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2章 一千二百九十二,冷暖人间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4 书名:《重生之复仇女王》    连载中 2018-08-30
A A A A x
b B
    伊兰幽的突然出现,让本就紧张的局面一下子凝固起来了。

    “诶呦,我们这探病来的还真是不巧啊。”伊兰幽坐在轮椅上慵懒的开口。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周俊坤面色一凝,他明明已经锁门了啊!

    就在周俊坤看向伊兰幽的时候,在病床上躺着的周家主却瞬间跃起飞速夺过周俊坤的手枪,同时一掌击在周俊坤的胸口上。

    枪被抢了,又正面受了周家主的一掌,周俊坤捂着胸口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撞在了墙壁上。

    “你!”周俊坤指着周家主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难道周家主这段时间装出的时日无多的模样都是假象?

    他说怎么好端端的,周家主的病情就突然恶化了,如果不是这般,如果不是他亲耳听到周家主打电话约了律师今天上午过来商量遗嘱的最后细则,他也不至于这般着急。“咳咳咳。”周家主一用力就咳嗽了起来,一双眼睛像是带着钩子似得盯着周俊坤:“我病了这个把月,你说你一直在病床前伺候着,你怎么不说是俊安进不来病房呢?你当真以为我病糊涂了?你跟你姑姑商

    量的每一句话,我都听得真真切切。”

    “什么!”周俊坤一怔,脸色变了变:“原来你什么都知道……”

    “一块石头放在心窝子里这么捂着也应该焐热了?”周家主看着周俊坤:“就你这么一块石头我一焐就是十八年!你热了么?你自己摸摸你的石头心!热过么!”

    心痛啊……他心心念念教导了十八年的亲孙子,竟然用手中这只黑漆漆沉甸甸的枪杆子指着自己。

    “你……”周俊坤目光触及旁边的四个杀手:“你们,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快!”

    那四个杀手却是同时掏出枪直指周俊坤。

    “你们……”周俊坤不敢置信的看着四个人。“咳咳……”周家主轻咳起来:“你不必看着,这四个人都是我的人,一开始我就没让律师改过遗嘱,一开始就是为了试试你是不是已经泯灭人性丧尽天良了!果然啊……”周家主的眼睛微眯起来:“真是一个

    畜生!”

    “爷爷……”周俊坤一听周家主并没有改遗嘱,突然觉得自己还是有机会的:“爷爷,我,我错了,爷爷,我一开始就没想过伤害您啊,您给我一次机会,给我最后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做人的爷爷!”

    “没机会了。”周家主深知,在周俊坤动杀机的一瞬间他就深知,这个孙子留不得了。

    闭上眼睛深呼吸着,周家主将脸别向别处。

    “爷爷……不……不要!爷爷!”周俊坤的瞧见周家主的举动一瞬间体会到了绝望。

    比了一个手势,一个杀手便将一个枕头丢向周俊坤,枕头丢在了周俊坤的脑门上,同时手枪抵在上面,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发出一个【啾】的声音。

    周俊坤的身子剧烈抖了一下,紧接着,血液渗透了白色的枕头。

    周家主比了一个手势,杀手便开始处理了。

    伊兰幽作为这一切的见证者一直保持沉默,她一进来就知道周家主这么一只老狐狸不可能坐以待毙,但是她也没有想到他做事会这么利落。

    直到这些人开始处理的时候,伊兰幽才看向周家主:“周家主真是果断啊。”

    “对于一个要杀老夫的人,即使是孙子,也不用留情面。”周家主咳嗽起来,如果不是他一步步部署,死在这里的人就是他!

    “用谎言来测试人性。”伊兰幽看着周家主冷笑说道:“你奢望能得到什么?”

    “我奢望得到一个合格的周家家主继承人。”周家主看着伊兰幽一字一顿。

    “……”伊兰幽看着周家主,一时之间竟有些同情起他来了。

    一个将家族荣耀看的比自己的孙子更重要的人,冷血,迂腐,这样的人活的更累,更痛苦。

    或许正是周俊坤今天的决绝刺痛了他的心,激起了他身为周家家主的冷漠。

    但毕竟是至亲血脉,伊兰幽不知这之后的多少日日夜夜,这个老人将在怎么的心情中度过。

    十八年的感情并非朝夕,在周家主刚刚闭目回避的时候,伊兰幽看得出来,他并非冷血,但是周俊坤算是把自己作死的,亲孙子死在自己的命令之下。

    也是够他受的了。

    “伊家的,你还没说你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周家主看向伊兰幽。

    “探病。”伊兰幽示意常凝将果篮放在了周家主的病床床头:“还有就是多谢周家家主那日替我的母亲解围。”

    “就算那日我不在,他们也不会太为难令尊。”周家主摆了一下手。

    “今天也是我来的不巧。”伊兰幽瞥了一眼正在擦拭血迹的人,再度看向周家主:“想必之后您还有的忙了,改日我再登门拜访吧。”

    “不送。”周家主自己心里也不好受,不跟伊兰幽再多耗,只是摆了摆手。

    “恩。”点了一下头,伊兰幽便带着常凝退出门去,临出门前,伊兰幽最后看了一眼周家主。

    窗外的阳光正好,他背着光坐在病床上的身影,透露着无限的落寞。

    终究不过是个迟暮的老人。

    收回目光,伊兰幽人也出了病房,偏头看向倚靠在墙边休息的张亚:“走吧。”

    “恩。”张亚应了一声双手背在身后跟上伊兰幽和常凝,只在她站着的位置,留下了一盒旺仔牛奶。

    她前脚一走,后脚一个人影便出现在她停留的位置,拾起她放在那的旺仔牛奶。

    盒装封面的旺仔,睫毛被画的很长。

    低头看着这盒牛奶,男孩嘴角轻扬,她终究是知道了,也默许了。

    这是只有他们才知道的暗号。

    一条走廊很长,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窗外阳光正好,洁白的窗帘被窗外的风徐徐吹起。

    少年望着不远处的女孩背影,女孩微微颔首嘴角带笑,似乎在聆听身旁人说话,又像是为自己的小举动而甜蜜开心。

    不能逾越的距离,不能说清道明的关怀。大概,这个冬天,会是一个暖冬吧。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