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女人不要自作多情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2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夏晚晚的失踪,再加上绑匪提出的要求,沈家直接就将罪名扣在了宫家头上。

    好似终于找到了一个更为名正言顺的借口,当天下午沈氏就出手了,等到了旁晚,宫家在燕京的几处场子全部被查,一夜间全部歇业。

    宫家也不示弱,出手便将沈氏看好的一块马上同政府签约的地皮高价拿下,直接导致沈氏接下来的公司布局被迫调整。

    等夏晚晚一天一夜的等待彻底失望,从农场被纪凌风送回来时,沈氏和宫家已经势同水火,打的难舍难分。

    纪凌风无比歉意的看向夏晚晚,“对不起啊,晚妞,我也没想到沈崇岸他不想着救你,却用你失踪的消息挑起事端,不问青红皂白就对宫家出手,更没想到宫家手段这么了得,能在沈氏嘴里抢下肥肉。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这关你什么事?沈崇岸想出手,就算没有我他也会出手的,只不过时间的早晚而已。”夏晚晚自嘲的回答。

    纪凌风却很担心,“那现在该怎么办?难不成我们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这样斗下去,云海哥还没出来呢?好像就这两天开始判决,我怕沈三少会将这个消息透露给媒体,如果那样云海就真的完了。不管审判的结果如果,他在民众中的形象都将彻底毁于一旦。”

    “我……”夏晚晚发现目前这种情况,她似乎一点办法都没有,侧头看向纪凌风,“你有什么办法吗?我记得你的经纪人是曾雪,她是崇岸堂哥的妻子,或许可以找找崇岸的堂哥劝劝他?”

    “是吗?那我去试试,你呢?”纪凌风注视着夏晚晚。

    夏晚晚垂下头,“沈老爷子最近在沈宅,我试着找找老爷子吧,说不定沈崇岸会听听老爷子的话。”

    可无论是她,还是一旁的纪凌风都知道,如果老爷子有用,事情根本不可能发展到这个地步。

    “先这样吧,我得回公司一趟,今天一天没去公司,有些事情需要安排一下。”夏晚晚看着纪凌风淡淡的说,神思仍有些游离。

    见此纪凌风也不勉强,点了点头告别。

    只是等纪凌风一走,夏晚晚的目光陡然亮了起来,拦了一辆车,朝着海雅设计的方向开去。

    纪凌风看着夏晚晚离开,低声吩咐身边的人,“将今天带夏小姐过来的痕迹都抹掉吧。”

    “是。”站在纪凌风身旁的人立马应声去办。

    夏晚晚回到市区,才进公司就看到多日不见的张茹臻正和前台的范雅聊得火热,看到她进来犹如看到女鬼一般,诧异的张大嘴巴。

    见此夏晚晚颦了颦眉,然后朝着设计部走去。

    盯着夏晚晚直到消息在拐角,张茹臻才愤愤的低咒,“她不是被绑架了吗?怎么没被撕票?”

    那语气好似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范雅轻轻拍拍张茹臻的肩膀,“别担心,你没听说三少现在根本不记得她,什么失踪?说不定就是她自己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可惜却没有得到三少的关注,这才灰溜溜的跑回来了。”

    “真是这样的?”张茹臻虽是询问,却语气激动,明显希望是这样的。

    而范雅自然顺着她的话说,“当然是这样的,你瞧着,看她还能嚣张几天。”

    “对,看她还能得意多久。”张茹臻恨恨的说。

    进了设计部的夏晚晚自然不知道两个小女生怨妒的心思,只是进来见大部分同事都在,拍拍手,先道了歉,接着将工作任务分派了下去,“因为自己的一些私事耽搁了大家,等沈氏的项目拿下来,我请大家吃大餐。”

    可她的话说完,却没人响应,反而众人情绪都相当的低沉。

    夏晚晚不解,看向甜甜,甜甜低下头,晚晚最后将目光落到杜泽身上,“杜泽你说。”

    “这……”杜泽为难的站了起来,这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

    夏晚晚顿时脸色阴沉了下来,“说,有什么不能说的,就是天塌下来,还有我顶着。”

    “夏总监是这样,沈氏的项目好像因为违规被叫停了,现在很多人都说,沈氏股份明天会暴跌,到时候我们竞标的项目怕也要怕泡汤。”杜泽见夏晚晚生气,只好硬着头皮说。

    夏晚晚听的一愣,她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迟疑了好一会,她才平复下来,看着众人,“大家别担心,沈氏做地产多年,资产雄厚,就是遭遇危机,那也不过是暂时的,既然他们那边没有通知我们取消竞标,那么说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大家先努力做好分内的工作,至于其他事情该是我操心的,你们不必为此困扰。”

    “真的啊?”有人轻声问。

    夏晚晚点头,“当然,你们别忘了我现在还是沈氏的老板娘,坑谁也不会坑你们的。”

    “那也是。”有人终于抬起头,眼底也重燃了希望,毕竟三少绯闻再多,夏晚晚才是正妻。

    看着众人回到之前的状态,夏晚晚脸上也有了一层淡淡的笑意。

    只不过在回到办公室后,她脸上的笑意陡然没了。

    夏晚晚坐定便打开了电脑浏览今天的消息,网上关于沈崇岸夜宿欢场,与夜店公主缠绵一夜的消息大喇喇的挂在头条新闻,但却对于两家的斗争轻描淡写。

    可尽管如此,夏晚晚还是从哪些只言片语中了解到,无论是沈家还是宫家已经处在了一个白热化的阶段,稍微处理不好,就可能万劫不复。

    晚晚深呼一口气,拨了沈崇岸的电话号码。

    这次夏晚晚虽然等的久,但电话总算是接通。

    “我没事了,你不要再对付宫家了。”如果是沈崇岸没失忆前,夏晚晚觉得自己对沈崇岸说这些话,必然理直气壮,可现在却不一样,因为对方不爱自己,她只能试探的小心翼翼的说。

    可即便如此沈崇岸却丝毫没有觉悟,“你觉得我是因为你才对宫云海和宫家出手的?”

    “我……”沈崇岸一句话就问的夏晚晚哑然,但还是稍稍缓和了下情绪开口,试探的问,“难道不是吗?起码最初你对付云海就是因为我,现在我好了,希望你能放过他,放过宫家,也放过你自己。”

    “女人,你太自恋了,为了一个女人对付一个家族,哈,夏晚晚你几岁,真天真。”沈崇岸讥诮的说。

    夏晚晚,“……”

    “我不管宫云海之前和我有什么矛盾,他差点要了我的命,那么这个仇就必须要报,而且……呵,跟你无关,别自作多情。”说完沈崇岸啪的挂了电话。

    “混蛋!”低骂一句,夏晚晚忽然想起她电话还有其他事要对那个男人讲,可等她再拨过去,已经处于占线状态。

    不知道为什么,夏晚晚想到了那张同裴玥七分相似的脸,还有两人在宴会上亲密的姿态,顿时心里一阵反胃。

    “呕……”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