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我很凶吗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3 书名:《高冷老公驯妻上瘾》    连载中 2018-08-30
A A A A x
b B
    第458章 我很凶吗

    容松泉来银城的事情还没有人知道,就连容彦也没告诉,乔羽安不由得感叹,这究竟是做的有多绝啊,放一个老人家独自来银城?容景辰倒是已经见怪不怪了,“爷爷不喜欢别人把他当成年迈老人。”

    “……”可是他就是一个年迈老人啊喂!

    容松泉虽然在外面当兵几十载,但偶尔回来和家人小聚,对银城自然是熟悉的,可近两年来银城到处扩建修路,他一时没适应,走岔了路,这才误打误撞的碰见了乔羽安。

    一顿晚饭吃完,乔羽安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吃零食,容景辰便和容老爷子进书房谈话。

    “爷爷,我这里不比您那,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容景辰说道。

    “挺好的,我可没那么多讲究,想当年我去部队里的时候,就带了一条毛巾一个牙刷。”容松泉摆摆手,“不过我说,你娶一个这么小的,以后你自然是要多辛苦些的。”

    乔羽安脾气是还不错,长的也可爱,但怎么说,二十还不到,小辰可都三十了,以后相处的日子中,小女孩难免会有点小女生的脾气。

    “安安很成熟的。”其实他倒是更希望她能够像同龄女孩一样,遇到困难了,找他撒个娇啊,或者有事没事就要亲亲抱抱举高高什么的……不过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可以忽略不计。

    “哦?”容松泉可不认为,一个十九岁的小女孩能成熟到哪去,“刚刚小安说,没有家人了,是怎么回事?”在得知容景辰的妻子是个十九的小女娃的时候,他就调查过了,乔胜荣可还健在呢,至于乔羽安的母亲,他就不太清楚了。

    “爷爷应该调查的差不多了吧?”

    “略知一二。”

    “那,您看看这个就知道了。”容景辰从书房的抽屉中拿出一份协议出来,正是乔胜荣签字的那份协议书。

    容松泉接过来看了看,顿时就明白了,“你给了乔家什么?”

    “两亿。”

    “两亿就把女儿卖了,乔家的做法真是了不起。”容松泉是军人,在部队里面一向崇尚光明磊落,最看不得这种事情了。

    “而且,安安的母亲死了,始作俑者是乔胜荣的妻子。”

    “什么?”

    “之前不是有一则新闻,不知爷爷看过没有,一个妇女被小混混打死。”

    容松泉想了想,“有,我看过。”老爷子喜欢看新闻,自然也知道,“死的是……”后面的话容松泉没有说出来,但很明显已经知道是谁了。

    “嗯。”

    “警方怎么处理的?”

    “已经抓住了,坐牢。”

    “那行。”容松泉点点头,现在家里有点钱了就心里变态了是不是?这得亏是小辰处理,若是落在他手上,先军规处置再说!“小安看起来胆子很小啊。”看见他都吓的不轻。

    “……”容景辰只是轻轻一笑,不予置评,爷爷若是深刻了解一下安安的话,就知道自己这回是看走眼了。

    祖孙俩在书房里谈了一会儿,这才一前一后的走下楼来,乔羽安见状,连忙将铺在茶几上的零食给收起来,“爷爷坐,我给你泡茶。”

    “不用了,晚上不喝茶。”

    “噢,好吧。”

    容松泉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小安,我很凶吗?”怎么感觉乔羽安看见自己很紧张似的,其实他也没有那么凶的。

    “嗯……”乔羽安下意识的点点头,然后立刻摇头,“不凶。”

    “是嘛。”

    乔羽安看了看容景辰,是他跟她说爷爷有点凶的,而且她看见容松泉的模样之后,也这么觉得,毕竟常年在部队锻炼出来的习惯,这张严肃的脸想改也改不过来了。

    容松泉陪着两个小年轻看了会儿电视之后,就开始催促他们睡觉了,老爷子的生活极有规律,最迟九点半就要上床睡觉了。容景辰倒是无所谓,乔羽安就更不用说了,自然是不敢忤逆老爷子的意思,当下就拉着容景辰进房间了。

    乔羽安趴在床上玩了会儿手机,容景辰洗了澡出来,从她身后搂着她,“安安,不是睡觉吗?”

    “慢着,我打完这一局……”

    “嗯。”容景辰嘴上应着,但一双温热又修长的大手却是从乔羽安的睡衣下探了进去。

    “……”碰到乔羽安的腰侧时,她忍不住颤了颤,回头瞪他,“你想干嘛?”

    “想。”

    “……爷爷在这里,别乱来。”脸皮太厚是个病,得治!

    “有什么关系?爷爷也是过来人,而且……咱家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的。”容景辰舔吻着她的耳垂,诱惑性的说道。

    “呸!”乔羽安躲开他的手,“我还有事要问你呢!”她之所以没睡,就是等他出来要跟他谈谈的,哪知道他一洗完澡出来就对她上下其手。

    “问什么?”容景辰嘴上的动作没停,这个时间段聊天可真是一件特别煞风景的事情,还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我听爷爷的语气,好像你跟那个明月有一段故事呢?你有事瞒我!”如果只是普通的青梅竹马,爷爷的反应好像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吧?那语气……怎么说呢,有惋惜,也有担忧。

    “明月啊……”容景辰沉吟了一下,“能不说她么?”

    “为什么?”乔羽安微微眯起双眼,戳着他精壮的胸口,“好啊,你们果然有故事!”

    容景辰微微叹了一口气,“我不告诉你,也是不想让你多想。”有什么故事啊,他们之间的故事都还没发生呢,爷爷也是,非要提起明月。

    “但是爷爷……”主要是容松泉对那个明月的态度让乔羽安有些好奇,“你告诉我嘛。”这样吊胃口她反而会更加多想的。

    “好,我告诉你。”

    “快说快说。”乔羽安坐起身,一双眼睛巴巴的望着容景辰,之前容景辰和容松泉进书房的时候,乔羽安就在客厅里头脑风暴,爷爷那么关心那个叫明月的女人,肯定身份不简单。

    现在好,爷爷赶着他们去睡觉,总算是可以逼问了。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