瓶82年的拉菲,用脚踢了踢沈崇岸的,“你都破产了,还浪费我的酒,我可不会替你买单。”

    “小气,不就一瓶酒吗?”沈崇岸嫌弃的扫了眼自家堂哥。

    沈泓却满脸痛心,“一瓶酒怎么了?一瓶酒也是有价值的,让你这么糟糕,还不如留给我老婆。”

    “啧啧,老婆奴。”沈崇岸摇摇头。

    可他的嘲笑完全打击不到沈泓,反而斜睨一眼大口喝酒的男人,“羡慕嫉妒?”

    “切,搞得我好像没有老婆似的。”沈崇岸嘟哝了一句,终于将问题拉回正题,“让你帮我找嫂子问的事情,你问清楚了吗?”

    “嗯,都在这里了。”见沈崇岸神色正经起来,沈泓也不跟他啰嗦,将一沓行程表递给沈崇岸。

    沈崇岸翻开,里面详细的记录了纪凌风这三年的行程。

    翻看了一会沈崇岸就蹙起了眉,抬头问沈泓,“纪凌风也算是国内近几年人气最旺的当红鲜肉之一了,为什么他的行程中每年都会有几处空白?”

    “这……”沈泓皱眉,想了想才回答,“听小雪说,纪凌风母亲身体不佳,常年在国外养病,所以他每年都会抽出一段时间陪母亲。你也知道,虽然都是经纪人,但小雪对艺人没有那么苛刻,能满足对方的要求都会尽量满足,何况纪凌风这样的要求实在不算过分,还很孝顺。”

    “哦。”沈崇岸轻轻哦了一声,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晚晚失忆的那段日子,上面两个月纪凌风是没有行程的。

    沈泓见他将目光集聚在那处,提醒道,“这两个月应该是被你打伤,在住院。”

    “我知道,只是我之前一直很不明白,我当初是下手狠,但绝没有将纪凌风打到住院两个月的程度,如今倒是有些明白了……”沈崇岸越说越低,像在自言自语。

    “明白什么了?”沈泓到现在都不明白沈崇岸为什么会查纪凌风,毕竟纪凌风也算是鼎盛的艺人,以阎老大的手段,断然不会让不干净的人在林岚和曾雪身边。

    沈崇岸没有回答沈泓的话,而是直接让周森将资料收起,起身朝外走去。

    “喂,你还没回答我的话。”沈泓每次被当成免费劳力,还被坑酒,心情很郁结,干脆将剩下的半瓶拉菲倒进自己杯子,正打算过过瘾,忽然想到老婆怀孕不许他沾酒,身体一颓,他一个开夜店的不让喝酒,这叫什么事?

    可下一刻沈泓用力嗅了嗅杯子里的红酒,然后决然的放下,嘴里哀叹,“真是暴殄天物啊!”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