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7章 当我没有这么个孙女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6 书名:《高冷老公驯妻上瘾》    连载中 2018-08-30
A A A A x
b B
    容松泉的声音带着威严的肃穆,在这空旷的地下赌场门口响彻,他死死的蹙着眉头,一双凌厉的眼眸就这样紧紧的盯着尚明月。

    “爷爷……”尚明月呆了呆,怎么,连爷爷都来了?

    “你给我放下!”容松泉没有理会,只是盯着尚明月手中的东西说道。

    “我……”容松泉的话尚明月不敢不听,可是……她现在毒瘾犯了,实在是有些忍不住。

    一个面瘫女人慢慢走向尚明月,试图劝阻她,“尚小姐,你淡定点。”

    “你别过来。”尚明月后退了一步,一只手还死死的握着手里的牛皮小纸包。

    “明月!”容松泉的声音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你已经忍过一次了,难道这次你还忍不过去吗?”

    尚明月浑身发颤,只是握着那个牛皮小纸包的手却是紧紧的,她有些纠结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再看了看容松泉。

    “爷爷,我……一点,一点点就好,我真的很难受。”尚明月的目光始终盯着手心里的东西,可面前却是容松泉,她实在是纠结的不行。

    容松泉紧皱着眉头,见尚明月这么犹豫不决的样子,他生怕她又给他跑了,于是给周围的几个黑衣保镖使了个眼色。

    其中两个黑衣保镖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快速的朝尚明月那边靠近,从尚明月的斜后方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尚明月一惊,顿时就开始剧烈挣扎,“放开我,放开我!”

    “尚小姐,别挣扎了,免得伤了你自己。”

    “不……放开,放开我!”

    尚明月纵使是有再大的力气,也还是抵不过两个男人的力道。挣扎的双手手腕通红,依然被两个黑衣保镖给钳制着。

    “别在外面丢人现眼,先回去。”容松泉看了看地下赌场的周围,周围已经有几个行人好奇的朝这边张望着,容松泉不由得跟自己的属下们吩咐道。

    “是。”

    两个黑衣保镖轻而易举的就将尚明月给提进了容松泉的车里面,容松泉冲旁边的一个女人说道,“小何,你先回去吧。”

    “好的,老爷子。”

    尚明月被关在车里,那两个黑衣保镖一人一左一右的将尚明月夹着,并且还抓着尚明月的手腕,防止她吸毒。

    “松开……你们松开我。”尚明月的手心里就攥着那个小纸包,却怎么也拿不出来,急的满头大汗。

    容松泉上了车,瞥了一眼那个挣扎的满身是汗的女孩,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坐上副驾驶座。

    “爷爷……爷爷,我求你了,就给我一点点,一点点就好了。”毒瘾让尚明月没有尊严,这个时候只要让她能够缓解一下身体的难受,就是让她下跪磕头都行!

    “……”容松泉没有出声,只是表情严肃的看着窗外。

    “爷爷,爷爷?求你了!”尚明月见容松泉没有说话,脸色白的不行,嘴唇都在颤抖了。

    “……”

    “爷爷!”

    车子没一会儿就开到了容家老宅,容松泉把 尚明月带进家里,容彦吃过了晚饭,正在沙发上看新闻,一看见容松泉抓着尚明月一起进来的时候,他有些奇怪的问道,“爸,明月,怎么了?”

    “明月又犯毒瘾了。”容松泉简单的说道,“她还跑到地下赌场那里去买白粉。”这可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什么?地下赌场?明月你……你竟然还去那里?”还是说,一旦毒瘾犯了,真的就什么也不顾了?“明月,那种地方能是你随便去的吗?你不知道最近银城都在缉毒,那个地方很危险!”

    尚明月不断的吸着鼻子,对容彦的话其实没怎么听进去,她就比较关心手里的东西,“干爹,爷爷……你们放过我吧,我不想戒毒了,我会死的……”

    尚明月哀求着,若是再不让她吸一点白粉的话,她……她就不能保证自己等下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了。

    “不行!”容松泉严厉的说道,“你给我把手里的东西放下!”

    “可是我会死……真的会死的。”尚明月舍不得丢掉手里的白粉。

    “没那么严重。”容松泉抓着尚明月的手腕,“你上次不都忍过去了么?”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没有这么点决心,还怎么戒毒啊?

    “不……不要,我不想戒了。”尚明月拨浪鼓似的摇着头,她不戒毒了还不行吗?

    “明月!如果你还当你是我们容家的人,就给我把东西放下!”容松泉已经把狠话放出来了,若是尚明月还把他们当家人的话,那无论如何都得忍过这次毒瘾。尚明月一边脑门冒汗,一边咬牙看着容松泉和容彦两人,内心在纠结着。她自然是知道容松泉的用意,她自己也想戒毒来着,但……猛然间,一股刺骨的寒意从她体内传来,那犹如被万蚁啃噬搬的麻痒,一

    下子就蒙蔽了尚明月的理智。

    不行了……她不管了!

    尚明月一把甩开了容松泉的手,那力道之大,差点让容松泉给甩飞出去,好在后面就是一个躺椅,容松泉脚步踉跄了一下,摔在躺椅上。

    “明月!”容彦一惊,立刻上前去扶住容松泉,“爸,你没事吧?”

    “还好……”容松泉摆摆手,随即立刻看向尚明月。

    那头尚明月已经将手里的牛皮小纸包三两下给拆开了,低下头去吸食,纸包里的白粉不多,尚明月很快就抬起头来,闭着眼睛慢慢平复着身体的不适。

    容松泉叹了一口气,严厉的眼眸里已经盈满了失望,他从躺椅上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角。

    “爸?”

    “我明天就回去。”容松泉淡淡的说道,“当我没有她这个孙女。”虽然对不起老友,但……这是尚明月自己选择的。

    “爸……”

    “我去收拾东西。”

    容彦看着容松泉走上楼去的背影,也摇头微微叹了一口气,再看看还在享受白粉的尚明月,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好半晌,尚明月这才回过神来,身体不再难受了,只是脸色看上去还有些惨白,她睁开眼,只看见容彦一个人,她垂下头,“干爹……”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