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8章 一手好牌被她打的稀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5 书名:《高冷老公驯妻上瘾》    连载中 2018-08-30
A A A A x
b B
    “明月,你就真的……忍不过去吗?”容彦语气平淡的问道,“明明你第一次都忍过去了的。”

    “那次……那次我是昏过去了。”当然,在那种情况下,她还是要感谢乔羽安的,误打误撞的还帮了她一次。

    可这次……毒瘾来的很强烈啊,她实在是承受不住。

    “那个,爷爷……”尚明月有些心虚的偷瞄容彦,刚刚爷爷是不是说了什么?

    “你爷爷他正在收拾东西。”

    “什么?”收拾东西?什么意思?

    “他明天就回家去了。”

    “为……为什么?”

    容彦有些无奈,“明月,你知道吗?你已经让老爷子失望两次了。”

    “……”尚明月有些慌了,“我戒毒,我一定好好戒毒。”

    容彦摇了摇头,“算了,你别说了,这话你应该说了很多次了吧?”可不止一次两次了,再吸了白粉之后说这种话,就连他都不相信,更何况是老爷子呢?

    “我这次真的……”

    “明月。”容彦抬起手来打断了她的话,“你还是去戒毒中心吧。”

    “什么?”尚明月后退了两步,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容彦,“干爹,你知道戒毒中心里都是什么人么?”

    “我知道,都是像你这样的人。”

    “我不是!”尚明月拼命摇头,“我不是那些人!”

    容彦见她这般的抗拒,自然也清楚她的担心和害怕,但是,以尚明月的毒瘾来看,她自己已经安全不能自律了,不送进去是不行。

    至少,他们是管不了她了。

    “我不去。”尚明月坚决的说道。

    “去不去随你吧。”容松泉站在楼梯口,将他们刚刚的对话全都听见了,他表情很是淡漠的说道,“明月,随便你了,你爱怎样就怎样吧。”

    “爷爷……”这话可是比让她去戒毒中心的打击还要大啊,爷爷这是……完全放弃她了?委屈的咬了咬唇,尚明月小声的说道,“我会戒毒的爷爷,只要别把我送进戒毒中心,我一定会好好戒毒的。”

    容松泉看了尚明月好一会儿,“明月,这话说的不累吗?”

    “这次我真的……”

    “无所谓了,随便吧。”容松泉转而看向容彦那边,“明天你请个人送我回去。”

    “好,我知道了。”

    尚明月见容松泉自顾自的坐在沙发上,她想过去认错,但是脚下犹如生了根一般。他们都不懂自己的啊,她有多难受,是他们没有染上毒瘾的人不能理解的!

    “你怎么还在这里?”见尚明月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容松泉瞥了她一眼,“去啊,你继续去吸毒啊。”

    “……”尚明月咬咬牙,心里一横,转身离去。

    看着尚明月受伤离去的背影,容彦咋了咂嘴,“爸,真的就让明月这样堕落下去了吗?”

    “否则,你能帮她戒毒吗?刚刚你也看见了,她自己选择了毒品,是她放弃了自己!”容松泉语气生硬的说道。

    “可是……”好歹也是从小看到大的,这样做也太决绝了吧?

    “容彦,这是我给明月最后的一次机会,若她愿意主动去戒毒中心,戒了毒回来我依然当她是孙女。”容松泉解释道。

    容彦闻言,这才微微笑了笑,“我明白了。”

    “不过,跟小辰说说,明月的工作就不要让她做了,不逼她一下看来是不行了。”

    “嗯,好。”

    ……

    当天晚上,容景辰就接到了容彦的电话,电话里跟他说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

    “我会开除她的。”还不等容彦说完话,容景辰就直接说道。

    “行,老爷子就是这个意思。”果然是他容彦的儿子,就是聪明,这么快就领悟到老爷子的意思了。

    “嗯。”挂了电话,乔羽安正坐在旁边张着一双大眼睛看他,“怎么了怎么了?我听到尚明月的名字了。”刚刚容景辰打电话的时候,一直都是在听对面讲话,了不起也就说了那几句,所以乔羽安好奇的凑过去听了

    一下,听的不太真切,只能模模糊糊的听到尚明月的名字。

    “尚明月毒瘾犯了,还差点把爷爷给摔了。”容景辰揽着乔羽安的小身子,轻声说道。

    “真的?爷爷没事吧?”

    “没事,爷爷身子骨还行。”

    乔羽安蹙蹙眉,就算毒瘾犯了再怎么难受,也不能对老人家下手的啊,不过……上次她毒瘾犯了的时候,直接把人家的手臂划伤,看来她距离石乐志估计不远了。

    “爷爷对尚明月已经失望透了,最后的通牒就是让她去戒毒中心。”容景辰淡淡的说道,表情没有任何的起伏,仿佛就只是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明天也不错’的样子。

    “那尚明月她……”她愿意吗?

    “我会开除她。”

    乔羽安明白了,难怪刚才听到容景辰说了‘开除’的话,看来尚明月这回,要么戒毒,要么就等着饿死!“尚明月……真是一手好牌被她自己打的稀烂。”

    原本有一个背景强大的容家,还有一个未婚夫靠山,但是她不懂得珍惜,会变成这样,其实也是她咎由自取的吧。

    “你的牌怎么样?”容景辰忽而浅笑着问道。

    “咱俩是一副牌,你说呢?”乔羽安靠在容景辰的肩头上。

    “呵……”很好,这话中听。

    …

    隔天早晨,尚明月面容有些憔悴的来到‘辰风’公司,她觉得有些奇怪,昨天一回到自己的小公寓里,那两个女人都不见了,原本属于她们的日用品啊什么的,全都没有了。

    看来……爷爷是真的不要她了,完全放弃她了!心里有些酸楚,鼻子有些酸酸的,昨天晚上愣是张着一双眼睛直到天亮。

    容家现在不要她了,不过还好,她至少还有景辰的公司呢,她的秘书职位还在,安安分分的做个秘书,混口饭吃……就够了吧!

    来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尚明月一愣,退出去看了看门口,确实是秘书办公室没有错啊,那那个坐在她办公椅上工作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喂,你!”尚明月气势汹汹的走上前,敲了敲桌子,“怎么又是你?”

    “你好。”刘锋憨厚的冲她一笑。好?好个屁啊!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