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 一个脏了的男人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1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沈氏这一年各种事情层出不穷,本来形象在民众的心中已经差到极致,结果三少失忆出轨,本来快到手的项目又被宫家抢走,再加上早上在夏晚晚沈宅门口大闹离婚,沈老爷子病危。

    一系列的消息,让沈氏的形象彻底毁于一旦,股票持续下跌,直接跌到了史上最低。

    沈崇明看着电脑上的数据,打电话给沈崇岸,“你真要这么玩啊?”

    “心疼?”听到大哥的话,沈崇岸挑眉。

    “你这不是废话?爷爷要是知道,铁定打死你。”沈崇明想都不想的回答,虽然如今他没了沈氏的股份,但终归是沈家人,现在还是名义上的执行总裁,看着沈崇岸这样糟蹋公司,他不心疼才怪。

    “已经被打了。”沈崇岸无所谓的耸耸肩。

    沈崇明挑眉,脸上染了一层幸灾乐祸,“看来打的还不重。”

    “哈,要不你来试试?”沈崇岸很真诚的邀请。

    “不了,毕竟爷爷从小到大最宠爱的可是你,我这个做大哥的就不要跟弟弟争宠了,不得体。”沈崇明悠悠然的说。

    沈崇岸啧啧两声,“真酸。”

    挂了电话,沈崇岸看着床上的老爷子,忽然一丧,“爷爷,我都这么大的人了,您以后能别动不动就打我屁股不?好歹给我留点面子,没听大哥都笑话我嘛。”

    “哼,给你面子?你给老子面子了吗?”老爷子还在生气。

    哪知道沈崇岸嫌弃的看了自家爷爷一眼,“您可不是我老子,您要是我老子,那可就乱了辈分。”

    老爷子一听,气的拿过拐杖指着沈崇岸的鼻子,“滚滚滚,迟早要被你个混球气死!”

    “您别啊,我还准备给您生个重孙女玩呢,您别着急去啊。”沈崇岸在老爷子面前那叫一个皮。

    结果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老爷子眼睛一亮,“真的?”

    咚咚咚!

    这时外面响起敲门声,沈政勋和苏若云走了进来。

    沈崇岸往起一站,“我老子,您儿子来了,我先忙了,回见。”

    “喂,你个臭小子,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话呢?”老爷子急了,满脑子还想着自己的重孙女。

    “放心,真的。”沈崇岸同沈政勋和苏若云打了个招呼,背着老爷子应了一句。

    沈老爷子满意了,可抬头看到儿子和儿媳,老脸一皱,胡子一挑,“有事?”

    这对比……啧啧。

    ……

    医院外面拥堵着大量的记者,沈崇岸避开人群,悄然从医院的地下车库离开。

    一上车,男人脸上嬉皮的笑意就瞬间淡去。

    周森将刚才收到的公司数据汇报给沈崇岸,又小声提醒,“蓝小姐给您打了两次电话,您看需要回吗?”

    “回。”沈崇岸点头,拨通号码一番安抚,面上却极冷。

    挂了电话,看向周森,“盯紧她这两天的动向。”

    “您放心。”

    “晚晚呢?”说完其他事情,沈崇岸几乎是习惯性的问道。

    “已经回海雅设计上班了。”周森提起夏晚晚,语气不由自主的带上了谨慎,生怕自己哪个字眼有问题,惹得老板横眉冷对。

    沈崇岸微微挑眉,“嗯?”

    嗯?是什么意思,周森要哭了。

    “太太已经向法院提出诉讼离婚,看来很认真。”周森觉得自己回答这句的时候一定是带着哭腔的,他真的不想告诉三少这件事,可又不得不。

    说完,周森认命的闭眼。

    哪知道等了半天却不见三少说话,于是奇怪的望过去,就见自家老板脸上带着蜜汁微笑,正静静的看着他。

    周森惊的扶了扶自己的镜框,三少这不会受打击太深,傻了吧?

    “诉讼的要求看了吗?”沈崇岸不理会周森的异常,继续问道。

    “跟之前说的一般无二,要求您净身出户,其中包括您之前赠送给太太的股份,以及多处房产,还有曜天少爷的抚养权。按照目前的股价,您的损失在一百三十多亿,至于房产,预估损失……”周森已经恢复往日的面瘫风格,一边查看离婚协议的内容,一边用计算机计算老板的损失。

    沈崇岸看着周森噼里啪啦的按着计算器,眉头颦起,“你在诅咒我离婚?”

    周森,“……”

    WHAT?

    他是不是听错了什么?难道不是太太要求的离婚吗?怎么成了他的诅咒?周森在沈崇岸的目光下,感觉自己如坠冰窖,“三少,您听我说……”

    “闭嘴。”沈崇岸轻嗤一声。

    周森赶忙收起计算器,身体挺直,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前方。

    “我记得宫家在燕京应该还有几个地下赌场,继续让人去捣乱,能闹多大闹多大。”不再讨论和晚晚离婚的问题,沈崇岸的情绪正常了许多,吩咐周森去办事。

    周森立马应声吩咐下去。

    下午三点,股市收盘的时候沈氏的股票价格已经跌了一倍,而且按照目前的情况预估,接下来的日子沈氏的股票仍旧会一路飘绿。

    夏晚晚看着电脑上的数据,面上没多少表情。

    她刚接到一家公司的电话,想要收购她手里一半的沈氏股票,如果她愿意甚至可以高过市场价一倍。

    这不是个小数目。

    晚晚婉拒了。

    倒不是她有骨气,而是她在等大鱼。

    耸了耸肩,晚晚继续工作。

    晚上。

    晚晚刚到别墅门口,就看到对面正在搬着东西,奇怪的望过去,就见朱舒文正在指挥工人搬东西,见晚晚看她,笑着就迎了上来。

    “搬家?”晚晚先开口。

    “东西已经差不多了,马上不是要举行婚礼了嘛,我想提前布置一下。”朱舒文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夏晚晚点头,但还是劝告,“虽然公司帮你们装修用的都是十足的环保材料,但再环保的材料都不能保证完全没有危害,布置可以,但怎么也得晾半个月。”

    “谢谢晚晚,我也是这么想的。”朱舒文点头。

    这时纪凌风走了出来,头上还有一层薄汗,显然也在帮忙,看向晚晚先是一愣,随即轻问,“听说你要跟三少离婚,是真的吗?”

    “嗯,不过不太容易。”

    “他不同意?”纪凌风似下意识的追问。

    “因为我要让他净身出户。”夏晚晚倒也不避讳。

    “难不成网上说的是真的?晚晚你真的有沈氏大半的股份?看来三少以前真的很爱你,晚晚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朱舒文遗憾的呢喃。

    可夏晚晚却凄然一笑,“哪又如何,一个脏了的男人而已。”

    这……

    朱舒文和纪凌风不好再说什么,寒暄的要夏晚晚记得十六号一定参加他们的婚礼。

    夏晚晚点头,“一定。”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