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假戏真做?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5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10-11
A A A A x
b B
    从公开起诉离婚后,夏晚晚便搬回了夏宅。

    和沈崇岸面上决裂,曜天又在艾格,夏宅很是冷清。

    吃过晚饭,她便开始加班。

    生活已经很糟糕,晚晚不希望自己胡思乱想,所以将精力全部放在了设计上,还购置了不少小玩意,让自己忙起来。

    许是这些日子勾心斗角,她反而向往了在农场的田园生活。

    宫云海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晚晚专心致志的画着设计图,密林里搭建起的红色房子,仿佛与世隔绝。

    “想隐居?”宫云海看了眼低低的问。

    夏晚晚没抬头,她刚才已经在监控里看到是宫云海才放进来,勾勒完最后一笔,晚晚放下手中的笔,看向宫云海,“瘦了。”

    “是不是更英俊了?”宫云海调侃的问。

    哪知道夏晚晚却认真的看了会,然后摇头,“胖点更英俊。”

    “哈。”听到晚晚如此不客气的话,宫云海轻哈一声,然后颇为认真的说,“看来我需要增胖一点,好得到你的认可。”

    “我的认可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那万千迷妹。”晚晚轻笑,知道这些日子的关押并没有给云海造成心理负担,心情略微好了些。

    “呵,我有些伤心了,以为你跟三少离婚后,会考虑我,所以出了宫家就赶来排队。”宫云海语气轻快的调侃,他知道晚晚这些日子亦是不好过。

    夏晚晚侧头认真的看了宫云海一会,然后若有其事的点点头,“如果我这个婚能离成功,我会第一时间送你号码牌的。”

    宫云海,“……”

    这坏丫头居然开始逗弄他了,果然是心里一点点都没有他呢。

    “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宫云海不再继续逗弄晚晚,因为最后的结果还是他自己吃瘪。

    “也没有,就是忽然有些厌倦城市的生活,等手边的事情告一段落,想去试试其他生活。”晚晚重新拿起笔,慢悠悠的在设计纸上画了起来。

    宫云海点了点头,“可以,毕竟你现在是小富婆一枚,想过什么样的生活都可以随自己选择。”

    “你都知道了?”陡然听到宫云海的话,晚晚意外的问,她卖掉沈氏股票的事情目前应该只有沈崇岸和朱周知道。

    但晚晚这话才说完,忽然想到什么,目光探究的看向宫云海,“你跟天盛地产什么关系?认识陈国正?”

    “我为什么就不能是从沈崇岸那里知道的。”夏晚晚的话问的让宫云海颇为伤心,摊摊手问。

    夏晚晚一怔,沈崇岸告诉云海的?怎么可能……

    只是才觉得不可能,目光却在对上宫云海真诚的目光后,微微一滞,什么都明白了,“你们在演戏……”

    原本晚晚以为只有她在配合沈崇岸演戏,但这一刻她才意识到原来宫云海也是这场较量的关键。

    “我可没这么说。”宫云海耸耸肩,但已经不用说明。

    夏晚晚已经不需要再问了,怪不得那日沈崇岸明明带着诚意去调和,可事情却还是按着最糟糕的情况来了。

    原来如此。

    整个事情里,她才是被瞒的最深那一个。

    忽然,晚晚有些生气,这两个男人真是可恶,害的她之前愧疚不已,还自作多情的以为两人是为了她才闹到如今一步的。

    “王嫂,送客。”夏晚晚反应过来,立马不客气的赶人,她不喜欢被戏耍的感觉,这也是她当日踹沈崇岸踹的那么狠的原因。

    “晚晚,你真的生气了?”宫云海本来是找晚晚道谢的,却没想到两人说了这么多,竟然还要被赶出去。

    可夏晚晚心意已决,见王嫂为难,干脆喊出朱周赶人,这才将宫云海送出夏宅。

    宫云海略为狼狈的望着小女人的侧影,他做错了什么?

    却在夏宅门口看到购买东西回来的纪凌风和朱舒文。

    不等宫云海说什么,纪凌风已经激动的上前,“云海哥你没事了?真是太好了!”

    “我没事了。”宫云海淡淡的回答,目光落在纪凌风俊朗阳光的脸上,有种恍然的感觉,但面上却没任何变化,一如从前。

    纪凌风很开心,“本来想着云海哥今天应该会待在宫家,打算明天再带舒文过去,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云海哥是找夏晚晚吗?”

    “嗯。”宫云海才被夏晚晚赶出来,似乎对什么都兴致不高。

    纪凌风似乎也看出来了,“晚妞最近心情不太好,你是不是碰钉子了?”

    “还好,对了,听说你要结婚了?”不想一直将问题放在晚晚身上,宫云海转移话题。

    纪凌风点了点头,闷闷的嗯了一声。

    见此宫云海微微蹙眉,“要结婚了还不开心?”

    “这是长辈们定下的。”纪凌风含蓄的回答。

    宫云海听了了然,望了眼朱舒文,伸手轻轻拍了拍纪凌风的肩膀,“虽说这婚姻仓促了些,但朱小姐是个不错的姑娘,你要珍惜。”

    “事已至此,我只能如此……”叹了口气,纪凌风忽然话锋一转,“喜帖我已经亲自送到了方姨手里,记得十六号参加婚礼,给我打气。”

    说是打气,面上仍带着无奈,站在一旁的朱舒文嘴上没说什么,心中却微微刺痛。

    宫云海瞥了眼目光黯然的朱小姐,朝着纪凌风点了点头,“自然,你的婚礼我一定会参加。”

    “一言为定。”纪凌风灿然一笑,伸出拳头跟宫云海碰了碰。

    等纪凌风他们离开,宫云海进了夏宅另一边,陈宇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悄然跟了进去,低声在宫云海耳旁嘀咕了一会。

    “这么说纪少婚后也会住在这里了。”宫云海挑了挑眉,中间是晚晚,两侧各是他和沈崇岸,如果对面住着纪凌风,还真是热闹非凡。

    可要说纪凌风和朱舒文的婚房定在这里是巧合,宫云海万万是不信的。

    站在阳台上,宫云海望着四周,心绪复杂。

    而同样心情复杂的还有夏晚晚,她知道沈崇岸在揪背后的人,想到他利用云海的事情放大矛盾,却没想到看似闹的你死我活的两人,从一开始就瞒着她在演戏。

    而她呢?竟然还傻傻的信了。

    一时间气怒的靠在椅子上,连设计图也不画了,满脸的不开心,说好的都喜欢她,结果他们自己偷偷结成了CP。

    啧啧!

    晚晚真不知道是要给这两人的演技鼓掌呢,还是鼓掌呢!

    气闷的将笔头咬在嘴里,打开手机,正准备问问沈崇岸,手机却先一步推送了一则三少夜探神秘女子的新闻。

    夏晚晚一个没缓过来,砰的将笔芯咬断了。

    这个混蛋,他这是假戏真做了?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