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自作自受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8 书名:《高冷老公驯妻上瘾》    连载中 2018-08-30
A A A A x
b B
    第219章 自作自受

    还要再关三天?!她没听错吧?本来被关了这么久就已经够她受的了,居然还要再关三天,她会死的!“我,我没有,我没有袭警!”乔菲菲慌乱的摇头。

    “我可以把大梁叫过来对峙。”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乔菲菲继续摇头否认。

    “再不然,派出所里还有摄像头,我们可以调监控出来。”

    “不……”乔菲菲有些绝望的看着余雪,“妈,带我回家!我不要呆在这里了!”连监控都搬出来了,那她袭警的事情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她此时也只能求助似的看向余雪,希望就这样直接把她带走。

    余雪心疼女儿,“局长,就不能通融一下么?菲菲她也是吓坏了,我相信她不是故意的。”

    局长硬下心来,“不行,本身逃跑就不对,加上袭警,再拘留三天已经是网开一面了。”

    “局长,菲菲是个女孩子,受不住的。”

    “余女士,这里并不是真正的监狱。”局长提醒道。

    余雪明白局长的意思了,这里不是真正的监狱,只是一个小小的派出所,也就是说,只要他想,就可以把菲菲丢进监狱里么?余雪叹了一口气,转而对乔菲菲说道,“菲菲,委屈你再多待三天吧。”

    “不,不要!”乔菲菲摇头,眼泪哗哗的往下流,映衬着她那张极不协调的脸,看上去有些滑稽,“我不要待在这里,这里好黑,马桶好恶心……”

    “你这傻孩子,谁让你要逃跑的?还袭警!”余雪也是无奈,怪就怪菲菲运气不好,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又犯了错。

    “呜呜呜……我没有……”乔菲菲也是后悔不已,不过很快她又瞪着余雪,“谁让你来的这么迟!”余雪和乔胜荣迟迟不来接自己,那她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嘛。

    所以说,都怪余雪!

    “我们也要托关系才能把你保释出来啊。”说到这个余雪也觉得憋屈,这两天东奔西走的,就为了倒腾这件事,但是找了很多人,他们都不愿帮忙,也是操碎了心。

    局长挥挥手,“好了,把衣服给她,我们要带她走了。”

    “菲菲,再忍耐三天就好了,三天之后妈来接你……”余雪握着乔菲菲手说道,“千万被再惹事了!”

    “呜呜呜,我恨你们……”

    …

    唐忆君在第五天就出院了,出院的第一天就拐着乔羽安一起翘课了,“羽安宝贝,庆祝我出院,我们去喝一杯。”她知道晚上是带不走乔羽安的,所以只好白天把她给拐走了!

    “你伤才好,就喝酒吗?”

    “怕什么!”唐忆君豪迈的拿起一杯XO,一咕噜就往嘴里灌,“啧,这个酒,够劲儿!来来,羽安你也喝。”

    “我就不喝了,我喝果汁。”乔羽安摆摆手,拿起桌上的一杯果汁慢慢的喝起来。

    闫花花拿酒瓶和唐忆君相互撞了一下,“羽安真不够意思。”

    “就是。”唐忆君再喝下一杯酒,“人家夫管严嘛!”

    “谁说的!”乔羽安有些不悦,“我又不是因为他不准我喝我才不喝的。”

    “哦?难道不是吗?”唐忆君和闫花花对视了一眼,两人笑的坏坏的。

    “肯定是啊,那天容少来的时候,我看羽安乖的像个小媳妇似的。”闫花花也状似不经意的说道,“忆君你是没看见哦,规规矩矩的就像个小白兔,肯定是被容少给调教出来的。”

    乔羽安微微眯起一双大眼来,“你们够了,我就说不是了。”

    “那你喝喝看啊。”唐忆君趁机把一杯深水炸弹送到乔羽安面前。

    “喝就喝。”乔羽安伸手接过来,一饮而尽,“我喝了。”

    “只喝一杯能证明什么啊?”闫花花又递上一杯深蓝,“来来,把这个喝了我就勉强相信你。”

    乔羽安毫不犹豫的把闫花花手里的那杯给喝光了,随即唐忆君那边又送过来一杯,“这杯喝了我就再相信你多一点。”

    “……”乔羽安斜睨了她们两人一眼,“玩儿我呢!”

    “嘿嘿。”

    乔羽安推开她俩的手,“得了,我意思意思也喝了,你们喝吧。”

    “嘁,真扫兴!”唐忆君拿起茶几上的东西递给乔羽安,“今天皇城消费花花请客,多吃点多吃点。”

    “花花打比赛又赢了么?”乔羽安问道。

    “对啊,如果今天晚上再赢的话,花花就连赢二十八场了,你知道地下黑拳的规矩嘛,连赢三十二场的话,奖金翻五倍。”唐忆君伸出一只手来比了一个数字。

    闫花花摆摆手,“最近的对手越来越难缠了,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打过呢。”

    “加油,肯定可以的。”唐忆君做了一个打气的动作。

    “地下黑拳连赢三十二场的到目前为止女性加上羽安也只有四个人而已。”闫花花耸耸肩,“羽安,你当年是怎么打穿三十二场的?”

    被点到名字的乔羽安想了想,“我也不知道啊,为了钱嘛。”

    “对哦,为了钱!”闫花花一握拳,为了钱就有动力,她也要拼了。

    “不过花花你还是小心点。”乔羽安提醒道,“如果打到第三十二场,要小心。”

    唐忆君也想起来了,“对哦,你这么说我记起来了,羽安的第三十二场是一场死斗。”主办方为了更有看点,也为了更博人眼球,一旦有人打进最后一场,那么他们的对手将会非常难缠,甚至还会做出一些下作的小手段,当年乔羽安就经历过。

    闫花花点点头,“我知道了,你都可以,我也可以的。”

    乔羽安笑笑,当时如果不是为了那个诱人的奖金翻五倍,她说不定会撑不过去,现在想起来……地下黑拳还真是一项可怕的交易呢。

    “我去下卫生间。”乔羽安站起来走出了包厢。

    “好。”

    乔羽安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三点了,跟容景辰说一声,今天就不用去学校接她了。

    给容景辰发完微信之后,乔羽安洗了手从卫生间出来,脚步微微一顿,“诶,顾铭?”

    他被放出来了?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