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 怎么又来了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5 书名:《高冷老公驯妻上瘾》    连载中 2018-08-30
A A A A x
b B
    容景辰的眉头慢慢拧起来,这个时候还没回家,她能去哪里?

    “容少,怎么了?”林肯加长车的对面,那个外国人见容景辰对着手机才说了两句话,整个人的表情骤然一变,阴沉了下来,有些奇怪的问道。

    “稍等。”

    “哦,你先忙,没关系。”看容景辰的表情,貌似是发生了什么紧急的事情。

    容景辰想了下,又拨了一次乔羽安的电话号码,电话通是通了,只是依然没有人接听,银城虽说是在禁毒,可晚上出门到底是不安全,这会儿他倒是宁愿乔羽安是被人绑架,也好过这样了无音讯。

    毕竟,绑架的话,还能用钱解决,就怕遇上一些不要命的赌徒!

    “该死……”容景辰低咒了一句,脸上的表情越发凝重。

    “容少。”一旁的查理斯小心的开口,“虽然在这个时候打扰你有些不礼貌,但,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吗?”

    查理斯和容景辰合作很有默契,也欣赏这个年纪轻轻,事业有成的年轻人,他年龄不大,却异常沉稳,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容景辰出现这种类似焦急的情绪。

    “不必了。”容景辰淡淡的说道,“很抱歉,我恐怕不能跟您一起用餐了。”

    “咦?”查理斯有些讶异。

    “我要回家了。”容景辰收了手机。

    “回家?”查理斯惊叫道,“真的很棘手吗?”

    “暂时还不清楚。”容景辰沉声道,“所以需要回去看看。”

    查理斯难得和容景辰聚聚,还准备带容景辰去逛逛的,谁知道现在逛不成了,连午餐都吃不成了,“容少,如果事情很棘手的话,交给属下去解决不就好了?”

    “不行。”

    “为什么?”难道事情已经到非要容少亲自出马的地步了?“一定要回去吗?”

    容景辰望着窗外的白云,“是,因为我一个很重要的人,可能出事了。”

    “这样……”查理斯有些明白了,“是你的妻子吗?”

    “嗯。”

    原来如此,怪不得容景辰会这么紧张,原来是妻子出了事情!这回查理斯也不再说些挽流他的话了,人家的妻子都出事情了,若是再留人下去,自己就太不厚道了。

    “既然这样,那么我来帮你好了。”查理斯说着,拿出手机来,拨通了一个号码,用意大利语跟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些什么,等他挂上电话之后,笑着看向容景辰,“容少,我的专机已经准备好了。”

    若是买机票还不知道得花多久的时间,有专机的话那当然最好了。容景辰也不推辞,只是微微颔首,“谢了。”

    “哪里的话,能帮上忙是我的荣幸,应该的。”查理斯说罢,便命令司机掉头,林肯车开往了机场方向。容景辰看着手机,思索了一下,给唐忆君打了一个电话,只是唐忆君的手机也没人接,这下容景辰的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起来了,乔羽安出门也只有跟唐忆君一起,如果连她的手机都打不通的话,那可能…

    …

    真的有事情了!

    ……

    坐上车子回到家里的唐忆君,毫无意外的又接收到自家老爸的责备,“忆君,你能不能有点女孩子的样子……你这衣服?”

    “是乔羽安啦,她出事了,所以我才出去看她的。”唐忆君解释道。

    “她没事吧?”唐文斌知道乔羽安的,容少的宝贝老婆嘛,怎么搞的,容少才出个差,乔羽安就进医院了?

    “还不知道,在医院……我可以去陪她吗?”唐忆君试探性的问道。

    “在医院了就不用你去了,明天再看也不迟。”唐文斌立刻拒绝,还想出去?她也想进医院是吧?

    “哦,那好吧,我先去睡觉了。”唐忆君耸耸肩,说罢一溜烟的跑到了二楼的卧室里,顺便把门给反锁上。

    唐忆君三两下换了一身衣服,嘴里还嘀咕着,“我可等不到明天……”她想想,又带了一套干净的衣服,乔羽安流了那么多血,衣服肯定是不能穿了。

    打包好之后,唐忆君轻手轻脚的来到窗户边,拉开窗户,熟门熟路的翻了出去。翻出去之后唐忆君一摸口袋,“妈的,手机……算了!”

    …

    再次飙车来到医院里,唐忆君急吼吼的跑到手术室那边,但是手术室空空的,是已经检查完了吗?

    “人呢?”唐忆君问道。

    正巧这个时候,尚明月从医生的办公室里走出来,唐忆君见状,二话不说就奔了上去,“嘿,羽安呢?”

    “嚯……”尚明月被吓了一跳,拍拍胸口,“吓死我了,你不是回去了吗?”怎么又跑过来了。

    “我只是回去应付下我老爸,顺便给乔羽安带身干净的衣服。”总不能让乔羽安穿着一身血衣吧,要不然她多难受啊。

    “哦……那你刚刚还说让我第一时间告诉你。”尚明月翻了个白眼,敢情刚刚是在骗她呢!

    “废话哦,我连手机号都没留给你,你怎么告诉我?”她是说给那个保镖听的啦,免得被怀疑……“等下,这个不是重点好吗?羽安呢?”

    “她转到普通病房了。”尚明月说道。

    “哦,那她没事吧?”唐忆君说着就要去找病房,“在哪间?”

    “左手第二间。”

    “你怎么没守着她?”

    “啊,医生跟我说了一些事情。”

    “怎么样?到底是哪里受伤?”唐忆君问道。

    尚明月停顿了一下,这才开口道,“流产。”

    哈?流产?唐忆君掏掏耳朵,是她听错了吗?还是尚明月说错了?“你确定你说的是……流产?”

    “是的,你没听错。”

    “……”这下唐忆君就沉默了,竟然是流产,那乔羽安她……应该会很伤心吧?“她知道吗?”

    “如果知道的话,她应该就不会去打架了吧。”尚明月摊开手,“医生说孩子才一个月,估计乔羽安自己是都没有察觉吧。”

    唐忆君思索了一下,“她最近几天好像挺累的样子,总是会想睡觉。”

    “大概是怀孕的反应吧。”

    “……她说她等容少回来之后去医院检查的。”唐忆君的声音有些低沉,“可是还没等到就没了。”尚明月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闭了嘴,跟着唐忆君走进病房里。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