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5章 下的什么药啊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0 书名:《高冷老公驯妻上瘾》    连载中 2018-10-11
A A A A x
b B
    第1295章 下的什么药啊

    金泰吊儿郎当的走上前,把白江南放在办工桌上的那张支票拿走,拿在手里晃了晃,便朝门口走去, “哦,顺便再说一下,白总您的领带是真的很别致!”

    说罢,金泰便笑着走出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白江南默默的思索了一下,其实金泰这么突然的告诉了自己唐忆君的下落这件事,也实在是有些泰巧合了。

    怎么刚一出这事儿来,金泰就这么巧合的就跟自己说了唐忆君的下落,可是调查出来的事情,也确实是没有人家金泰什么事儿,这个事情确实也是有些奇怪了。

    算了,白江南低头去看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只要金泰没有心思去动唐忆君,那他倒是可以不去细究。

    看向笔记本电脑的时候,白江南的视线又不自觉的落在了胸前的红领巾上面……好像确实是挺别致的啊。

    ……

    唐忆君在白家别墅里,躺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之后就有有些无聊了,掏出手机来正准备打游戏的时候,就感到一阵震动,他拿起来一看,是唐文斌打来的电话。

    “喂,老爸,打电话来干什么?”唐忆君盘着腿 说道,“想我了咩?”

    “你被康远下药了吗?”唐文斌问道,问的很开门见山啊。

    “……”唐忆君迷之沉默,脸色略显尴尬,“你怎么知道的哦?”

    “叶琳说的。”唐文斌说道,“所以下的什么药?”

    “……”唐忆君又是一阵沉默,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说啊?“老爸,叶琳没说是什么药吗?”

    “没有。”

    “哦,那就好。”唐忆君松了一口气,这要是说出去了,面子真的是不要了。

    况且,一想到那个药,唐忆君就会下意识的想到前天晚上……炽热疯狂晚上,不知道怎么的,脸就有些发烧了。

    “什么?”唐忆君说的声音太小,唐文斌没怎么听清楚,“是什么药啊?”最好不要是什么对身体不好的。

    “就那个什么……安眠药。”唐忆君随口瞎说了一个。

    “安眠药?”唐文斌皱了下眉头,下安眠药可还行?剂量太大,也是会致死的啊!“真没事儿吧?”

    “没事。”

    “那好吧……”唐文斌听唐忆君说话那么中气十足的,想必也是没什么大碍的样子,“那我挂了,你慢慢玩。”

    唐忆君‘嘿嘿’一笑,“老爸拜拜。”

    …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白江南就回来了,手里还买了一个披萨饼,一进门就喊道,“忆君,来吃披萨啊。”

    “……”唐忆君躺在沙发上打游戏正打的起劲儿,一时间没空理会他,但是很快的,鼻端就嗅到了一阵香味儿,她瞄了一眼,“榴莲披萨。”

    “嗯,你最喜欢的。”白江南用小刀切了一小块,喂到唐忆君的嘴里,“好吃吗?”

    “好吃。”

    “我喂你,你继续打。”白江南继续拿起刀叉来,将披萨像切牛排似的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喂给唐忆君,边喂还边做场外指导,“你走位不行啊。”

    “哪有,我走位很骚的。”

    “没我走位神。”

    “喂你的披萨。”

    “哦……”

    唐忆君打完这局游戏之后,就把手机递给白江南,自己抱着披萨坐在沙发上吃起来,“我明天就回自己家了。”

    “嗯?怎么,在我这住的不开心?”白江南帮唐忆君打着游戏,问道,“反正我们俩也这样了,就干脆同居吧。”

    “哪样啊?”

    “叉叉圈圈了呀。”白江南说的脸不红心不跳,“而且早晚也是我的,我们就当提前体验夫妻生活嘛。”

    唐忆君在他后面踢了他一脚,“你整天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想着睡你。”白江南一张桃花俊脸上扬起了一抹暧昧邪肆的微笑,笑的那叫一个荡漾,他现在也算是跟唐忆君迈出第一步了,那以后的机会自然是多的是了。

    “滚!”

    白江南抓住她的脚丫,在家里她穿的是半截裤,白皙纤细的小腿暴露在空气中,白江南不由得伸手摸了两把。

    那略带薄茧的掌心,温温热热的抚触着她的皮肤,一下子就让唐忆君汗毛倒竖起来,连忙抽回自己的脚,“吃,吃东西。”

    “你吃呗。”白江南看着她有些泛红的脸颊,心念一动,低下头就准备偷香一个。

    薄唇还没靠近唐忆君,嘴唇上顿时就被人强行塞了一块榴莲披萨,“你也吃。”

    “……”白江南咬着披萨,别说这个榴莲味的披萨做的还真不错呢,“再给我一块。”

    唐忆君又塞给他一块,然后视线落在他那条打的相当畸形的领带上,“你的领带怎么是这个样子的?”

    “领带?你怕不是失忆了?这是你帮我打的。”白江南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领带,拜托,这个可是自己临走前,唐忆君给打的红领巾式的领带打法啊,她怎么有脸说出这话来的?

    “我?”唐忆君思索了一下,随即一脸的恍然大悟,“哦,好像是的。”打游戏打的太投入了,上午发生了什么她都有些模糊了。

    “而且你还让我带着带一天。”白江南幽幽的说道。

    “哈?我还说过这话?”

    “……”

    这个唐忆君就没印象了,“可能,我当时在起床气吧。”

    起床气?有见过一个起床气可以维持两三个小时的吗?

    见白江南的脸色有些黑,唐忆君讪笑了两声,伸手想帮他把领带给解下来,但是解了半天,领带愣是没解下来,唐忆君‘咦’了一声,“白江南,好像是个死结。”

    “你真个智……勇双全啊。”白江南咬牙,竟然打了个死结给他?

    “以前红领巾也经常打死结,所以习惯了。”唐忆君耸耸肩,“别急,我直接给你剪开好了。”

    多大点事儿啊,反正一条领带也值不了多少钱,白江南家里又不是只有这一条领带。

    于是唐忆君拿起剪刀来‘咔嚓’一刀就给剪开了, “好了。”

    “谢谢啊。”

    “不客气。”

    白江南看着那条已经烂掉的领带,深呼吸一口气,他一定要教会她打领带的方法。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