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千一百七十四,隔间密谈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6 书名:《重生之复仇女王》    连载中 2018-10-11
A A A A x
b B
    万兴珂上了车一言不发,庄娅也一句话都没有说。

    两个人都一片安静。

    万兴珂是担心庄娅身上有什么监视设备,担心坏了伊兰幽和张亚的事不敢开口。

    庄娅是满心想着伊兰幽到底会不会出现而紧张到不想说话。

    直到两人一起到了目标地点,万兴珂才看了一眼窗外说道:“到了,下车吧。”

    “恩。”庄娅应了一声下了车。

    两人一同走了进去,一进去,万兴珂便向店员使了一个眼色。

    “欢迎光临。”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店员满脸堆笑的热情迎了过来说道:“楼上是最新款,两位楼上请。”

    “走吧。”万兴珂看似随意的甩了一下手。

    庄娅点了一下头跟在店员后面上了楼,另一边的一个女店员瞧见了万兴珂的手势,暗自点了一下头。

    拿出手机佯装给自己的男朋友打电话:“你下班记得来接我哦。”

    楼上隔间,伊兰幽在自己杯中的黑咖啡里面加入一颗方糖,用勺子搅了搅。

    听见暗号,嘴角微微上扬。

    “这几款都是新款。”女店员殷勤介绍说道:“您可以试穿一下。”

    “好。”庄娅应了一声接过两件齐胸礼服。

    “这件婚纱也可以一起试穿一下。”女店员将一件拖地婚纱单独悬挂出来说道:“这是刚到的,连试穿您都是第一位呢。”

    “好。”庄娅点了一下头。

    “这边请。”女店员将庄娅领进试衣间问道:“需要帮忙么?”

    “不用。”庄娅将女店员支开,整个试衣间只剩下她自己一个人和一堆衣服。

    深呼吸一下,庄娅实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四处瞧瞧封闭的试衣间,心里更是慌乱的不行。

    看来伊兰幽是当真不准备帮她了。

    伸手拿起其中一件礼服,庄娅的手抚摸礼服上面景致的蕾丝花边,心里五位陈杂。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咔哒】一声,试衣间左侧靠里的隔板竟然活动了。

    庄娅也被吓了一跳,抬头去看就瞧见这隔板向左移动了一下。

    一个与自己长得极其相似的人走了出来。

    “你……”庄娅看见对方也是一愣。

    “……”张亚没有说话,只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往里指了指。

    庄娅点了一下头便走进了隔间。

    庄娅后脚刚进了隔间,后面的暗门便【咔哒】一声又关上了。

    “……”庄娅回头看了看,之后又回过头往前走了走这才发现整个隔间别有洞天。

    明亮的灯光,欧式风格,墙壁上还有几幅油画,空气中淡淡的花香夹杂着咖啡的香气。

    “好久不见。”伊兰幽端着咖啡杯小抿了一口。

    “是你!”庄娅见到伊兰幽一时之间竟有些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不是你想见我么?怎么现在还一脸惊讶的样子?”伊兰幽嘴角一勾问道。

    “你不怕我身上有什么窃听装置?”庄娅问道。

    “能选定这个地方跟你见面,自然是做过准备的。”伊兰幽嘴角微扬说道:“整个房间是一个信息屏蔽器,这里发生任何事,任何对话,哪怕是现如今最先进的仪器也窃听不到。

    “你对这一切都很自信?”庄娅上下看了一眼伊兰幽一眼。

    “呵呵。”伊兰幽轻笑说道:“如果不自信,又怎么能让别人信我呢?你说是吧?”

    “……”庄娅没有接话,现如今她也只有伊兰幽一个人可以信任甚至只能对她一人求助了。

    她别无选择。

    “坐吧。”伊兰幽指了一下自己对面的位置说道:“干站着多辛苦。”

    “……”庄娅走到伊兰幽的对面坐了下来说道:“我想让你帮我。”

    “凭什么?”伊兰幽没有答应或者否决只是将问题丢回给了庄娅。

    “凭这件事关乎程万两家,关乎张亚,你就不得不帮。”庄娅的手在身侧捏了捏拳头,她在赌,赌伊兰幽不会弃张亚于不顾。

    “这算一个理由。”伊兰幽微微点了一下头,抬眸看向庄娅,似乎在等她接下来的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庄娅迎着伊兰幽的目光感觉自己如坐针毡。

    但若是硬要她再说出什么理由,她真的很难想象得到。

    末了,在这场对视中,庄娅落了败阵。

    “求求你。”庄娅声音的分贝明显弱了下来说道:“求求你,帮帮我。”

    “这才是求人帮忙该有的态度。”伊兰幽抿了一口杯中的咖啡然后将咖啡杯往桌上一放说道:“庄娅,我们算不上朋友,但也不是陌生人,我的性格你应该知道。”

    “……”庄娅没有接话,心里有些发毛。

    这段时间她确实做了一些算不上光明磊落的事情,但是她也是为了闫乐成,为了大局考虑,她没有办法。

    “我这个人睚眦必报,绝对算不上什么君子,极其护短见不得我身边的人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伊兰幽的语气有些懒散,但话语中的威严不容任何人反驳。

    “……”庄娅的额头渗出丝丝冷汗。

    “你对我弟弟做得,对张亚做得那些事。”伊兰幽的指尖轻轻点着桌面:“我全部都知道的清清楚楚了。”

    “那是……”庄娅想要辩解却被伊兰幽打断。

    “庄娅,你觉得你的理由能抵消你做的这些事么?”伊兰幽对上庄娅的双眼说道:“如果不能,不说也罢。”

    “……”庄娅的理由从始至终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闫乐成。

    但是这个理由在伊兰幽眼中根本算不得理由。

    庄娅咬了咬下唇,是啊,在她伊兰幽眼中除了她自己的家人和她的朋友,她还不谁放在眼里过?把谁的命当做人命了?

    伊兰幽看着庄娅的目光,心念一动便知道庄娅心中所想,嘴角撇了撇说道:“庄娅,有什么事尽管说出来,如果你今天说动我了,那我无偿帮你,你要怎样便怎样,我心甘情愿当你的棋子。如果不能……”顿了一下,伊兰幽笑了一声说道:“那你就别管自己只有当棋子的命。”

    伊兰幽嘴角是轻蔑的笑,眼睛的余光却是时刻在注意庄娅的神情变化。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