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宫家的邀约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7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从派出所出来,夏晚晚的气色很差,阿乐有些担心,“晚晚,你没事吧?”

    “我没事,以后吴春华的事情不用通知我了。”夏晚晚声音沉闷的回了一句阿乐,便朝着车子走去。

    阿乐看着前面的夏晚晚,这是出什么事了吗?怎么出来比进去的时候情绪还糟糕?她要不要向周特助汇报啊?

    就在阿乐纠结的时候,朱周朝着她挥手,“还不上车。”

    “噢。”阿乐终于反应过来,慌忙小跑过去上车。

    一路上夏晚晚都表现的非常沉默,朱周和阿乐看着不免忧心,可到底不过主雇关系,不好询问,直到到了市区阿乐下车,夏晚晚才稍稍有了反应,跟阿乐挥手告别,之后再次进入沉默。

    回到别墅,就上了二楼再没有出来。

    王嫂担心的看着朱周,“小太太真的没事吗?”

    “应该没事吧?”朱周也不敢确定。

    最后还是王嫂鼓起勇气上楼敲了几次夏晚晚的门,反复确定人真的没事,才安心。

    翌日,夏晚晚按时上班。

    不过众人看她的目光更加奇怪了。

    如果这燕京城最热门大概就是三件事,第一件,从未丑闻的云影帝陷入吸毒藏毒风波迟迟不见澄清。

    第二件,沈家才立了痴情人设的沈三少失忆重回情场,不顾娇妻,夜夜欢场寻欢。

    第三件便是新生代娱乐超人气小生将在下月十六号大婚,婚期仓促,粉丝哀嚎遍野。

    而这三件事,犹以云影帝藏毒的新闻最受关注,影响也最为恶劣。

    夏晚晚知道大家在关注什么,也从昨天的不自在,到今天彻底的选择了无视,继续带领下属有序的工作。

    该开会开会,该做图做图,该联系沈氏竞标联系沈氏竞标,仿佛这一切绯闻丑闻都跟自己无关。

    倒是因为装修的事情,朱舒文又来了一趟公司,跟她沟通最后的细节。

    所有的事情夏晚晚看似置身事外,但朱舒文走的时候,却有些担心的安慰晚晚,“我虽然跟三少接触的时候不长,但能感觉到三少真的爱你,至于那些八卦绯闻,凌风是明星,所以我对这些记者的套路多多少少知道些,大部分都是捕风捉影信不得。”

    “我知道。”晚晚苦笑的回了一句,并不想多谈这件事。

    朱舒文也知趣的不再问,反而提到了宫云海,“凌风见云影帝了,说人在警局没事,情绪也很平稳,宫家一直在想办法证明他的清白,可是……”

    说到这里朱舒文为难的看了眼夏晚晚,夏晚晚便猜到了问题所在,“可是怎么了?”

    “可是那个陷害云影帝的下属咬死不松口,警方还查到云影帝在一个月前的确见过某个在逃的毒枭,所以……事情比之前更加棘手。”朱舒文说完目光黯然,因为纪凌风的原因,她对云影帝的印象极好,那么清风霁月的人藏毒吸毒,她也不信。

    夏晚晚听完脸色发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以为宫家自有办法的……

    见夏晚晚沉默,朱舒文想起纪凌风之前的交代,“那你有没有再跟三少商量过,凌风说那个陷害云影帝的人是三少的人,如果三少能让人松口,说不定云影帝还有一线生机。可如果再这么拖下去,就算是最后找到证据说云影帝无辜,可在公众的心中云影帝的形象已经不在……他那么好的人,就这么被毁了……”

    “我再想想办法吧,你知道的……他现在根本不记得我。”说到一半晚晚苦笑了下,除过送沈老爷子过来那一晚沈崇岸闪了一面,再之后别说碰面,连联系都联系不上更何谈去说事。

    朱舒文见此,心中多少有些了然,但还是轻轻拍了拍晚晚的肩膀,“三少一定会好起来的。”

    可这话说完,朱舒文自己都觉得不靠谱,好起来,什么时候好起来?就如今三少这风流纨绔的姿态,就算真想起来了,晚晚的头顶怕已经是西比利亚草原了,到时候谁不接受谁,怕又是另一番境况了……

    何况即便那时候重新在一起,谁又知道这中间是否还有隔阂,就如同她和凌风,虽然接受了家里的安排马上就要举办婚礼,可她的心里却总不踏实。

    她总觉得凌风哪里变了,但又无法确定,即便是两人待在一起的时候,都好像隔着一层浓雾,她始终看不清他。

    暗暗叹了口气,朱舒文不再勉强安慰晚晚,朝着晚晚起身告辞。

    出了海雅设计,朱舒文很意外纪凌风竟还在外面等着她,嘴角不由自主的挂起浅笑,上了车子。

    纪凌风很自然的问道,“三少答应了放过云海了吗?”

    “这……晚晚似乎和三少的关系出了点问题,怕不能保证,你看我们能不能再想想其他办法?”朱舒文歉意的回答。

    纪凌风听完自言自语,“难不成他们感情真的出了问题?”

    “哪还有假,之前晚晚多信任三少,可现在似乎谈都不愿意谈起,我也是女人,最明白女人在感情里伤心的样子。”朱舒文嘴里嘀咕,在说夏晚晚,可实际上也是替她自己鸣不平。

    可纪凌风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专心开车。

    朱舒文讨了没趣也不纠缠,侧头继续问道,“现在三点,我跟爸妈说了我们会去试婚纱,正好能赶上。”

    “我还有事,送你过去,不过你记得告诉爸妈我也在,晚上我会来接你参加宫家的宴会。”纪凌风扔下这句将车子加速。

    朱舒文听的微愣,想问纪凌风不是最近没有通告吗?怎么没时间陪她试婚纱,可话到嘴边,却终是没有勇气说出口。她怕自己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婚礼,因为自己的莽撞毁掉。

    ……

    海雅设计。

    夏晚晚看着手中的宴会邀请,微微颦眉,这时候宫家怎么会举办宴会?还邀请她?

    可心中虽有疑惑,但邀请她的人是方清的亲信,晚晚不敢有疑,想了想准备打电话预约了礼服和造型师,不想手机先响起,竟是方清亲自打来电话,通知她要带上男伴。

    方清的话很含蓄,可夏晚晚却明白,她这是希望自己当上沈崇岸,难不成宫家是打算邀请沈崇岸和解?

    她有种预感方家也应该邀请了沈崇岸的,只是无法确定沈崇岸是否出席才让方清含蓄的再通知了她。

    只不过宫家大概也知道她和沈崇岸现在的关系,完全没有邀请到对方的把握才反复确认。

    而且这场宴会明显不简单,如果沈崇岸真的出席,以他的性格会不会和宫家的人直接怼上,晚晚有些忧心。

    但不试试让沈氏和宫家和解,而是继续你死我活的闹下去,晚晚也做不到。

    呼……

    不试那就真的没有丝毫的机会,她必须试试。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