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3章 你不是织毛衣的料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3 书名:《高冷老公驯妻上瘾》    连载中 2018-10-11
A A A A x
b B
    第1333章 你不是织毛衣的料

    叶琳走出这片富人区,独自走在马路上,曾经自己也有一个很好的家庭,有一个有钱的丈夫,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

    现在……只有数不清的债务,以及一个已经对生活丧失信心的老公。

    唐忆君结婚那天,她没有收到邀请,但是大半个银城都知道了白家少爷要娶唐家千金的事情,她也不例外。

    自己的女儿要出嫁了,她这个做母亲的却没有到场,说出去还是有点意外的,不过很显然没有人在意,大家都当她这个母亲已经死了吧?毕竟……她都走了这么久了。

    在那场婚礼上,叶琳是跟着婚车队赶到教堂的,看着那边一个个打扮的光鲜亮丽的人,而自己……只穿了一身破旧的衣服,就算是想当面跟唐忆君说些祝福的话,也没面子靠近啊!

    直到前不久,叶琳又在电视上看见了一则新闻,是有关于唐忆君的,报道上说,她在街上跟一个小偷起了争执,还给了对方两拳,视频就只放了一小段,后面发生了什么,她也不知道。

    为了确定唐忆君是真的没有事,她这才来到这里的。

    铃铃铃——

    一阵手机的铃声急促的传来,将叶琳思绪给拉了回来,她眨了两下眼睛,这才从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机,“老公?”

    “你在哪儿?”康远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来,语气还带着不悦。

    “我在……”要是说自己在唐忆君家里,以康远现在的心情,搞不好又想干出什么事情来呢吧?想到这里,叶琳的话锋一转,“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都中午了,为什么还不回来?”康远问道,语气听上去就有些不爽,“回来做饭了。”

    叶琳刚刚才从白家别墅里走出来,这个地方不好打车,而且也很远,从这里打车的话,车费都不知道要花多少去了,所以没有办法,她正打算走回家呢。

    “我这边有点事……”叶琳避重就轻的说道。

    “怎么?是不是又遇到高利贷的人了?”康远问道。

    “那倒不是,只是我……”

    “既然不是,那你就赶紧回来!我饿死了!”康远的脾气很是火爆的说道。

    “我知道了,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叶琳听到康远这样的语气,心里自然也有些不开心的,但是她也能理解了,毕竟现在家里的这个情况,康远脾气不好,也在情理之中。

    …

    叶琳好不容易才回到地下室里,还顺道买了一些便宜的蔬菜。

    地下室里很阴暗,阳光根本就投不进来,整个小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发霉了的味道,闻着都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但是没办法啊,除了这里,他们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睡了。

    “怎么才回来?”康远躺在简陋的沙发上看杂志,整个人看上去颓废的不行。

    他身上的那套衣服,已经穿三天了都,胡子也是很久没有刮过了,他整个人也开始散发出一股霉味儿,邋里邋遢的。

    “不是说了,我有点事吗?”叶琳蹙蹙眉,说道。

    “你除了上班就是回家做饭,能有什么事!”又不是遇到了高利贷追债的,她干嘛还在外面磨叽了这么久?

    “老公,如果你只是想指责我的话,那还是省省吧。”叶琳安静的做着饭,表情很沉静,跟康远的烦躁行成了鲜明的对比。

    “……”康远因为找工作不顺,心情不爽就很想找人吵吵架,在外面他找不到对象,所以只能把怒气和怨气全数发泄在自己的妻子身上了。

    可是自己的妻子这么不哼不哈的,对着她就仿佛像是对着一堵墙似的,康远感觉自己一拳似乎打进了棉花里,没有一点点杀伤力。

    叶琳很快的就做好了饭菜,两菜一汤,看上去简单十足,但还是很有营养的,两个人的话,勉强还是够吃的。

    “老公,饭做好了。”叶琳冲他喊道。

    “哦。”康远放下杂志来,坐在了小桌子前,这个小小的地下室面积是真的小,一室一厅,连卫生间都没有。

    小桌子上摆放着热气腾腾的饭菜,叶琳已经抱着饭碗开始吃起来了。

    安静的小地下室里,一时间只能听到两人吃饭时咀嚼的声音。康远像是有语言强迫症似的,又开始找话题了,“下午还要去餐厅吗?”

    “不去了,我请了假。”叶琳说道。

    “请假?”

    “嗯,请假了。”为了去看看唐忆君,叶琳是请了假去的。

    “那你到底有什么事情?”

