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5章 度蜜月,跑了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0 书名:《高冷老公驯妻上瘾》    连载中 2018-08-30
A A A A x
b B
    第1065章 度蜜月,跑了

    这个事情说起来很气!

    容景辰跟乔羽安在婚礼现场竟然玩消失了,唐忆君表示很不爽!她本来都打算跟白江南几个去闹洞房的,好嘛!洞房没有了,就连新郎新娘都没了!容少不愧是容少啊,他把自己的专机就停放在教堂对面的一个草地上,换完戒指之后就拉着新娘子离开了。

    “啊,都怪你!”唐忆君指控道。

    “怎么……这为什么要怪我?”白江南一脸的不解,“我干什么了?”

    “谁让说话声音那么大,被容少听见了吧!”哼,要不是被白江南这个大嗓门儿一闹,容少说不定还不会走!

    白江南白了她一眼,“嘿,你以为我不说景辰就不跑了啊?”

    “那反正……肯定不会跑的这么快!”唐忆君说道。

    有见过跑的这么快的新人吗?刚刚交换完戒指,马上就消失了!

    这这这……她还想跟乔羽安说会儿话的呢!

    “得了吧,那专机肯定是景辰早就准备好了的,你可别把屎盆子扣我头上啊!”白江南‘嘁’了一声,坚决不背这个锅。

    “你既然在羽安的婚礼上说出这么不文雅的字,你……你这是亵渎了人家!”

    “我说什么了?”

    “你说‘屎’了!”

    “那你现在也说了。”

    “……”

    唐文斌端着一杯香槟酒,正在跟一个老友人聊天,“老唐啊,你闺女跟白家的小少爷感情真好,是不是也快喝你们的喜酒了?”

    “我女儿啊?”唐文斌看了看正在对白江南拳打脚踢额的唐忆君,扶额叹了一口气,“服了服了……”

    她这是要把人家白江南活生生打跑吗?

    打跑这个,那可就没有是第二个白江南会喜欢唐忆君这种男人婆了啊!女儿,你可长点儿心吧!

    容彦忙着带大家去的订好的五星级酒店吃饭,回头正想让儿子招呼招呼客人,这才发现儿子早就不见了,嘿——这个臭小子!溜的这么快?

    “容彦,小辰呢?”容松泉问道。

    “爸……他跑了你敢信?”容彦皱着眉头。

    “我信。”容松泉点了点头,“你结婚的时候也跑了。”

    什么叫做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就是了,容松泉都见识过了,所以也不惊讶。

    容彦张了张嘴,“可是……我好歹也是晚上跑的吧?”容景辰那小子刚刚宣完誓就跑是几个意思?

    “人都跑了说那么多也没用,还不快点去招呼客人。”

    “哦……”

    ……

    专机上,容景辰给乔羽安脱去那双水晶鞋,轻轻揉捏着她的小脚,“脚会不会酸?”

    “不会。”乔羽安看着已经越飞越高的飞机,有些不安的问道,“我们真的在飞往威尼斯吗?”

    “嗯。怎么了,不想去了?”

    “不是啊!”乔羽安摇摇头,她当然想去,威尼斯被称作是水上的城市,她一直都很想去看看的,可是现在她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我们走了,那那些宾客们怎么办呀?”

    “不用担心,爸会处理好的。”

    “你确定吗?”

    “嗯。”

    就算容彦再怎么不情愿,也没办法,必经这么多人是他自己招来的,自然后续工作也得交给他来完成了。

    既然容景辰都这么说了,那乔羽安也就心安了,“那好吧。”

    专机上没有人,偌大的双人座位上被乔羽安的婚纱给铺的满满的,“这婚纱太大了,我换下来吧,带了衣服吗?”乔羽安问道。

    “带了。”

    “好。”

    乔羽安走进了飞机上的卧室里,果然看见地上放着的两个行李箱,“原来你早就准备好了。”

    “不,其实是临时起意的。”就在接到乔羽安的时候,他就有了这个想法,在婚礼开始之前,就打电话让杨管家准备好东西了。

    “我不信……帮我拉一下拉链,我够不着。”乔羽安示意容景辰帮忙把婚纱后面的拉链拉下来一下。

    “嗯。”

    容景辰修长的手放在她后背的拉链上,慢慢的将拉链往下拉,然后逐渐露出了她白皙的背脊,在灯光的照射下,颜色翻着轻暖的粉红色。

    乔羽安还等着换一身舒适轻便的衣服呢,但是背后的拉链却一直都没有被拉下来,“容景辰!你在做什么?”

    “……”

    容景辰没有说话,下一秒,就感觉到自己的背部被一只修长温热的大手轻轻抚触着,带着……嗯,情色的味道。乔羽安转过身来,“干什么呀你!”

    “帮你脱衣服。”容景辰回答道。

    “脱就脱嘛,你……你摸什么啊!”相信他只是单纯的脱衣服才怪呢!明明就是不怀好意。

    容景辰往前跨了一步,在这间不大的卧室里,将乔羽安逼到了床沿边上,“安安,今天是我们结婚日子。”也就是说,今天是要洞房的。

    “我,我知道啊。”

    “而且,也是你怀孕满了三个月的时候。”这就说,他可以‘解放’了。

    “这,我也知道啊。”乔羽安双手抵在容景辰的胸口上,“但是,我有话要说……”

    容景辰继续帮她拉着拉链,细碎的吻,吻在了乔羽安的肩头上,“说什么?”

    “这是在飞机上!”能不能克制一点了?等到晚上不行吗?等到了目的地不行吗?

    “没关系,掉不下去的。”

    “不是……”

    容景辰堵住她的唇瓣,对一个禁欲了三个月的男人来讲,今天就是猛兽出闸时候了。

    在一万米的高空中,在那昏暗的灯光下,他们无名指上的戒指闪着淡淡的光泽,就像是见他们的幸福,触手可得。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