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我要打死她!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4 书名:《高冷老公驯妻上瘾》    连载中 2018-08-30
A A A A x
b B
    第395章 我要打死她!

    “是。”容景辰应道,“阿姨没有抢救过来,内出血。”

    “……”乔羽安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有‘阿姨去世了’五个字在耳边回响,刺痛了她的大脑。

    高级病房里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之中,容景辰知道这件事情对她打击很大,但是她有权知道。好半晌,乔羽安都只是低着头,双手死死的捏着棉被的一角,从那泛白的骨节可以看出,她有多愤怒和悲伤。

    下一秒,乔羽安突然一把掀开被子,从病床上跳了下来,鞋也没穿,就直接往门口冲去,途中还因为身体不适晃悠了一下。

    “安安!”容景辰见状,长腿一迈,就要上前去抓住她,纤瘦的手腕握在他的掌心,细瘦的让人心疼,“去哪?”

    “我?我……去打死余雪!”乔羽安沙哑着声音说道。

    声音听上去似乎毫无杀伤力,不过,容景辰知道她做的到的,她说要打死余雪,就一定会打死她的。

    容景辰将她倔强的身躯抱住,即使是在生病中,她的力量也不可小觑,“安安,别冲动!”

    “放开我。”乔羽安看向门口,只要出了这扇门,余雪她就死定了!

    “安安,没有证据是余雪做的。”容景辰蹙眉。

    “我知道……”她当然知道啊,但是……“我不管,我妈死了,我就要打死她!”要打死余雪,一个理由就足够了!

    谁让她当时就看见余雪了?所以她不管这件事和余雪有没有关,她就要打死余雪!

    “我已经让江南去调查了,别冲动。”乔羽安失控,在情理之中,但是容景辰不希望她去冒险,“而且你现在身体还很虚,休息好之后我们再商量。”

    “商量个屁!”乔羽安低着头,还在不断的向病房门口挪动,“先让我打死余雪,我再跟你慢慢商量!”

    怀里的娇躯在微颤,容景辰蹙蹙眉,微微一用力,就将人给转了过来,发现她的眼眶已经红了,几滴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下,她紧紧的咬着唇,没有哭出声。

    她在哭……这是认识乔羽安以来,第一次看见她哭,以往不管怎样,受伤也好,被乔家欺负也罢,甚至是要嫁给一个陌生人,她都没有哭过,现在……

    莫羽馨不光是乔羽安的母亲,也是她的支柱,现在支柱没了,乔羽安只怕也要崩溃了吧。

    “别哭。”容景辰抬手拭去她的泪水,语气柔和。

    “……”一般来说,有人哭泣的时候最好不要安慰她,不然会哭的更厉害,乔羽安也不例外,本来想强忍的泪水,在听见那两个字之后立马就决堤了,“我妈没了……”她哑着声音喊。

    “嗯,你还有我。”

    “没了……”

    “还有我。”

    “她没了……”

    “我还在。”

    乔羽安揪着容景辰的衣领,力道之大差点要把那衣领给撕烂了,容景辰倒是无所谓,任由她肆虐自己的衣领,只是抱着她,轻轻安抚。

    到底还是发着烧的,又经过这么一番闹腾,她边哭边咳嗽起来,似乎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慢慢呼吸,别急……”容景辰的大掌在乔羽安的背后轻轻拍着,帮她顺着气。

    等她似乎放松下来,他才抱着她继续说道,“江南去调查了,有结果会第一时间告诉我们。”

    “……”

    “到时候,想怎么处置犯人,交给你好不好?”

    “……”

    怀里的人似乎软了下来,容景辰低头一看,发现她又睡过去了,于是连忙将她抱上床,重新盖好被子,她身体还没好,刚刚又哭的厉害了,身体只怕是负荷不住了。

    乔羽安的眼角还带着泪珠,他以食指擦去,“安安……”

    ……

    乔家

    余雪在被乔羽安揍了一顿之后,去医院止了血,鼻梁骨被打断了,上药的时候余雪疼的龇牙咧嘴,心里把乔羽安那贱人骂了千百遍。

    该死的贱人,居然下手这么狠!

    “余小姐,鼻梁骨要愈合需要时间,这段时间您最好是能好好休养,不要碰到伤口。”医生说道。

    “知道了。”余雪声音嗡嗡的,像是的了重感冒似的。

    “另外,身上的擦伤都是些小伤,一两天就会好了。”医生又叮嘱道,“伤口不要碰水。”

    “这还是小伤?”余雪大叫了起来,她身上都有淤青了,有的地方都肿起来了,这也算是小伤?一个激动,牵扯到鼻梁上的伤口,疼的她又是一阵龇牙咧嘴。

    “这确实是小伤。”医生有些无奈的说道,那些都是擦伤而已,又没骨折也没断掉,跟鼻梁骨比起来,不是小伤是什么?

    “嘁……”余雪捂着包着纱布的鼻梁骨,愤愤不平的走出了医院。

    哼,没想到看戏也能让乔羽安盯上自己,不过……看见莫羽馨死了,她也满足了,哈,这世上少一个小三,会感谢她的!

    回到家里,余雪低着头,直接走上二楼的卧室,不过却被乔菲菲给叫住了,“天哪,妈,你怎么……这个样子了?”

    余雪听到女儿的声音,只感觉有些刺耳,她微微抬头,“看你的电视。”

    “你……”乔菲菲有些被吓到,余雪的鼻梁上有一块小纱布,上面还透着血迹,看起来好像伤的挺重的样子呢!

    “余雪,你过来。”乔胜荣听到女儿的声音,也下意识的看向她,皱皱眉,也被她的样子给吓到了,不光是余雪的鼻梁骨受了伤,她的嘴角和额角上都有伤痕,还有些微肿。

    “我没事……”

    “我们又不是瞎子!”乔胜荣说道,“怎么了?”

    “我……”余雪的眼珠转了一圈,“我在路上不小心……摔了。”

    “摔了?”摔能摔成这个样子?那也是没谁了!乔菲菲打量了她一下,问道,“妈,你该不会是被街上那些吸毒的小混混盯上了吧?”

    诶?余雪呆了两秒,随即点了点头,“嗯……对,他们想敲诈,就……”

    “现在的小混混太猖狂了!”乔胜荣蹙眉说道,“看过医生了吗?”

    “看过了。”

    “以后早点回家。”

    “嗯……知道了。”余雪低着头,摸了摸鼻子上的伤口,“我,我先上楼睡觉了。”

    “好好休息。”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