    叶琳站起身,把饭碗放在洗手池里,“就是有点私事而已,你没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怎么,你是不是找到钱了?”

    “没有。”

    “那你……”

    “我有点累,先去休息一下了。”叶琳说道,“你等会儿吃完了饭,就把碗洗了吧……不洗也无所谓,我晚上再洗。”

    叶琳说罢,人就已经走向那张小床上了,和衣而卧的躺下准备睡觉。

    康远默默的盯着叶琳的背影,叶琳……今天有点怪怪的啊,自从被警察放出来之后,叶琳就开始认认真真的找工作了,费了一番劲儿才找了个餐厅的服务员的工作,从此以后更是化身为了工作狂魔,每天按时上下班,还不曾迟到过。

    没想到,今天她竟然请假了!所以,他好奇啊,叶琳到底请假干什么去了?他或许是因为那件事情而变得有些多疑了,他就是觉得叶琳有可能会背叛自己。

    可是他不管怎么逼问,人家叶琳就是不肯说啊,他有什么办法?

    看着桌子那些简单的小菜,也实在是没有什么胃口再吃了。他把碗里剩的饭都倒掉了,然后扔进了洗手池里,发出了‘砰’的一声响,回到沙发上继续看杂志。

    “碗摔坏了你去买。”叶琳躺在床上幽幽的说道。

    “哼。”

    康远冷哼了一声,他现在手头上可是没有一分钱的,现在这个家全是由叶琳一个人在支撑着的,他也不是没想过要找工作啊,可是他在银城的工作后路都被断了。

    唐文斌那人做事还真是够绝的,把大小企业的老板都说了一遍,就是不准收他做员工。康远到底也是个读过书的人,而且加上之前也开过公司,算是个体面人,心高气傲的他还是更想去公司上班,像那种餐厅打工啊,工地搬砖啊之类的,他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可是……再不找点工作来做的哈,家里可就要面临断粮的危机了。

    算了,不管叶琳今天到底是干什么了,只要别让他发现她有背叛自己的想法就好说。

    ……

    傍晚的时候,白江南回到家里,就见唐忆君正在研究一个毛线织成的小毛衣,这个举动看的白江南有些诧异起来,“哟,今儿个太阳莫不是打西边出来的吧?你居然在织毛衣?”

    这未免也太惊悚了点吧!

    “怎么,不可以哦?”唐忆君抬起眼来看了他一眼。

    “可以是可以,就是……”感觉有些不太真实啊。

    “看起来很简单啊,怎么我就织不出来?”唐忆君正在跟这个毛衣较劲,真是来气啊,明明那个钟点工教自己的时候,针法很容易的,怎么等自己的实际上手的时候,感觉并没有这么简单?

    “你从来都没织过,当然会觉得难了。”白江南从她手里拿过那件小毛衣来,“你看,你这里的针法就错了。”

    “……”唐忆君看着他把自己刚刚织出来的针脚都给拆掉了,再重新织了一下,她撑着下巴看着白江南的侧脸,“没想到你连毛衣也会织。”

    “又不难。”

    “可是,你织毛衣的样子……”

    “帅吧?”

    “很娘。”

    “……”白江南的嘴角微微一抽,‘很娘’都说出来了,什么仇什么怨呐?“话说,你为什么突然会想到要织毛衣呢?”

    唐忆君看着白江南织毛衣的手法,淡淡的说道,“我吗,我只是突然想,我也想为宝宝做点什么。”

    原来是母爱泛滥了啊,“织毛衣可能不太适合你。”以唐忆君这么个粗人来说,织毛衣这种细活儿,确实是不适合她。

    “尝试一下嘛。”

    “那我教你。”白江南捏着线头,一边继续打着针脚,还一边示意唐忆君仔细看着自己的手法。

    唐忆君看着白江南手里的动作,然后轻声说道,“今天,叶琳来这里了。”

    “叶琳?”白江南手里的动作也是一顿,随即问道,“叶琳她来这里干什么?她没有伤害你吧?”

    白江南可没有忘记,之前叶琳一家人都是怎么对唐忆君的,绑架、下药、勒索,叶琳已经不配做一个母亲了!

    “没有,她说她就是来看看我的。”唐忆君摇了摇头。

    “是嘛。”白江南的眼眸微微一沉,真的只是来看看唐忆君的话,那还好说。

    倘若不是……

    为了老婆孩子,做掉丈母娘这种事他也不是做不出的。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