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1章 血是谁的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5 书名:《高冷老公驯妻上瘾》    连载中 2018-08-30
A A A A x
b B
    白江南的车歪七扭八的在马路上开着,顿时让周围的车辆离他们远远的,就怕被擦到,现在的有钱人,连个车都不好好开,真是可惜了一辆宾利车。

    白江南好不容易把唐忆君安抚好,这才松了一口气,真是的,还不准他说实话咯?

    “我们去哪?”唐忆君问道。

    “钓鱼。”

    “哈?”钓鱼?为什么!

    “我一个朋友有一个私人鱼塘,不对外开放的,约我这周去玩。”白江南说道,“还可以做烧烤哦。”

    “那你自己去不就成了,干嘛又拉上我?”唐忆君这就很难受了,现在白江南真是……毛病!每个周末都要把她给拉上,真不知道他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不不不,我跟我爸说的是出去约会,所以……你懂的。”

    唐忆君觉得,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都不足以形容她现在抓狂的心情了,什么玩意儿啊!他去了不就成了吗,他老爹总不会连他约会都要跟着去吧?

    “怎么了?”见唐忆君的脸颊在抽搐,白江南问道。

    “没事……”唐忆君深呼吸一口气,心里默念着‘忍’子诀,不跟这种人计较,因为……她人都被拐上车了,身上身无分文的。

    “没事就好,我先带你去吃点东西。”

    白江南将车开到一家早餐店,买了一些油条豆浆递给唐忆君,“因为地方有点远,先吃一点填填肚子好了。”

    “在你车上吃?”唐忆君问道,脸色显得有些怪异,“不会嫌车上沾上味道吗?”

    “没事啊。”白江南很大度的说道,“到时候通通风就好了。”

    “哦……”要是换做她,可不太想在自己的爱车上吃有味道的东西,不然整个车里都是味道。

    不过唐忆君是真饿了,油条和小笼包一下子就被她给干掉了,还有些意犹未尽的甜甜手指头。“……”白江南微微侧头,就看见唐忆君伸出小舌舔着手指头的模样,不知道怎么的,就看的自己小腹一热,他连忙转过头,眼睛盯着正前方,他这是太久没有找女人了?一个太平公主竟然也能勾起他的性趣

    。

    “还有多久才到啊。”唐忆君抽出纸巾来擦擦手,觉得还是有些饿。

    “……”

    “喂,我跟你说话呢!”唐忆君问了半晌,都没有听到白江南回话,不由得戳了他两下。

    “啊?你刚刚说什么?”白江南回过神来。

    “你在想什么鬼啊,我问你还有多久才到!”唐忆君有点不耐烦的又问了一遍。

    “哦……大概一个小时吧。”

    一个小时啊!唐忆君翻了个白眼,“那到了叫我。”吃过早餐之后又觉得想睡觉了。

    “啊,好的。”

    唐忆君靠在座椅上,三秒钟就睡了过去,白江南看着她低眉顺眼的服帖模样,嘀咕了一句,“别这么轻易就睡着啊。”这好歹也是在男人的车上,她能不能有点防范之心啊!

    虽然他是个正人君子来着,但别人就不一定了!

    ……

    将车开到鱼塘的时候,唐忆君已经睡的很熟了,背对着白江南还小声的打着呼噜。

    “喂,唐忆君,到了。”白江南熄了火,叫了唐忆君一声。

    “……”唐忆君还在做着美梦,没有应答。

    “唐忆君!”白江南的声音不由得提高了一些。

    “嗯……”睡梦中的唐忆君不堪受扰,皱皱眉,有些不开心。

    “到边了!快起来了!”白江南又喊了她一声。

    “别吵……”唐忆君咕哝了一句。

    “嗯?你说什么?”白江南没有听清,有些奇怪的凑了过去,还伸手推了推唐忆君的肩膀,“喂,小疯子,你倒是起来啊!”

    唐忆君睡的舒服的时候,突然耳边硬是有一个嘈杂的声音响起,还一直让她起来,蚊子一样吵的她不得安宁,她一下子就来了脾气,挥了一拳头过去,“妈的,吵死了!”

    “唔……”

    然后整个人世界都安静了,唐忆君砸砸嘴,继续睡。

    白江南撑着车门站起来,一手捂着自己的鼻子,放下手来的时候,掌心处凝聚了一小摊血迹,“嘶——睡着了下手还这么狠。”这要是醒着,得有多野蛮?

    丫的!他刚刚有了生理反应绝壁是假的,他怎么可能会对这种女人起反应?!

    “起来!”白江南心一横,抓着唐忆君的肩膀就是一阵摇晃,“到了,小疯子你快给我起来!”

    唐忆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打了个呵欠,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哦,到了?”

    “嗯。”

    “这么快,我觉都没睡好。”

    “……”还好意思说没睡好?“我看你睡的挺不错的。”

    “还行吧。”唐忆君一抬手,顿时就看见了手指关节处沾上了一些血迹,“诶?我的手,刮伤了?”但是不疼啊!

    唐忆君奇怪的拿纸巾擦擦手,露出完好无损的手背,“哦,不是我的血啊。”咦?既然不是她的,那是谁的?

    “是我的……”

    “嗯?”唐忆君这才扭头去看白江南,就见他捂着鼻子,脸色有些难看,“你怎么了?”

    白江南松开手,英挺的鼻子红红的,还有些肿,一看就是遭受过重物打击的。鼻子下还有两管殷红的血柱,滴在他白色的衬衣上,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哦哟,你摔了吗?”唐忆君讶异的问道。

    “我他妈……是被你打的!”

    “我?”唐忆君指了指自己,她怎么不记得了,“那是你活该吧。”

    “你……”是是是,是他活该,是他非要拉她来的,“算我倒霉行了吧,下车了,我们到了。”

    “哦。”唐忆君抽出几张纸递给他,然后跳下车,看着周围偌大的一片鱼塘,深呼吸了一口气,郊区的空气真好。

    白江南一脸郁闷的拿纸巾塞住鼻子,说话有些嗡嗡的,“他们在那边,走吧。”

    “好。”

    鱼塘的对面站着几个人,看见白江南和唐忆君姗姗来迟,揶揄道,“老早就看见你们的车停在那了,半天才下来……哟,江南你的鼻子这是怎么了?”“嗯……没什么。”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