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夏晚晚的巴掌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0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晚晚……谢谢你。”方清看了眼夏晚晚坚决的目光,歉意的说。

    夏晚晚苦笑了下,这时方清因为招待其他客人去另一边,她稍稍喘了口气,可余光仍一直在沈崇岸的身上。

    就在这时一个愤愤不平的声音响起,“沈三少这也太过分了,他怎么可以这样对你?”

    晚晚侧头就看到朱舒文,因为气愤都红了眼。

    “我没事。”晚晚失笑的回了应,伸手拍拍朱舒文的肩膀。

    “怎么可能没事?如果凌风这样对我,我早就受不了了。”朱舒文吸了吸鼻子,眼底满满的不虞,对于男人出轨她本来就看不过眼,如果沈崇岸出轨就算了,还出的如此光明正大,简直可恶可耻。

    “纪少呢?没有跟你一起来吗?”夏晚晚故意忽略掉朱舒文的话,试着转移话题。

    “噢,他去洗手间了,一会就过来。”朱舒文提到纪凌风,语气终于柔和下来。

    夏晚晚点了点头,看着朱舒文纤细的一只穿着粉色的礼裙,越发显得柔美叫人不由生出保护欲,这样的女孩子,她觉得纪凌风应该珍惜。

    “晚晚你就不打算做点什么?”转了一圈,朱舒文的目光还在沈崇岸和蓝雪的身上。

    “有什么好做的,走丢了的男人就算找回来,你不觉得也膈应的慌吗?”夏晚晚看了眼亲密挽着沈崇岸胳膊的女人,再看看男人一副潇洒风流的姿态,淡淡的回了句。

    朱舒文想了想,“也对,不光膈应,还恶心。”

    “你们在聊什么?什么膈应、恶心?”就在朱舒文说完这句后,纪凌风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我们在聊出轨的男人都该阉割掉。”朱舒文恶狠狠的说。

    夏晚晚用余光睨了眼朱舒文,她突然明白当初设计组的人为什么会觉得这姑娘难缠了,好笑的摇了摇头。

    哪知道纪凌风也将目光落在了不远的沈崇岸身上,然后忽然侧头看夏晚晚,“晚妞,你觉得阿文的想法怎么样?如果你同意,我今晚帮你阉了他?”

    “呵。”夏晚晚轻呵一声看向纪凌风,就发现对方看着自己的眼神很认真,心里咯噔一下,“不用,感情的事情我会处理,何况今晚接了方姨的任务,要劝解他不要继续对云海那边施压。”

    “你有几分把握?”纪凌风也不纠缠刚才的话题,低声问道。

    夏晚晚想了想,自嘲的勾唇,“如果是他失忆前,可能有百分之九十,但如今百分之五十都没有,不过总要试试的。”

    “他真的不记得了?这会不会太狗血了?”纪凌风看似不经意的问。

    “如果没有亲自经历过,我也觉得可能是假的,但因为亲身经历过,所以相信。而且他要没有失忆,不会这么对我的。”说到最后,夏晚晚的目光里一片黯然。

    见此,纪凌风和朱舒文都没有吱声。

    晚宴还在继续。

    夏晚晚朝着沈崇岸的方向望过去,就见方清朝她招了招手。

    晚晚心中了然,点头缓步走了过去,宫家父母正同沈崇岸寒暄,方清见她走过来,将宫父介绍给她。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宫父,身高挺拔,虽然上了年纪,脸上有了岁月的痕迹,却丝毫不影响那一身儒雅之风,晚晚简单的同宫父打了个招呼,然后看向对面一身纨绔无羁的沈三少,柔声说道,“崇岸,我们好好谈谈吧。”

    “我们谈什么不能回家谈?”沈崇岸邪肆的朝着夏晚晚抛了个媚眼。

    夏晚晚,“……”

    “趁着宫叔叔和方姨都在,谈谈你和云海的事情,我想这中间必然是有什么误会,才导致你和云海的矛盾,只要你肯谈,宫叔叔和方姨愿意为云海之前的莽撞行为道歉。”晚晚在片刻的怔楞之后,缓缓的开口。

    今天她作为中间人,所有的许诺都是经过宫家父母同意的。

    “你是以什么身份对我说这些话的?”听完夏晚晚的话,沈崇岸忽然挑眉问道。

    夏晚晚一怔,“我是……”

    “如果是中间人,那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听你的?如果是以我沈崇岸的妻子,那是不是站错了队?还是你对宫少念念不忘,余情未了?那正好,我可以放你自由哦。”说着沈崇岸忽然将一直站在不远处的蓝雪一把拽入怀中,然后朝着夏晚晚邪肆的一笑,“沈太太,好好考虑考虑哦,走吧,宝贝。”

    说完,沈崇岸扭头对自己怀里的女人亲昵的说。

    夏晚晚仍旧站在原地,却感觉浑身的血都在往头上冲,她知道沈崇岸是个混蛋,却没想到他可以混蛋成这个样子,尤其是当他提完离婚亲别的女人,那女人还顶着一张和裴玥十分相似的脸。

    冷静,理智……

    夏晚晚极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却没想到余光正好对上沈崇岸女伴得意又挑衅的目光,唰的一下,刚下去的火全冒了出来,猛地上前几步,伸手就朝着沈崇岸的俊脸打了上去。

    啪!

    这一掌夏晚晚甩的极狠,几乎响彻整个宴会厅。

    沈崇岸因为揽着蓝雪,也没想到夏晚晚会打他,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诧异的抬头看着夏晚晚,“女人,你怎么敢?”

    “我怎么不敢?不过打了一个渣男而已,你不是想离婚吗?好啊,离,我让你如愿以偿!”夏晚晚是真的气急了。

    方清有些慌,伸手拽住夏晚晚,“晚晚,你别冲动,你也知道三少只是失忆,他可能不是故意的。”

    “不管他今天故不故意,就凭他碰了其他女人,这婚我离定了!”夏晚晚冷冷的瞟了眼沈崇岸说,然后看向方姨,“方姨,抱歉,我没帮上您。”

    “你这个孩子……”

    方清还想说什么,夏晚晚却已经朝着宴会外走去。

    朱舒文和纪凌风显然也没想到这种情况,急忙跟了上去。

    沈崇岸望着三人离开的背影,神色幽暗,一言不发。

    宫父则冷冷的看着他,“今天请沈三少来,既是为了我儿的事,也是为了先礼后兵,既然三少没有缓和的余地,就不要怪我宫家从此与沈氏为敌,来人,送客!”

    “三少请。”宫父的话说完,就有侍者上前朝着沈崇岸做了个请的姿势。

    沈崇岸冷哼一声,带着蓝雪转身离开。

    宴会继续,只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任谁都没了兴致。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