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要道歉的话自己去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7 书名:《高冷老公驯妻上瘾》    连载中 2018-08-30
A A A A x
b B
    容家老宅里,容彦刚从外面回到家里,昨天一整个晚上都跟别人一起打麻将,手气好也是挡都挡不住,一个晚上尽是自己赢钱,把其他三家都杀红了眼,非不让他走,结果就是决战到天亮。

    要不是怕自己一个个的一大把年纪了,熬个夜说不定会猝死过去,他们一定还会拉着他接着打。

    容彦吹着口哨,表情看上去很愉悦,一走进门刚换好鞋子,一转身就看见容松泉站在自己的身后,“爸,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容彦被吓了一跳。

    “你怎么才回来?晚上野到哪里去了?”容松泉问道。

    “我?打麻将啊,不是跟你说了?”

    “打了一个晚上?”

    “嗯,赢钱了。”容彦笑哈哈的说道,“五千多,厉害吧?”

    “……”容松泉挑眉看着容彦,“打麻将赢钱让你很开心吗?”

    容彦一脸茫然的反问,“不开心吗?”他是商人啊,商人不喜欢钱喜欢什么?“爸,不能你不会打麻将就这样说我吧!”

    容松泉微微叹了一口气,“等会儿,陪我去一趟小辰家。”

    “我好困,要睡觉。”容彦打着呵欠说道,“爸,你想去就自己去呗,干嘛非要拖上我?”

    “让你跟我一起去就一起去!”容松泉有些严肃的说道。

    容彦瞥了他一眼,唇角露出一抹大大的笑意,“我很早就说过了,让你不要去惹小辰的,现在事情都做了,要道歉还是你自己一个人去吧。”自从上次在容景辰家里,把尚明月的事迹全数曝光之后,容松泉就一直没有跟容景辰联系过了,也许是因为愧疚,也许是因为……总之他看得出来,容松泉其实是想跟小辰他们两口子道歉的,但是却有些拉

    不下脸来。

    “……”容松泉不语,只是看了一眼容彦。

    “打了一个晚上麻将,我去睡了。”容彦说着,打着呵欠就往自己的卧室里走去。

    容松泉轻哼了一声,“哼,早晚得猝死。”

    “谢谢关心。”他目前身子骨还算硬朗呢。

    卧室的房门传来了一声‘咔哒’的声响,容松泉沉默了一会儿,重重的叹口气,但是眸中却像是下了某种决定。

    ……

    傍晚

    容景辰去到银大里接乔羽安放学,将一杯冰饮送进她的手里,看着她有些汗涔涔的小脸,“安安,画画考试这么热的么?”

    “不是啊,下午是体育考试。”乔羽安解释道,拿过容景辰手里的冰饮就狠狠的吸了一口,冰冰凉凉的感觉立刻让乔羽安感觉身心都活过来了。

    “累么?”

    “不累,四百米而已。”对一个经常锻炼死的人来说,四百米确实是不算什么。

    容景辰拍拍乔羽安的脑袋,“还有一周就放假了。”

    “是呀。”乔羽安点点头,“你之前说,要带我去玩的,还算不算数?”

    “算。”

    乔羽安顿时就笑开了,她了不起也就是上次寒假的时候去了一趟法国,就再也没有出去过了,若是换做从前,假期旅行是她想都不敢想的奢望。

    “对了,还要去看看你的外公外婆。”

    “嗯……是我们的。”容景辰应道的同时,还不忘纠正她。

    乔羽安杨唇一笑,“是是是,我们的。”她靠在椅背上喝着冰饮,一脸的的舒畅,“今天四百米测试的时候,我比以前慢了二十秒,是不是长胖了?”

    以前她打拳的那会儿,学校每次有体育测试,她的成绩都很稳定,这次她竟然慢了二十秒……果然还是因为生活的太好了,所以身体懈怠了吧?

    “嗯哼,有什么关系?”容景辰挑眉,大学的体育测试难道不就只是走个过场而已吗?用不着那么较真儿的。

    “是没什么关系啦,但是……”只是想想觉得有些不甘心嘛,乔羽安耸耸肩,“就是觉得,我应该多加强一下锻炼。”

    “锻炼……”容景辰咬着这两个字,性感的薄唇缓缓一勾,“你有的,我们经常锻炼。”

    “你是说散步?那不算好吧。”

    “不,我是说……在床上。”

    乔羽安被噎了一下,床……“这也算锻炼吗?”

    “不算吗?明明都算剧烈运动了。”

    “咳咳……”乔羽安清了清喉咙,决定不再 理会他,只是自顾自的喝着冰饮望着窗外。

    回到家里,乔羽安换了鞋子就准备跑到客厅去吹吹空调,最近天气真是热的不行。但是刚一走进客厅里,乔羽安的脚步一顿,看见了那个坐在沙发上的老人,“爷爷?你怎么来了?”

    “嗯,我来……”容松泉看了看乔羽安,“跟你们吃个晚饭。”

    “好啊。”乔羽安友善的笑了一下,一双大眼睛弯弯的,跟着冲后面走来的容景辰说道,“容景辰,爷爷来了哦。”

    “嗯。”容景辰在进门的时候就看见了容松泉的鞋子,也就是乔羽安大大咧咧的只顾着去吹空调没有注意。

    不紧不慢的走过来,容景辰搂着乔羽安的纤腰,淡淡的问道,“我以为爷爷你回去了。”

    “再过一阵子吧,等明月的戒毒工作有些见效的时候。”

    “哦。”

    “怎么,明月在公司里,有没有犯毒瘾?”容松泉问道。

    “没有……至少没在我面前。”

    “也是。”容松泉想了想,就算尚明月再怎么犯毒瘾,也绝对不会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表现出来的。

    乔羽安听他们在说着尚明月的事情,有些奇怪的思索了一下,随即开口道,“爷爷,尚明月现在是在戒毒吗?”

    “嗯,对。”容松泉点头,“我请了两个人来‘照顾’她。”说是照顾,但实际上却是在监督她戒毒。

    “我觉得尚明月的脸色不太好。”乔羽安说道,“之前在公司看见她的时候,精神也不太好,是不是逼的太紧了?”

    “不,对瘾君子而言,如果不狠一点,是起不到任何效果的。”容松泉有些无奈的说道,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这般逼迫尚明月,怎么说也是从小看到大的。

    乔羽安能理解,“那也只能慢慢来了。”“是啊。”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