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她还有我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9 书名:《高冷老公驯妻上瘾》    连载中 2018-08-30
A A A A x
b B
    第394章 她还有我

    当白江南和唐忆君两人赶到医院,乔羽安正陷入了深度睡眠中,苍白的毫无血色的小脸白的几近透明,眼底还有一圈青黑。

    “羽安,羽安!你还好吗?”唐忆君一看见这么虚弱的乔羽安,立刻就凑上前去,想查看下她的身体。

    “别弄醒她了,她服了安眠药。”容景辰出口警告道,乔羽安好不容易才睡熟的,他可不希望她又被吵醒了。

    “安眠药?”这……已经到了要服安眠药才能睡下地步了么?“病的很严重吗?”唐忆君追问道,只是声音不自觉的也压低了一些。

    “高烧。”

    “……好好的怎么发起烧来了?”乔羽安的身体一向不错的说,怎么会……

    “对啊,小萝莉怎么了?”白江南也询问道。

    容景辰看了床上的人一眼,再看看旁边两个人,他先是慢条斯理的换上白江南带来的干净衣服,这才开口道,“出去说,别打扰她睡觉。”

    “好。”

    一走出高级病房,两双眼睛便迫不及待的看向容景辰,快说吧快说吧!

    “我不是很清楚。”

    “……”额,故意让他们出来,居然是连容景辰自己也不清楚的么?

    “我赶到的时候,安安已经发烧了,她在手术室外面蹲了一宿。”当时身上的大毛巾还是湿的,衣服也是湿的,不感冒才怪!

    “手术室?”唐忆君敏感的听到了这三个字,“是……谁?”那只能是乔羽安的熟人,否则她是不会蹲在这里守着的。

    “是,莫阿姨。”容景辰的声音沉了下来,脸色有些难看,他望着唐忆君,深邃的眼眸中慢慢的沉淀着什么,“她死了。”

    “什么?!”唐忆君下意识的惊呼出声,但是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太大,她捂住嘴,瞪大了双眼,“真的?”

    “是。”

    “怎么可能?!”唐忆君难以置信,“莫阿姨明明……”前两天还好好的,乔羽安还说要去花店帮她的忙,怎么今天就……死了?

    容景辰沉沉的呼出口气,“真的,而且,是被人打死的。”

    “打死?”就就更加不可能了,莫羽馨是一个柔弱的女人,她从来不跟人家结仇的,怎么可能会被打死!

    白江南则是沉吟了一会儿,“说起这个,我倒是想起来,今天早上我看了一条新闻,说是昨天晚上发生了一起小混混杀人案,死者是一个中年妇人,我没想到……会是莫阿姨。”

    “我操!哪个杀千刀干的!”唐忆君一下子就火起来了,该死的小混混,现在的治安就是这样的吗?

    “警方正在调查。”白江南耸耸肩,“不过……如果对方是未成年的话,你们懂的。”死刑是避免了,顶多就是丢进少管所呆一段时间改造改造而已。

    “妈的。”唐忆君有些不悦的咒骂了一句,“莫阿姨到底招谁惹谁了!第一次也是被小混混打,他妈的这次又来?”

    “第一次?”容景辰看向盛怒中的唐忆君,他知道莫羽馨之前是被吸毒的小混混敲诈勒索,然后被人打中头部导致的脑淤血。

    但是刚才唐忆君倒是提醒他了,这未免太巧合了?两次都遭到了小混混的袭击?又或者……谁都不找,偏偏找上了莫羽馨?

    “对啊,操他们的……”唐忆君现在止不住的怒火,好不容易莫羽馨才刚刚好起来,她以为乔羽安的生活要有一个好的开端了,却不想现在……

    “景辰,小萝莉是不是知道了,所以才……”受不了打击病倒的?

    容景辰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摇了摇头,“不,她还不知道。”他从病房的玻璃里向里面看去,淡淡的说道,“我来的时候,阿姨正在做手术。”

    “那你……要瞒着她么?”白江南问道,他知道,以容景辰宠乔羽安的程度来看,要瞒着她也是很有可能的。

    “她受不了打击的。”唐忆君担忧的说道,“那是她唯一的亲人了。”乔胜荣根本就算不上是乔羽安的父亲,他也不配做一个父亲,所以乔羽安能依赖的,就只有莫羽馨一个人了,现在连莫羽馨也……乔羽安一定会崩溃的吧。

    “不,她还有我。”容景辰说道。

    “可……”

    “我不会瞒着她,等她醒了我就会告诉她的。”如果他有心要瞒着乔羽安的话,他有的是办法,他可以找人催眠乔羽安,也可以雇一个人整容成莫羽馨的样子,再让她学习莫羽馨的习惯,但这只不过是自欺欺人,他不怕告诉乔羽安真相,因为……有他在。

    唐忆君有些纠结,还想劝说两句,但是衣袖却被白江南拉了一下,他冲她摇了摇头,“景辰会解决好的。”

    是啊,容景辰做事从来都是想好再做的,再说……瞒着乔羽安,对她来说不公平。

    “我知道了。”唐忆君叹了一口气,“羽安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应该的。”说罢,她又冲白江南说道,“江南,这件事可能不简单,你帮我查查,我在安安好之前不会离开医院。”

    “好,没问题!”白江南拍拍胸口,“交给我就是了,你好好照顾小萝莉就行。”

    “嗯。”

    ……

    乔羽安一觉睡到傍晚,这才慢慢的睁开双眼,喉咙还有些疼,她清了清嗓子,声音沙哑的喊道,“容……景辰。”

    “我在。”容景辰在听见乔羽安清嗓子的时候就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杯温水,“先喝点水。”

    正好,她现在喉咙干的不行。一杯温水喝完,她喘息了一下,“几点了?”

    “六点半。”

    “……”晚上了?她竟然睡了这么久!额头还有些热,不过乔羽安的意识已经清醒多了,她停顿了一会儿,问道,“我妈呢?她手术进行的怎么样了?”

    容景辰看着她,好一会儿之后,才说道,“安安,阿姨……去世了。”

    “……”有那么几秒钟,乔羽安觉得自己似乎耳鸣了一下,不……也许是出现了幻听,她张了张嘴,却吐不出半个字来。

    “你说。”

    “死……了?”乔羽安喉间压抑的声音传了出来。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