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老公的错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9 书名:《总裁爹地惹不起》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邢烈寒的目光一直深邃火热的盯着她,那眼神里仿佛在燃烧着某种火光,烫得令人不敢多触碰。

    唐思雨纤细的指尖都泛着一丝粉红了,她从未有过这种心跳加速到要跳出心脏的感觉,而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个男人能让她有这样的感觉。

    解开完最后一扣扣子,男人那结实的上身就这么近距离的露在他的眼帘,她咬了咬唇,还没有恍过神来,男人再一次的命令又来了,“继续。”

    继续干什么?自然是他身上余下的衣服了,唐思雨羞赫之极,这会儿浴缸里的水也注到了一半了,她只好帮他了,反正这会儿他也站不太稳当,万一摔着了也不好!

    唐思雨在解他的皮带扣的时候,遇上难题了,她还真不知道男人的皮带是怎么解开的,所以,她摸索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找到地方,头上传来男人低沉的笑声,笑声里还有一丝满足之色。

    她不知道才好呢!证明她从未给别得男人解过皮带。

    “别笑了,快告诉我怎么解开。”唐思雨抬头看他一眼。

    邢烈寒听着这句话,突然就有些使坏了,“这么想解开?”

    唐思雨无语的看着他,“那你要不要我解开?”

    “要!”邢烈寒答得十分干脆,他只是轻轻一按,就解开了,任由唐思雨完成接下来的动作, 唐思雨就这么把他给剥干净了。

    唐思雨背着身子,听着身后坐进浴缸里的男人,她继续问道,“你先洗吧!我一会儿再进来。”

    说完,她就想走了,然而,她站得离浴缸也挺近了,男人突然扣住她的手腕,微微用力一扯,唐思雨站着的身子就这么失衡了,往身后倒去,瞬间,她有些狼狈的跌进了浴缸里。

    注满的水,漫过她的胸口,直接浸湿她的衣服,而她整个人也稳稳当当的坐在男人的身上,他什么也没有穿的身上。

    唐思雨一声惊呼还没有呼出来,俏脸就已经红通通了,这个男人要闹哪样?

    “陪我一起洗。”说完,该他来脱了,唐思雨揪着自已的衣服,不让他动手。

    邢烈寒却有些固执的揽着她,大掌十分熟练的干活,没一会儿,唐思雨怎么也拦不住他的动作,就这么坦然相对了。

    这一个澡,洗得唐思雨要疯,但好在,没在浴缸里发生任何事情,如果非要说发生点什么,那一定就是这个男人非要给她洗澡这件事情。

    好难为情。

    洗过澡的两个人,唐思雨围着浴巾就准备出来,但想到身边还有一个醉酒的男人,她自然不能扔下他,邢烈寒也拿着浴巾象征性的围了一下身下,但是,不需要围也很明显了。

    “那个…睡了吧!”唐思雨伸手去扶他。

    “嗯,睡了!”邢烈寒也应声。

    唐思雨一听,他愿意睡觉,那真得太求之不得了,她心里正暗喜着,今晚可以平安渡过了。

    刚到床前,男人眼底的笑意便浓郁起来,唐思雨还没有反应过来,下一秒,便天地相叠,她忙说道,“不是说睡了吗?”

    “对,就睡你了,今晚…你是我的…”这句话,男人说得特别笃定。

    不许她任何逃避,今晚,她是他的。

    被酒精主导着一半意识的男人,也不能指望他有多理智了,那一直没有突破的事情,今晚男人势在必得。

    唐思雨的脑子几秒的空白,强烈的疼意令她差点晕死过去,令她眼角飙泪,埋藏在心底那一道记忆被强烈唤起,男人虽然理智有些失控,但随后的吻,一直温柔如水,仿佛还在强烈的克制…

    最终的最终,男人还是疯狂了,唐思雨的脑袋一片空白之中,最后仿佛炸裂过一道灿烂的光芒…

    空气里弥漫着一层菲靡气息,带着一股热潮,久久不散。

    唐思雨汗湿的身子被霸道的拉入男人结实的胸膛里,箍住,他的呼吸就洒在她的耳畔,紧贴入眠。

    唐思雨真得累极了,累到她连睁开眼睛的动作都懒得做了,她闻着身边熟悉的男性气息,安然睡过去。

    邢烈寒也从未有过的满足和安心,他的俊颜也散着一抹潮红,此刻,他并没有睡意,反而清醒之极,酒意也在刚才挥洒之中蒸发了一些,他此刻的心里只有怀里的女人,心疼她刚才所承受的一切。

    他轻轻的在她睡着的侧脸吻了吻,又整理着她汗湿的鬓角细发,一张莹白又可怜的小脸泛着浓郁的倦意, 邢烈寒嘴角勾起笑意,又低下头,意犹未尽的在她的红唇上轻触两下。

    他刚才虽醉了,可她有多香多甜,他深有感触。

    必竟一番剧烈运动,邢烈寒感染着唐思雨的睡意,半个小时之后,也缓缓睡去。

    清晨,阳光从窗外吻了过来,早春三月的阳光,带着温暖,令人欢喜。

    唐思雨一头黑发铺陈在脑后,令她脖子上那一圈一圈的草莓印迹触目惊心的排开,密密砸砸的,仿佛染上了什么病症一般,然而,只有男人知道,这是他昨晚的战果。唐思雨长睫轻眨,幽幽的睁开,身边,男人手肘支撑着一侧的脸,也不知道醒来多久了,看了她多久了,唐思雨不慌不乱,触上他那双含笑深情的眸,她羞赫的眨了眨眼,然后勾起他的脖子,便埋入他的

    胸膛里。

    被子下面,却是未着一物的身子,邢烈寒不由发出一声闷哼,目光里瞬间染起暗沉的光芒,但他知道她经受不起了,他只能隐忍克制,哑声道,“要不要起床,一起洗个澡。”

    唐思雨在他的怀里乖乖的点点头,邢烈寒轻抚她的背部,再问道,“昨晚疼吗?”

    唐思雨当然疼啊!虽然不是第一次,但也经达六年时间了,但是,她不想再给他有心里压力,她依旧埋在他的怀里道,“不太疼了。”

    邢烈寒仿佛听得出她在骗他,他在她的发丝里亲了亲,“老公的错。”唐思雨心底一甜,昨晚他在醉意蒙蒙之中,还喊了她一句老婆,她很喜欢他这样称呼彼此。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