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 没想到是初吻啊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3 书名:《高冷老公驯妻上瘾》    连载中 2018-08-30
A A A A x
b B
    第609章 没想到是初吻啊

    “你眼神怪怪的。”白江南见尚明月看向容景辰的眼神,有些奇怪的问道。

    “哦,没什么。”尚明月收回视线,“上过药没?”

    “没有。”

    “我帮你上点药好了。”尚明月说道,“跟我来。”

    “你还随身携带药包?”

    “景辰很贴心啊,每一层楼都有一个医药箱。”尚明月说着,看向容景辰,“是吧景辰?”

    容景辰点了点头,“嗯,明月,你待会儿让宁秘书来下我办公室。”

    “好的。”

    跟着尚明月来到秘书办公室里,宁雅芝正在写东西,听见脚步声也没多想,以为是尚明月回来了,闷头继续工作。

    “宁秘书,景辰让你去下他的办公室。”尚明月敲了敲宁雅芝的桌面,说道。

    “哦,好。”宁雅芝一抬头,就看见跟在尚明月身后的白江南,“白总好……咦?”宁雅芝说着,突然视线落在他的眼睛上。

    “不准笑!”白江南一脸严肃的说道。

    “噗……抱歉。”宁雅芝连忙捂着嘴,“我,我出去了。”说完,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哼,白江南冷哼一声,宁秘书肯定跑出去笑了!

    “你也别怪人家宁秘书,你这造型本来就很搞笑。”见白江南脸色严肃, 就知道他肯定是很在意了。

    “我也不想……”都怪那个小疯子,不按常理出牌的货!

    尚明月一边给白江南上药一边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白江南瞥了她一眼,“八卦!”

    “八卦是女人的第二大本能,你不知道吗?”

    “第二大?”白江南呆了呆,“那第一大是什么?”

    “喝奶啊。”

    “……”白江南白眼一翻,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哦。

    “嘿,别想转移话题!”尚明月用棉签微微用力戳了他一下,“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

    “女人的直觉告诉我,肯定有故事。”尚明月可没有这么好糊弄,没发生什么事情会无缘无故的揍他吗?

    白江南捂着自己的左眼,“明月,你再这样罗里吧嗦的,小心嫁不出去。”

    “谢谢关心,我有结婚对象的。”

    “哦?是谁?”才回国就已经勾搭上一个高富帅了吗?“我认识吗?”

    “……”尚明月神秘一笑,“不告诉你。”

    “不说就不说呗,我才没有你这么八卦呢。”学学他,不想说就不要逼着人家说,这才是美德。

    尚明月给白江南上了药之后,就走了出去,“我去工作了,你随意吧。”

    “好。”

    左眼被上了药,白江南不能戴墨镜了,就这么走出去,怕是会被人嘲笑到死吧?他走到休息室里,躺在床上,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没想到是她的初吻啊……”

    他以为,像唐忆君这种,虽然像是个假小子,可是五官清秀,不可能没有人追她的,他以为……她至少谈过一、两次恋爱,却不想,那竟然是她的初吻。

    ……

    “阿嚏——”

    “感冒了?”听到唐忆君打了个喷嚏,乔羽安侧过头来问道,“不会啊,最近都挺暖和的了。”

    “唔,没有。”唐忆君揉了揉鼻子,“不是感冒。”就是突然觉得鼻子有些痒痒的,不会是有人在背后念她吧?

    乔羽安看她一脸若无其事的继续画画,她碰了碰她的胳膊,“忆君。”

    “嗯?”

    “你今天为什么迟到了?”唐忆君虽然对上学好像不怎么感兴趣的样子,但是一向都很少迟到的,今天她整整迟了一节大课才来学校,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唐忆君的脸色微微一沉,“没什么啊。”

    “可是你黑眼圈都出来了。”

    “这个,只是没睡好而已。”怎么可能睡得好,她昨晚一整晚都在忙着诅咒白江南那个人渣,就差没有做小人扎针了。

    “那你的鼻子……”乔羽安指了指她的鼻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还是光线问题,好像总感觉唐忆君的鼻子比平常的要肿一些。

    唐忆君摸摸鼻子,有些尴尬的说道,“咳咳……昨天跟花花练拳的时候,不小心被她打中了,流了鼻血。”

    “严重吗?不是只是做做复健而已?怎么这么凶残?”乔羽安微微睁大双眼,闫花花就算是复健也这么不客气吗?

    “不不不,是我不小心弄的。”

    “忆君,不是我说,你们只是做复健而已,没必要这么往死里打的。”就说觉得唐忆君的鼻子有些不正常吧,果然是被打了。

    唐忆君撇撇嘴,“我知道啊……”但是,真的是不小心嘛!当时走神了,不然才不会被打到的。

    乔羽安轻叹了一口气,“唉,反正我也劝过她很多次了,手臂是自己的,不能这么玩命。”

    “是是是。”唐忆君自知理亏,连连点头,“我以后不跟花花练了。”

    “那样最好。”

    唐忆君挠挠头,基本上乔羽安说的话,她都是会听的。

    中午午休的时候,秦秀因为身体不适先走了,乔羽安有些担心,以秦秀现在的身体状况,还不知道能撑多久,若是实在撑不住了,哪天倒在课堂上可怎么办好?

    “你说,老人家是不是对某种事物都比较执着?”

    “你说秦老师吗?”唐忆君问道,“我是不知道啦,不过她对你很执着就是了。”

    “嗯……”

    “你要是考虑回归莫家,我看秦老师的心愿大概就完成了。”老人家嘛,无非就是为了求子孙满堂,秦秀的一儿一女都死了,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两个孙子身上,对乔羽安能不执着吗?

    乔羽安沉吟了一下,或许……也不是不可以吧?

    铃铃铃——

    一阵铃声从乔羽安的口袋里传出来,她拿出来一看,是闫花花打来的电话,“喂,花花,中午好啊。”

    “中午好。”闫花花应道,“羽安,你晚上有事吗?”闫花花也不多话,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今天?”

    “嗯。”

    “怎么了,有什么事么?”

    “嗯……我想,让你来一下拳馆。”闫花花说道。

    “拳馆?”

    “对。”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